閱讀歷史 |

128、記錄(1 / 2)

加入書籤

老杜家在清點財產。

如今杜嬰嬰、朱子軒、杜楠原本的錢袋子都清空了,全家的全部財產便就指望杜雨涵袋子裡的那些。

“……五百年的薪水,師姐將升薪也給我算進去了,隻不過不確定業績的情況下,師姐就是按年資累積計算的,雖說按年資計算這薪金已是不錯,不過我有信心,拚業績的話就不是這個數了,隻會更高——”杜雨涵麵帶笑容道,暗疾消去的她滿臉都是自信,看著格外意氣風發。

杜嬰嬰難得白了自己姑娘一眼:“看你能耐的。”

“就算知道自己能乾也謙虛點,更要知你師姐的情,她也是真的信賴你。”杜嬰嬰道。

“這是自然,師姐信我,怕是我親姐也不過如此,待到到了地方,我自當好好行事,爭取做出點事情來,將來不教師姐難做。”杜雨涵道。

能將五百年的薪水支出去給一個她們哪兒所有人暫時都去不了的地方,天高皇帝遠不說,時間還那麼長,宋師姐不僅是信任她,更是用自己給自家擔保來著。

就一部分靈石光明正大的當著杜嬰嬰的麵分給朱子軒做私房,杜雨涵將餘下所有財產交於杜嬰嬰保管,做完這一切,她嘿嘿一笑,自回房間做計劃去了。

倒是杜嬰嬰看了看閨女塞給自己的大錢袋,又看了朱子軒一眼,半晌,到底將錢收了起來。

如今這些錢都是閨女憑本事賺的,她是真不想收,奈何朱子軒是個敗家的,又沒掌過家,她可不放心將這全部家底一下子交給他管。

還是她幫忙收著吧,能攢就攢,到時候雨涵開分店少不得動用裡頭的錢,就算宋師姐還額外給了她啟動資金,而那啟動資金如今在雨涵那裡,然而萬事開頭難,為了差事辦的漂亮,前期少不得搭些自家的進去,她得儘量留著這些錢。

這樣一來——

杜嬰嬰便在自己種的花中間間或插種了些杜英苗,精心伺候,想著下船後儘快找到地將這些杜英種下去,能早收獲一茬,家裡的收入就多一些。

沒錯,時隔多年,杜嬰嬰再次感到養家的重任又到了自己肩上,隻是她非但沒有不開心,反而精神振作了起來,渾身都是精神頭兒,走起路來都虎虎生風了!

而朱子軒——眼瞅著杜嬰嬰沒有拿走自己私房錢的意思,也高興起來。如今雖然不用每日再給妻子煲補湯,他也沒扔了廚房的活兒,而是趁在廚房做事的間隙和船工們聊天,細細問他們家鄉男人女人的穿著打扮,慣用顏色,待到將一切都打聽仔細了,他就從儲物袋裡選布,配色,回頭給家裡每個人量好體,然後就每天高高興興的裁衣裳。他做得快,沒多久老杜家就人人穿上了真東界風格的新衣,當歸暫時穿不上,可是朱子軒也給他縫了一套,交由杜楠收起來了。

看船老大他們的身材就能猜出個大概了,真東界、起碼是船老大他們老家那邊的真東界,人人皆人高馬大,壯碩結實,服裝也是如此,短打居多,男人們還習慣將胸脯胳膊露出來,露出大塊胸肌肱二頭肌在外頭。

論胸肌肱二頭肌,朱子軒自然是沒有的,天生皮膚雪白細膩,在小蒼界的更是保養的水潤光滑,這樣的胸……不露也罷,不過他在設計裁衣方麵極有天分,不露有不露的方法,他給自己裁了一件裡衣,有些像現代的立領襯衣,不過改良了好些,袖口、領口乃至衣襟都用包邊的形式,不見一顆扣子在外頭,隻留著簡單的包邊,袖口收緊,將這衣服穿在真東界男人們的衣裳地下,隻顯得朱子軒比平時多了一絲瀟灑倜儻,“高瘦”變成了“勁瘦”,倒給人一種“蓄勢待發”、“深藏不露”的感覺。

這間打底衣縫出來之前,船工們看朱子軒穿著本地男兒的衣裳分針走線還有點不適應,時間長了,加上那件衣裳一出,他們便紛紛留意起來,整天有事沒事往朱子軒那邊湊,都想儘力記下來點這衣裳怎麼裁,回頭好教阿媽給自己也裁一件。

船上的船員可基本都是年輕小夥子呢!正是求偶年紀,何況就算不是求偶年紀,是人就多少得有點審美上的需求,是鶴也有呢!

在老杜家安了家之後,阿朱有段時間還老往朱子軒身邊跑,直到朱子軒也裁了件鶴裙給它。

可見,這愛美之心生靈皆有之啊!

倒是杜楠,雖然一早就收到了他爹給他精心縫製打底衣,不過他的審美卻是更偏向真東界的原本風格的,將底衣收好,他像青哥兒那樣打扮,彆說,之前由於杜楠穿的嚴嚴實實、朱子軒還沒發現,如今兒子這麼一穿他才驚訝的發現:兒子居然是胸肌、肱二頭肌俱全的!

往下一拉,好家夥!居然還有幾塊小腹肌!

不是船老大他們這樣肌肉飽脹的鼓出來,杜楠是瘦削卻結實,彆看他瘦,一身帶勁的小肌肉露出來的那一刻,誰都看得出這孩子是經過認真係統的訓練的。

夢想中的完美身材啊……朱子軒癡癡的看著兒子的身材,著實羨慕了一把,隻是得知兒子這身材是怎麼練出來的之後,他默默縮了回去。

他還是做他的白斬□□,反正雨涵從沒說過他身材不好,搞不好雨涵就喜歡白斬雞款的。

無力地安慰著自己,朱子軒再給兒子裁第二套衣裳的時候,卻是情不自禁朝能更凸顯兒子的優點方麵設計了。

看過上輩子那麼多大師那麼多設計,朱子軒本就是能接受各種各樣審美風格滴!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