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130、天龍(1 / 2)

加入書籤

因著船上娛樂有限,胖男子的幻錄儀頗受船員們歡迎,這一歡迎,就有好些船員萌生了想要一台幻錄儀的念頭,因著杜楠已經買到了自己的幻錄儀,接下來就有好些人請杜楠“代購”。

小夥子們吃在船上,住在船上,還沒空下船逛街,一趟下來積蓄頗不少,買個幻錄儀還是可以的,甚至,其他的也可以買買。

倒是青哥兒也想要幻錄儀,然而沒有錢。

“我現在隻是學徒,阿爸……不,船老大他不給工錢的,包吃住已經很好了。”一提到公事,青哥兒還換了稱呼:“壓歲錢也沒在我身上,都在我阿媽那兒,阿媽說要攢著給我將來娶媳婦。”

杜楠:……又是一個被家長以各種理由收走壓歲錢的孩子。

對於青哥兒來說,平時下船想吃點喝點外頭的東西,找阿爸要錢沒關係,實際上不用他找阿爸要錢,他阿爸一般會直接買了給他,可是幻錄儀可不是這些小東西,找他阿爸要錢青哥兒就不樂意。

同理,杜楠提出可以借錢給他的提議也被否決了。

“短時間內我沒有工錢,這要多久才能還得清嘞?我阿媽說,不能隨便找彆人借錢,借的多了,就變懶漢了。”青哥兒道。

果然熊孩子背後是熊家長,這不熊的孩子身後也一定是一對明理的家長——杜楠心裡想著,就開始想那要怎麼辦。

他倆的討論剛好被胖男子聽見了←大概是杜楠對他最好的緣故,胖男子最近沒事就樂意和倆孩子湊一起。

他出了個主意:“你倆可以做生意啊!”

“有句話道是‘要想富,先修路’,這路指的不一定是實際走的路,門路也是路,你倆有這拖把車,這就是門路,你想想,船上其他人都去不了的地方就你們能去,這不是隻屬於你們的路是啥?這是上上之路啊!”坐在地板上,胖男子對他們說。

青哥兒的小眉頭一下子皺起來了:“不懂。”

倒是杜楠大概猜到了點什麼。

胖男子繼續道:“你看,如今這麼些人托你們買東西不就是最好的證明?他們可都把錢給你了,這錢在你身上,你可以……”

“不!我不可以!我不可以用其他人的錢買東西!”沒等胖男子說完,青哥兒已經義正辭嚴拒絕他了。

眼瞅著他們這邊的動靜已經引得旁邊船工們看過來了,胖男子吃力的站起身來,壓低聲音對他們解釋道:“沒,沒,我沒讓你用其他人的錢買東西,我真的不是這個意思……”

“不過你們可以把所有人的錢收集到一起,和商家壓低價格,用更低的錢買東西,又或者和商家說,你們買二十台,讓他送你一台……當然,這就需要比較高的談判技巧了……”

“這……不是空手套白狼嗎?”青哥兒挑眉道。

“這就是做生意啊!”胖男子笑笑,掏出手帕,摸了摸臉上的汗水。

青哥兒眨眨眼,拉著杜楠跑了。

帶著所有人的錢,兩人跑了三座浮島,剛好這三家店都有幻錄儀賣,和三家店的老板談過,最後他們選了一家最便宜的。

店鋪老板給他們提供了兩種方案,一種是買二十三台送一台,另一種則是什麼都不送,再降點價錢,至此,杜楠將選擇權交給了青哥兒,之前的價格都是由他談的。

青哥兒糾結了片刻,最終選了第二種。

省出了一台幻錄儀的錢,青哥兒和杜楠扛著二十三台幻錄儀並二十三個影球回去了。

影球是每台幻錄儀都會附送的,為了讓大家多看幾個片子,青哥兒特意選了二十三個內容不同的影球。

“我還是沒辦法用大家的錢賺錢,總覺得沾了彆人的便宜。”事後,坐在麒麟車上,青哥兒對杜楠道:“選了第二種之後,我覺得好高興。”

“嗯,比得到幻錄儀還高興。”青哥兒說著,如釋重負笑了起來。

“我大概不是做生意的料,還是當船員適合我,嗯,我以後就當船員,長大了當船老大!”提到未來的職業規劃,青哥兒徹底忘了幻錄儀的事,看著已經出現在麒麟車前的龍船,他意氣風發的揮了揮手小手,帥氣的吼了一聲:“前進!”

阿青它們便立刻加快了速度,載著他們“咻”的一下,到了龍船之上。

倒是船員們高興的很,原本已經做好了大出血的準備,誰知隻是中等程度的出血,給出去的錢沒花了,反而又拿了一筆回來,他們高興壞了,紛紛誇讚船老大有個好兒子,老杜家的娃也厲害,然後紛紛拿出自己的影球排隊放映起來。

倒是杜楠回頭拆了自家那台幻錄儀,研究了好幾天,最終重新組裝回去,部分材料自己煉製,部分材料就在沿途的浮島上收購,他打算自己攢一台幻錄儀送給青哥兒。

隻是,在他完工之前,船員們先私底下偷偷找上他了。

“那啥,你們哥倆實在太厲害了,給我們省了這麼好些錢,我們就合計著送你倆一人一個東西,這是我們湊的錢,你拿著,青哥兒不是一直想要一台幻錄儀嗎?你能幫忙給他買一台嗎?”

說罷,皮膚黝黑的船工小哥兒露出一口大白牙期待地看向杜楠。

杜楠自是答應。

於是趁出境之前他還特意又跑了一趟之前買幻錄儀的那家店,找那家店的老板又買了一台幻錄儀。

趁剛大宗購物沒多久趕緊買,便宜!

於是當天晚上,大夥一起吃完飯的時候,船工們便把給青哥兒的禮物拿了出來。

“青哥兒,送你的幻錄儀,你不是一直想要嗎?”一群船工小哥簇擁著幻錄儀出來的那一刻,廚房內有種遍地陽光的感覺:“不許拒絕,這是用你省回來的錢買的。”

青哥兒一怔,隨即一蹦三尺高。

抱著自己的幻錄儀,青哥兒高興壞了,左摸摸,又默默,半晌抬起頭露出一口小白牙。

而船工們緊接著又簇擁著一個東西出來了,撩開上頭的蓋布,抱著那東西,他們轉向杜楠了:

“這次是給杜楠的,那啥……喜歡嗎?”

看著他們懷中抱著的東西——精雕細琢的梳妝台一座,杜楠……一口茶水噴出來。

“那個……梳妝台我們雖然能做,隻是手工到底不如木匠好,做禮物不行嘞,索性就讓青哥兒幫忙去浮島上的店裡頭看了看,這是青哥兒的眼光,你要是不喜歡花紋找他!”船工小哥們指了指青哥兒。

看著青哥兒一臉期待看著自己的黑眼,杜楠能說自己不喜歡嗎?

不能。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