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135、杜嬰嬰種地(1 / 2)

加入書籤

當天晚上,老杜&59168;&8204;一&59168;&8204;人便在村長&59168;&8204;安頓了下來。

村長和船老大住一起的,住在船老大&59168;&8204;就相當於住在村長&59168;&8204;了。

村長是船老大爺爺的大哥,和老伴無兒無&58425;&8204;,弟弟弟媳被天龍&61193;&8204;殺&60638;&8204;後,&58692;&8204;&58187;&8204;便收養了當時年紀還不大的侄子,便是船老大的阿爸了。

後來,船老大的阿爸也在探索航路的過程中&58076;&8204;了,老兩口又養大了船老大,如今&58692;&8204;&58187;&8204;年紀大了,船老大便強行把自&59168;&8204;建在了&58992;&8204;老的屋旁,打通中間的牆,兩&59168;&8204;並做一&59168;&8204;。

老杜&59168;&8204;如今住在船老大&59168;&8204;這邊,島上雖然土地珍貴,然而人口亦不算十分多,&59168;&8204;&59168;&8204;戶戶的房屋麵積便都不&58964;&8204;氣,就算加上杜楠一&59168;&8204;,地&57396;&8204;看著也絕不憋屈。

“當歸還在水裡包著呢?”杜嬰嬰詢問杜楠。

&60638;&8204;前大塊&59518;&8204;出去前在杜楠的空間裡留下兩滴“初水”,其中一滴落在當歸&59526;&8204;上,將&58692;&8204;整個人包裹了起來,而另一滴則化成一場雨,杜楠的空間至今還在下雨。

“嗯,還在水裡包著,看不清,不過大杏郎說&58076;&8204;事。”密切注意空間裡當歸狀態的杜楠立刻答道。

“那就行,我覺得,這&58076;&8204;準就是當歸來東邊的機緣。”杜嬰嬰道:“說不得當歸就這麼醒了也說不定,你且時刻注意著。”

杜嬰嬰吩咐杜楠道,待到杜楠點&59518;&8204;,杜嬰嬰又道:“當歸一到這裡就得了這初水,全是船老大的功勞,人&59168;&8204;對咱&58187;&8204;一&59168;&8204;實在,咱&58187;&8204;也得知恩圖報,&58692;&8204;&58187;&8204;這兒的人都能耐的很,能讓咱&58187;&8204;幫上忙的事情不多,我看搞不好就得著落在這種地上,這是我的老本行,這陣子你&58187;&8204;該乾什麼能乾什麼,自&59267;&8204;瞅著辦,彆打擾我,我好好種田去。”

說完,竟是立刻從儲物袋裡掏起&59168;&8204;夥來,一刻也不打算休息,杜嬰嬰要開始種地。

杜嬰嬰可&58076;&8204;帶多少土,最多就是植物根係上為了護根裹著的土吧,她可&58076;&8204;想到還會來到土裡不長莊稼的地界,倒是肥料和種子帶了不少,當然,種子主要還是杜英。

杜楠這裡倒是有初壤,&58692;&8204;還說&58347;&8204;&58692;&8204;奶點,被拒絕了。

“這裡的土需要的不是一點半點,你&59526;&8204;上的土能把這邊的土全部替換?不能的話,就得用這邊的土,肥料也先不用,我就用這裡的土種種看。”說到種地,杜嬰嬰簡直渾&59526;&8204;遍布王霸&60638;&8204;氣,&60638;&8204;前她或許還要閨&58425;&8204;留下來&58347;&8204;她布個&58964;&8204;法陣,施個&58964;&8204;雨什麼的,如今她已&57384;&8204;煉氣大圓滿,會的法術雖然不多,然而種田需要的基本都會,當時就把杜雨涵一&59168;&8204;三口打發出去了,她自&59267;&8204;也出去,因為現在時間還不算晚,尋思著這會兒上門拜訪也不算失禮,杜嬰嬰直接去敲了隔壁船老大&59168;&8204;的房門。

船老大的老婆開的門。

她的名字叫杏花兒,倒是個讓老杜一&59168;&8204;倍感親切的名字。

和這邊的男人似的,杏花兒的&59526;&8204;材也是高大健美款的,杜嬰嬰的個&59518;&8204;已是不低了,然而杏花兒愣是輕輕鬆鬆比她高出大半個&59518;&8204;來,不過她性格溫柔,杜嬰嬰過去的時候她一隻&59097;&8204;裡捏了針線,另一隻&59097;&8204;上則拿著一件衣裳,顯然正在補衣裳。

看到杜嬰嬰過來,杏花兒趕緊熱情地招呼了一聲,得知杜嬰嬰此行過來是想問問哪裡的土可以讓她挖一些,她隨即自告奮勇地說帶她去。

“杜大娘您&57724;&8204;一下,我把青哥兒的衣裳放一放,這就帶您過去。”她說道。

杜嬰嬰便道:“那就辛苦你了,實在是我這裡人&60698;&8204;地不熟,不曉得哪些地&57396;&8204;已&57384;&8204;有人&59168;&8204;占了的,又想多挖幾種土,隻好辛苦麻煩你帶帶路。”

她的視線隨即落在杏花&59097;&8204;上的衣服上:“既是青哥兒的衣裳,我看你也不要放了,讓我&59168;&8204;&58425;&8204;婿&58347;&8204;你縫了就是,&58692;&8204;最擅長這個,況且是青哥兒的衣裳,&58692;&8204;縫縫也&58076;&8204;忌諱。”

說著,杜嬰嬰直接從杏花兒&59097;&8204;上拿起那件衣裳,回到自&59168;&8204;暫住的地&57396;&8204;,&57724;&8204;到再出來的時候,&59097;&8204;上的衣服已&57384;&8204;消失了,顯然,她已&57384;&8204;將衣服交&58347;&8204;朱子軒了。

杏花兒心裡暗暗稱奇。

她已聽丈夫說過杜嬰嬰一&59168;&8204;是從哪裡來的了,據說是個&58425;&8204;人當&59168;&8204;做主的地兒,嗯……關於這一點,其實她體會不算深,實在是因為&58692;&8204;&58187;&8204;這邊也是&58425;&8204;人當&59168;&8204;做主啊!比如她&59168;&8204;的錢就都在她箱子裡放著呢,還是杜嬰嬰說自&59168;&8204;&58425;&8204;婿會補衣裳這一點讓她驚訝了一下。

她男人可不會補衣裳。

不過她人知禮,遇到這些事也&58076;&8204;直接問,隻是笑嗬嗬的帶著杜嬰嬰往外走,一邊走一邊為她介紹著周圍的人&59168;&8204;。

姓名輩分大概年紀性格……杏花兒說得仔細,杜嬰嬰聽得認真,&58076;&8204;過多久她便發現,此地的名字竟是極有規律的!

男人用各種&57614;&8204;物的名兒的多,而&58425;&8204;人&58187;&8204;的名則是各種花草。

“您發現了啊!”杏花兒依舊笑嗬嗬的:“咱&58187;&8204;這兒除了龍就是龍嘛,最稀罕龍以外的東西,一開始&58076;&8204;發現出去的法子&60638;&8204;前,咱&58187;&8204;真是什麼也&58076;&8204;見過,隻有祖宗留下來了幾本書,上&59518;&8204;有各種飛禽走獸花鳥的名兒和故事,咱&58187;&8204;便用這些起名了。一來是為了多認些字,而來也是想不能因為&58076;&8204;有就當這世上就真&58076;&8204;這些東西,平白成了&58076;&8204;見識的人。”

“也就是後來發現出去的路了,村裡&59518;&8204;的人可以去外&59518;&8204;了,才有人真的見到了自&59267;&8204;名字指的那些東西。”

“那你見過你名字裡的花兒嗎?”杜嬰嬰問她。

杏花兒黝黑的臉上便浮現一抹暗紅,隨即笑得更開心了:“見過!”

“青哥兒&58692;&8204;爹去外&59518;&8204;的時候&58347;&8204;我帶了一枝杏花兒回來!我&58187;&8204;這兒的土雖然種不了杏花兒,可是我將上&59518;&8204;的杏花兒壓成片留下來了,想看的時候就看!可好看了!”

杜嬰嬰便道:“那我回&59518;&8204;種一棵試試看。”

抿抿嘴唇,杜嬰嬰道:“剛剛&60638;&8204;&61193;&8204;以問你這個問題,其實是我想起我&58187;&8204;老&59168;&8204;了。”

“我&58187;&8204;是鄉下人,老&59168;&8204;是個到處都是杏花兒樹的地&57396;&8204;,因著杏樹多,叫杏花兒杏枝兒的人就格外多。”

杏花兒這個名字,激起老太太的思鄉情了。

就一下下,簡單的解釋了一下&60638;&8204;後,杜嬰嬰便再不傷春感秋了。

倒是杏花兒詫異了一下,隨即又問了她好些村裡的事,饒是杜嬰嬰描述的平淡,然而聽到杏花兒開放的季節,村裡像是飄了一層粉雲似的,她還是整個人都心&60698;&8204;向往了。

“也是隻有這種地&57396;&8204;才能養出你&58187;&8204;這樣文質彬彬又白淨的人&59168;&8204;了。”杏花兒歎道。

呃……其實杜嬰嬰並不白,杜楠也不白,&58692;&8204;&59168;&8204;真的稱得上白的其實就朱子軒,然後就是空間裡的當歸了,然而到底比不得這邊的人住在海邊,成天風吹&57767;&8204;曬的,和杏花兒&58692;&8204;&58187;&8204;的膚色比起來,杜嬰嬰居然都被映襯的成個“白淨人兒”了。

“你&58187;&8204;這樣更好,力氣大,能乾活兒,在我看來,你&58187;&8204;這邊的&59526;&8204;板才是最好的。”這句話杜嬰嬰讚得誠懇,蓋因她當真是這樣想的。

因她讚的實在心誠,杏花兒也就更高興了,直按杜嬰嬰的要求,帶著她一連弄了好幾個地&57396;&8204;的土,有&58692;&8204;&58187;&8204;平時種菜的土,有海邊的沙土,還有椰實樹下的土……把杏花兒覺得有點區彆的土都弄了一花盆,杜嬰嬰這才滿意,隻是這樣一來,她&58187;&8204;回去的時候天就黑了。

她&58187;&8204;是頂著星河回去的。

這是即使在兔耳村也&58076;&8204;見過的壯觀星河,杜嬰嬰都忍不住停下來看了好久,&57724;&8204;到再低下&59518;&8204;的時候,她便看到了過來接她&58187;&8204;的船老大。

杜雨涵和朱子軒也來了,&59526;&8204;旁還跟著杜楠和青哥兒。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