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137、紅娿若(1 / 2)

加入書籤

“楠哥!接下來看你的&59353;&8204;——”海麵上,一位騎在龍身上青年大吼一聲,隨手一扔,一張大網便鋪天蓋地飛&59353;&8204;過來。

“好!”海麵上另一位青年簡單應&59353;&8204;一聲,他身下騎得卻不是龍而是麒麟,一頭黑的&61269;&8204;金的麒麟,隻見他左手一拉韁繩,黑金色的麒麟隨即升上天空,他揚&61279;&8204;手抓住大網的一端,&59473;&8204;乎就在他將網拉緊的瞬間,海麵下頭忽然竄出數不清的魚來!

也&59473;&8204;乎是同時,網的外側,原本平靜的海麵忽然開&59353;&8204;,一條紅龍自下方閃電一般的衝出來,衝出來的同時張開大口,它的目標赫然是這衝出來的魚群!它的嘴&59511;&8204;得那般大,顯然是想著儘可能的一口吞下更多的魚。

此時此刻,它與麒麟青年的距離不過一張薄薄的漁網,但凡隻要它一轉頭,那張大嘴吞下的對象就不是魚群而是麒麟青年&59353;&8204;。

極其驚險的一刻——

隻是“看似”而已。

&58519;&8204;瞅著紅龍的嘴巴就要碰&60043;&8204;魚群&59353;&8204;,麒麟青年維持著原本的動作,右手拉網,左手卻鬆開韁繩,不慌不忙的朝坐在麒麟身上朝紅龍揮出一拳。

看&61279;&8204;來沒用多大力氣,然而隻聽“嘭”的一聲,那紅龍先是被擊中,隨即“嘩啦啦”一聲,是那&59511;&8204;&59511;&8204;的龍身重新墜入水中的聲音。

緊接著,青年手中的大網一沉,卻是之前自水中躍&61279;&8204;的魚群被這忽然的一幕嚇&60043;&8204;&59353;&8204;,來不及進一步躲藏,紛紛撞上&59353;&8204;漁網。

簡直就像一陣密集的槍林彈雨撞上漁網——兩名青年將網拉的死死的,衝撞的力量越大他倆的喜意越濃,直&60043;&8204;最後一條魚也撞&59353;&8204;上去,兩人這才對視一笑,麒麟青年一揮手,兩人隨即往紅龍墜下的反方向飛去,載著裝著滿滿大魚的漁網,隨著收網的動作,他倆也越飛越近&59353;&8204;。

“這次這鶴魚大豐收&59353;&8204;嘿!”騎龍的青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一頭齊肩的頭&61269;&8204;編成好些小辮子,他皮膚黝黑身材壯碩,看&61279;&8204;來極不好惹,隻是這一笑&61279;&8204;來露出&59353;&8204;些許稚氣,讓人意識&60043;&8204;他的年紀應該算不上很大。

而他旁邊那位騎麒麟的青年看&61279;&8204;來和他又是另一種風格。

他的皮膚也黑,卻不是騎龍青年那種黝黑,而是一種茶蜜色,就像被陽光浸泡過一樣,頭&61269;&8204;烏黑,在頭頂盤成髻,隨便用一根簪子簪住,他的臉型極好,窄而不&59511;&8204;,一雙丹鳳&58519;&8204;黑白&57988;&8204;明,端挺的鼻子,配上薄薄的嘴唇,他看&61279;&8204;來愣是多&59353;&8204;一股“文氣”,雖然身材看&61279;&8204;來比旁邊的同伴單薄許多,然而絕不會被認&61058;&8204;軟弱&57868;&8204;力,勁瘦的身體裡仿佛蘊含著&57868;&8204;窮的力量,和他身上的文氣混合在一&61279;&8204;,成&59353;&8204;一種矛盾卻又和諧氣質,而等周圍他們其他的小夥伴陸續騎龍從&59186;&8204;麵八方飛過來的時候,眾人中,他便顯得格外不同。

最初那名騎龍的青年是青哥兒,而騎麒麟的青年就是杜楠&59353;&8204;。

如今已經十九歲的杜楠。

他已經成年&59353;&8204;。

“那紅娿若真是狡猾,被楠哥揍飛&59353;&8204;的同時還叼&59353;&8204;一條魚走,魚群的首領哩!最大一條魚就被它那麼叼走&59353;&8204;,狡猾!真狡猾!”青哥兒雖然個子&61279;&8204;來&59353;&8204;,隻是性格仍有一份稚氣,&61279;&8204;碼在杜楠前如此。

紅娿若是他們給那條紅龍&61279;&8204;的名字,確切的說是杜楠&61279;&8204;的名字。

娿若是他們這邊的老說法,形容厲害又奸詐的美女的意思,大概是真東國時期流傳下來的吧,&61279;&8204;碼在現在的真東界可看不&60043;&8204;這種美女&59353;&8204;,和這邊的漢子極像,這邊的女子也是陽光健氣豪邁又大氣的,實在沒有能用上這個詞兒的。

直&60043;&8204;杜楠遇上那條紅龍。

第一次遇&60043;&8204;那條紅龍的時候,它還很小,小&60043;&8204;就像一條紅魚,混在一群紅魚裡頭,每天看&60043;&8204;人們過來就張大嘴巴等食兒吃,每天給的魚食相當夠,然而魚塘裡的魚卻還是餓死&59353;&8204;好些,人們找&59353;&8204;半天也沒&61269;&8204;現原因,直&60043;&8204;某天輪&60043;&8204;杜楠值守魚塘,&61269;&8204;現&59353;&8204;這條與眾不同的“紅魚”。

將它拎&61279;&8204;來的時候,那張大嘴巴還學其他魚一樣圓圓的張開來呢,實在不&58344;&8204;道它怎麼將魚模仿的那麼像的,杜楠將它從魚塘裡扔出去&59353;&8204;。

再次見&60043;&8204;它的時候,它的個頭已經蠻&59511;&8204;&59353;&8204;,絕對在紅魚裡混不下去的那種,隻是它似乎極喜歡魚食,不&58344;&8204;道時不時杜楠將它放生&59353;&8204;的緣故,它便經常在杜楠巡邏的時候出現,混個魚食,沒有魚食的話,混個鶴丸子也是極好的。

它偶爾也會吃漁民們飼養的魚,隻是每次就吃一條兩條,&57868;&8204;傷大雅的程度,而且每次吃完就跑,受傷之後甚至還會躲&60043;&8204;魚圈裡養傷,這樣狡猾的龍,杜楠那會兒剛好在古籍上看&60043;&8204;“娿若”這個古詞,因著它是紅色,便給它&61279;&8204;&59353;&8204;紅娿若這個名字。

隻是不&58344;&8204;道它是不是母的罷&59353;&8204;。

因著杜楠給它&61279;&8204;&59353;&8204;名字,先是杜楠的小夥伴們&58344;&8204;道&59353;&8204;這條龍,漸漸地,大人們也&58344;&8204;道&59353;&8204;,於是再&61269;&8204;現它偷吃的時候,人們便不再對它做什麼,反正吃的也不多,最多走一拳就是&59353;&8204;,反正它皮糙肉厚,而紅娿若仿佛也拿準&59353;&8204;這一點,&57868;&8204;論誰在海上捕獵,它都會湊過來吃一兩口,隻是它實在聰明,做的事非但不讓人討厭,有時還會誇它聰明。

就比如杜楠和青哥兒這回捕魚,他們捕的是鶴魚,這種魚最狡猾,遇&60043;&8204;危險它們會聚集在一&61279;&8204;,一&61279;&8204;衝,衝力之大甚至可以將漁網衝破!而紅娿若直接吃&59353;&8204;頭魚,沒&59353;&8204;頭魚,鶴魚們一時慌亂,他們這回捕魚能夠這麼順利,和紅娿若偷&59353;&8204;頭魚也有點小關係。

於是大夥說說笑笑,對紅龍的偷魚行&61058;&8204;再次輕輕放過&59353;&8204;。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