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141、女仙(1 / 2)

加入書籤

當歸是差不多三年前結束了燃燒狀態的。

那是個淩晨,仿佛有所感覺,杜楠忽然醒來了,和之前每一天一樣,他一醒來就向自己的空間內“看”去——

然,他就驚訝地發現包裹著當歸的那滴初水迅速減少。

當歸熟悉的麵容再次出現他麵前的那一刻,杜楠臉上情不自禁帶上了,眼角也是一熱,他自己也沒有發現——哪怕當歸這張臉和上輩子的那個人已經像了個十足十,然而,對著這張臉,他已經再也不會害怕了,隻剩下了想念。

水消失,當歸的身體露出來,饒是杜楠早就知道對方的性彆,然而真正看到對方由於□□而展露無疑的平板身材時,他還是覺得有點尷尬。

說來也怪,明明青哥兒等人光屁股的樣子他沒少見的。

杜楠將這歸結雙方身材相差太多的緣故,青哥兒他們的身材是極陽剛、極健美的,充滿了與美,而當歸則極白,加上平日裡他總將自己裹得密不透風,從脖子武裝到腳趾,一直看不到,如今一看到——

杜楠急忙避開重點位,將當歸的身體檢查了一遍,確認沒缺胳膊斷腿兒,又把重點位也檢查了一下:很好,也沒少什麼,他這放。

雪白的身軀漂浮空,仙台火淬的是仙骨,然而杜楠卻覺得這火簡直是將當歸的身材也淬了一遍似的,饒是同性彆,然而他隻覺得當歸這副身子是他見的最美好的同性的身子了。咳咳,也是這邊的審美太彪悍了,雖然不可否認達到了量的極致,然而無論男都高大健碩,這麼多年看下來,竟是當歸的身材讓他看著覺得最符合審美。

審美這種東西,看來是很難改變的東西啊,及,對美好事物的欣賞上,看起來沒有性彆之分——裡這樣想著,杜楠又看了當歸幾眼,這找了套衣裳,讓大小杏郎幫他穿上。

出於某種思,杜楠當歸穿的是自己的衣裳。

就把這當做一次機會吧,讓家裡人看到當歸穿男裝的模樣,多看幾次,將來當歸終於想好公布性彆的時候,家裡人也能有個理準備——杜楠想。

然而,杜楠確定當歸確實“熄火”,將家裡人喚來看他的時候,老杜家的人看到穿著杜楠衣裳的當歸——

“可見著了!這麼多年了,因我的緣故,這麼多年了,當歸總算熄火了——”幾乎是見到當歸的一瞬間,杜雨涵就情不自禁哭了出來。

和杜楠他爸完全不同,杜雨涵平日裡是個流血不流淚的硬派子,哪怕人處世看著比杜嬰嬰圓滑許多,然而很多方麵,她倆絕對都硬派。

這些年,彆看她忙忙碌碌一直搞事業,然而她裡一直惦念當歸,當歸是被她帶出去出事的,而她受傷更是當歸一直護著她,這些宋師姐都與她說了。

看著妻子哭成了個淚人,朱子軒也哭了,夫妻倆一左一右,直把當歸簇擁間,根本沒注意到他的穿著。

倒是杜嬰嬰沒有立刻吭,和杜楠似的,第一件事就是將當歸上上下下打量了個遍,確定哪個零件也沒缺←起碼看著沒缺,這鬆了口氣。

嘴角情不自禁揚起來,杜嬰嬰道:“火熄了就好,說不得哪天就醒了。”

說完,她轉去:“酒呢?杜楠你去年釀的酒放哪裡了?今天咱們得喝一杯,好好慶祝慶祝……”

說著,她腳步飛快走出去了,而杜楠分明看到了她一邊走一邊用手背擦了擦眼角的眼淚。

得了——合著他當歸性彆上做出的一點點小暗示,白暗示了。

真不知道是當歸實太像子了還是他家人眼睛都拙,這麼多年了,當歸居然完全不掉馬——明明當歸長得沒那麼性化,且他家除了他老爸外,都是精明人兒啊!

杜楠事分析了一下:也是巧合,當歸其實性格挺像男子——上輩子的男子,然而這種氣質剛好符合了他們本地的性氣質,而如今他家又陽剛之氣和陽光一樣爆棚的真東界住了這麼久,不論性格,單論身材,當地子各個看著都比當歸壯的情況下……也不怪老杜家眼瞎。

熄火了的當歸卻一直沒有醒來。

大概是外淬好了,現淬裡←對於當歸久不醒來這一點,杜嬰嬰等人倒是自有一番解釋。

“本來還應該燒好些時日的,咱們不是按著仙人指示來東邊了嗎?得了初水,我尋思著是這水澆滅了火,也不一定是澆滅,反正有用,隻是這水隻是減輕痛苦而已,並沒有影響這火的藥效,是當歸娃還得按著原來的步驟繼續這樣待一會兒。”杜嬰嬰是這樣分析的。

不止杜雨涵和朱子軒,就連杜楠也覺得她分析的有些道理。

隻是這火熄滅眼瞅著就知是好轉的表現,老杜家覺得次東行是來對了,將當歸放他位於老杜家房子東廂房東麵的床上,老杜家繼續日子了。

對於杜家人來說,修仙本就是了一家子長長久久團團圓圓一起,如今既然當歸沒事,早晚會醒來,他們就好生日子了。

像往常一樣,杜楠將麵盆放床充當床櫃的高箱上,拿出手巾當歸拭麵、手,當歸身上一點也不臟,不知道是不是被仙台火燒的原因,當歸如今整個人晶瑩如玉,沒有一絲汙垢,將手巾放那瑩潤的臉龐上,杜楠每每有種錯覺:這手巾搞不好比當歸的臉還臟……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