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145、帝者(1 / 2)

加入書籤

用杜楠拿出來的燒烤爐,青年們吃了一頓烤魚。

吃的是他們之前在海裡捕抓的些,些魚好吃,些魚則味道不怎麼樣,不過真東界的漢子們從小都是單一口味長大的,對這魚的口味基本不挑。

填飽自己肚子的同時,他們還自己的龍烤了好些,混在龍群裡,紅娿若吃得津津味,它極喜歡的樣子,杜楠索性把自己的份全烤它吃了。

填飽了肚子,之前晾在烤爐旁邊的衣裳也都乾的差不多了,他們穿好衣裳,這才重新打量起周圍這片地方來。

其實現在時間經不早了,大概是回家會被打屁股的時間了,可是難得到了這樣一個處處充滿神秘的地方,不探索一下實在說不過去,真東界的人從來不缺膽量,如今這海的每一寸海域都是他們祖祖輩輩探索出來的,如今忽然多了這樣一片他們從不知道的海,青哥兒人興奮的!

幾人中最穩妥的杜楠都沒說要回去,其他人便更加當做忘了這回事兒似的,騎著龍從柱頂飛下去,近距離接觸這些石柱,他們更是被這些石柱的大小震撼到了。

“著簡直是山啊!這柱子到底是什麼人立在這裡的啊,這得多少人才能把這麼粗的柱子立起來?”饒是向來以氣自豪的虎哥兒,到這麼粗的石柱,也是覺得這經遠遠超出他的想象了。

“這柱子上的痕跡好奇怪。”這次開口的是青哥兒,他飛的離石柱更近一些,發現石柱上非光滑的,而是一道道凹陷痕跡,順著這些痕跡飛過去查,可以到這些痕跡是完整的一道,呈螺旋狀盤在石柱上。

石柱本來粗,而這些痕跡的寬度亦驚人,且在這軌跡中,還一些更深的凹痕,排列的分整齊,總覺得點眼熟。

在青哥兒人湊在一起冥思苦想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留下來的痕跡時,飛得遠遠的杜楠飛回來,開口了——

“是龍鱗的痕跡。”

青哥兒人驚訝地轉過頭來,著杜楠騎在紅龍身上,麵容沉靜道:“石柱上的螺旋痕是龍沿柱子向上爬留下的痕跡,而螺旋痕裡頭的凹陷則是龍鱗的壓痕。”

“之所以會留下這種形態的痕跡……”杜楠往旁邊的石柱去:“我估計應該是些龍原本是在石板之上,順著石柱盤旋向上爬,最後再以龍身狠狠纏繞石柱,這才在石柱上留下了自己身體的痕跡。”

青哥兒他們驚呆了。

“怎麼可能?!龍……這得多大的龍?!”虎哥兒當時便大叫出聲,大掌一拍身下的白龍,他們當時便連龍帶人飛到了一根石柱上,白龍也聰明,飛過去的同時順著柱上的痕跡盤過去了,然而,盤、盤不上,相對於柱子,短了……

而自己也白龍一起嵌在石柱凹痕內、虎哥兒頭頂腳下甚至可供自己站立的邊痕,臉上一副難以置信的表。

然而實際上,他經信了。

這世間怕是再沒人比他們更了解龍,無論是這蜿蜒向上的爬行方式也好,還是上麵的鱗片紋路,都是他們再熟悉不過的天龍,隻不過,要比他們身邊的龍夥伴粗上數倍甚至百倍……

不隻虎哥兒人,他們的龍都被震住了似的,懸停在石柱旁,幾個人龍原地呆愣了好一陣子。

每一根石柱對應一條龍,雖然石柱大小高低完全統一,然而上麵盤過的龍卻大小粗細不一,青哥兒自認為自己在同齡人中對龍的了解算是數一數二的,然而任憑他想破了頭也想不明白這些龍為什麼齊刷刷跑到這種地方,還都統一順著石柱往上爬,沒聽說過龍這個愛好啊!

他本能的向杜楠,卻見杜楠再又觀摩了幾座石柱之後,忽然飛至石柱林的邊緣,數起這些石柱來,而青哥兒見狀,也他一同數了起來,方便之後驗核之用。

“九百九九。”/“九百九九!”

幾乎是同時,兩人報出了石柱的數字。

杜楠若所思——

而此時此刻,他們也走到中央的石壁前了。

遠遠去的時候他們隻覺得是一塊巨大的石壁,稍微離近點之後便覺得上麵似是一些花紋,而到他們真正走到石壁前頭了,才發現是文字,隻不過不知是不是時日久了,上麵好些石塊脫落下來。

“是杜楠你的種,古真東國的文字!”虎哥兒道,緊接著,他又抓起一片掉在地上的石片,越越眼熟,他抓著石片走到杜楠麵前:“你,像不像我你帶回去的片?”

杜楠拿起石片一,彆說,還真是——

雖然上麵的文字不一樣,可是材質、字體都之前青哥兒帶回來的石片一模一樣。

不過……

幾眼便將石片上的文字掃完,杜楠發現這上麵的內容他知道的部分祈願詞的內容不一樣了。

難不成完整版在這裡?

心中一動,杜楠道:“幫我個忙——”

根本不用杜楠將說完,青哥兒人經開始收集脫落在地上的石片了。虎哥兒不同,他是聽杜楠說過九百九九頭拉棺的龍的故事的,幾乎在數出九百九九這個數字的時候,他杜楠一樣意識到了什麼。

他之前一直將杜楠說過的事當故事聽,哪怕自己住在充滿天龍的海旁邊,他也沒把個故事自己的生活聯係起來。

直到現在。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