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一百一十章 就是愛你(1 / 1)

加入書籤

侍女布置茶案,阿玉在一旁看著,李霖翹足而坐與明遠先生閒聊,可目光卻不時飄向阿玉。

阿玉露出腕上的珊瑚手鐲,悄悄給李霖看,兩人相視一笑又慌忙轉開視線。

“殿下,咱們許久未見,不如手談一局,在下便回去繼續臨摹,就不耽誤您的好事了。”

李霖和明遠先生都笑了起來,阿玉若有若無聽到他們的對話,粉臉飛上紅雲。

屋內檀香氤氳,暖暖的陽光透過窗欞灑下一片金色,李霖與明遠先生都凝神靜氣盯著棋局,隻聞棋子落在棋盤清脆的聲音。

不知過了多久,這一局才過半程,依然看不出勝負趨勢,兩人膠著在一個角上,李霖拈著一枚棋子思索許久,始終不能決定落在何處。

阿玉坐在李霖身旁,看了半日忽然有了主意,靠近悄悄告訴他。

李霖最終落下那枚棋子,整個棋局瞬間盤活,惹得明遠先生撫掌叫絕。

“沒想到阿玉姑娘還是對弈高手啊!”

阿玉養病期間,每日百無聊賴,李霖讓晚櫻帶給她幾本棋譜打發時間,沒想到現在居然立了奇功。

李霖轉頭看了她一眼,滿眼掩不住的欣喜。

阿玉心中有些小得意,悄悄將手伸進李霖的大袖,摸索著去探他的手,李霖反手握住阿玉的纖纖細手,稍微用力捏了一下,餘光瞥見她忍痛故作鎮定的神情,心中不由暗笑,趕忙在案下摩挲著她的手背安撫。

兩人的濃情蜜意都被明遠先生儘收眼底,識相地投子認輸,笑著告辭離去。

李霖將先生送到門口,阿玉一直送出院去,先生臨走還特意多看了她一眼。

等客人走遠,阿玉又恢複了以往的歡脫,一路小跑進了院子,飄逸裙擺在身後輕輕揚起,好像一朵盛開在風中的芙蓉花。

李霖站在窗前,看到她原形畢露的樣子,有種被騙的感覺,搖搖頭歎口氣,寵溺的笑容始終掛在臉上。

“沛然……”阿玉到了門口,見茶案處沒有人,莫非他在裡間,阿玉提起裙擺跨進門檻,正在四下張望,猝不及防被人攬住腰身拉到門後。

“啊……”她的喊聲被熱吻封在喉中。

李霖後背靠在牆上,雙臂緊緊擁住阿玉,恨不得把她揉進自己身體,李霖微微喘息著,滾燙雙唇印上阿玉紅唇,不時輕咬她嬌嫩的唇瓣,唇舌纏磨半日,阿玉已經星眼迷離。

門敞開著,隨時可能有人進來,阿玉雖然神思恍惚,卻依然在擔心,乘喘氣的間隙低聲喚他,“沛然……外麵……外麵有人的……”

李霖不但沒有停下的意思,反而更加熱烈地吻著她,過了許久,兩人緊貼的身體才略微分開些。

阿玉踮起腳尖在他耳邊啞聲道:“要進來人的,大白天多不好意思……”

李霖輕喘口氣,稍稍平靜一些,纖長手指撫了撫阿玉的秀發,順勢滑到她耳邊,輕輕揉捏著她柔軟的耳垂,愛意快要從眼中溢出。

“我早注意到你沒有耳洞,難道以前都沒有戴過耳環?”

阿玉心跳漸漸平穩,羞怯地倚在李霖懷中,聽到他的問題,輕輕搖了搖頭。

“我都記不得了,晚櫻姐姐也這樣問過。”

李霖有些遺憾地道:“那可怎麼辦,將來嫁人的時候也不戴耳環嗎?”

聽到這句話,阿玉剛剛安穩的心又跳的快了幾分,不敢抬頭去看他,隻是喃喃地道:“我不知道……”

李霖低頭憐惜地看著阿玉,她明明什麼都懂,卻總是裝傻來掩飾自己的渴望。

“那就交給我吧,”李霖捏著她的耳垂,有些心疼地道:“用針紮確實很痛,一定要找個手法好的人來做,不過能戴那麼漂亮的首飾,這點痛應該也值得。”

“殿下!”

是紫電的聲音,卻不敢貿然進門,殿下和阿玉的情形他也看得明白,還是站在外麵比較保險。

阿玉瞬間站直,眼中還有些驚慌,李霖好笑地看著她,雙手依然環住她的腰身,淡聲向外道:“什麼事?”

李霖的聲音很近,卻看不到人,紫電雖然有些詫異,可沒有得到允許,還是不敢踏進半步,他大聲稟道:“殿下,午膳已經擺在楓晚閣了,請您移步用膳。”

片刻後,阿玉提著裙擺低頭跑了出來,一眼都沒敢去看紫電,緊隨其後,李霖神清氣爽地款步而出。

紫電雖然目不斜視,但依然在奇怪,兩個大活人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華宸都城,一個短打扮頭戴草帽的高大男子在街巷穿行,可能是為了遮擋烈日,他將草帽壓得低低的。

男子好像對乞討之人很是關照,遇到的了就給幾個銅板,還蹲下去低語幾句。

日落時分,男子繞進淮南王府後的小巷,過了片刻,一身侍衛打扮的阿琅從小巷走出,四下看看無人,快步朝王府角門而去。

隱賢山莊果然是避暑勝地,日薄西山時,城中依然暑氣襲人,這裡已經涼風習習。

修竹堂中,阿玉拿著李霖繪的第六稿人像,忍不住嘖嘖稱奇,畫上的人簡直就是把林富拓上去的,五官細節無一不像。

李霖揉揉手腕,有些疲憊地靠在椅背上,明遠先生忙著臨摹秋韻圖,給林富畫像就隻好他自己來了,按照阿玉的描述,一遍遍修正,終於趕在為先生接風的晚宴前畫好,明早要和秋韻圖一起讓紫電送回都城。

“我替你按按。”

阿玉見過茗雨他們按摩,學著有模有樣地替李霖疏鬆筋骨。

彆看阿玉身量纖細,手勁卻挺大,雖然態度很努力,但效果總是差強人意,不是穴位不對,就是讓李霖癢得想笑。

“玉兒,我已經不累了,你要不歇會?”李霖不想打擊她,含蓄地阻止。

阿玉認真地替他按捏手臂,“是你辛苦了,早點把這個壞人的老底揪出來,我可開心得很,一點都不累……”

明遠先生按約赴宴,想和李霖一起過去,見修竹堂門開著,便走了進來,一眼看見李霖和阿玉親密的樣子,急忙退了出去。

“先生你等等……”

李霖抓住阿玉的手,“玉兒,先生已經來了,我們趕緊去楓晚閣吧。”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