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現實世界(1 / 2)

加入書籤

清晨的陽光照進日升公寓。

被鬆軟被子包裹的和蠶一樣的少女不厭其煩的皺眉,努力從被子裡抽出手隨意一揮。

像是有無形的力量牽引,厚重的墨綠色窗簾安安靜靜的自己散開移動,將陽光隔絕在外。

可還沒等金發少女繼續陷入安眠,房門便被敲響。

同樣有著燦金色頭發的男人輕輕推開了房門,走到床邊扯了扯少女的被子:“彌生,該起床了,右京哥已經快做好早飯了。”

見妹妹不僅不理他甚至還把臉往床裡埋了埋,朝日奈要不禁納悶的問道:“你昨天不是八點就說困了回房睡覺了嗎,怎麼睡了這麼久還是困?”

要知道現在可是早上九點,常人睡這麼一遭,也該在人叫的瞬間馬上清醒。

而在無限世界連續三天沒閉眼屠殺一個星球蟲族,早上六點才從主神空間回來的朝日奈彌生木然坐起身,一雙湛藍色的桃花眼呆滯的看向自家毫不知情的三哥,似乎連眼角的淚痣都黯淡了下來。

金發藍眸的少女聲音虛弱飄忽,就像是腎透[嗶——]了一樣:“我醒了,要哥你先去吃吧,我洗漱一下就下去。”

“OK。”朝日奈要熟練的幫彌生從衣櫃裡拿了套衣服出來放在床邊,走出房門時還不放心的回頭:“不要睡過去哦。”

回答他的是少女悶在枕頭裡的含糊回應。

首先應該先自我介紹一下。

我是朝日奈彌生,朝日奈家這一輩唯一的一個女孩子。

她上有十個哥哥下有三個弟弟,每一個都長得人模人樣不是一般的帥氣。日本三大財閥赤司鈴木跡部家這一代的少爺小姐是她的青梅竹馬,好到就算同穿一條褲子相信他們都不會介意(?)

按道理來說這應該是夢幻瑪麗蘇標準人設背景,但是從朝日奈彌生十六歲生日那天起,她的人生在上帝的惡趣味下來了個大轉彎,往血腥恐怖暴力方向跑偏去了。

在吹滅蠟燭的那一刻,朝日奈彌生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奇怪的地方,腦海裡有一個自稱主神的玩意發布了一連串不是人能夠完成的任務,還點明了朝日奈彌生要積攢一億積分才能脫離主神空間。

在不知灑了多少辛酸淚的摸爬滾打下,朝日奈彌生穿越了許多世界,也逐漸的在無限世界遊刃有餘,甚至在一些碰到過一些奇遇後“變態”了起來。

於是某一天,在主神空間暫時休息的玩家,有幸見證了那個漂浮在天上的大雞蛋主神被拽下來暴揍的模樣。

從這一天開始,無限世界的玩家之中就開始流傳起了一個傳說。

[——主神公布的未知排行榜排行第一的,整個主神空間唯一一個未知等級的那個大佬比主神還牛逼,畢竟她連主神都敢揍呢!!如果抱上大腿,脫離無限世界就不是夢想了!]

自己也在苦哈哈攢積分,甚至因為暴揍主神而積分清零的朝日奈彌生:??

在這之後,朝日奈彌生每次來到新的世界,不僅要完成任務,還要躲避隊友狂熱的追逐,久而久之,她就習慣在進入新世界的那一刻離開隊友或敵人的視線,扮演起這個世界的土著居民。

總而言之。

洗漱完的朝日奈彌生看著鏡子裡自己碩大個的黑眼圈歎氣,擺出了老子天下第一的表情。

隻要明白姐就是江湖裡的傳說就可以了。

洗漱間的門被敲響,從外頭傳來的是在朝日奈家有著絕對權威的朝日奈右京的聲音。

“再不下來早餐就要涼了。”

朝日奈彌生一秒乖巧,拉開門道:“我好了。”

在彆人麵前再怎麼英雄,在把自己拉扯長大的兄長麵前還是要當狗熊的。

朝日奈右京的目光落在了少女的黑眼圈上:“做噩夢了嗎?”

彌生搖頭,朝日奈右京便沒多問。

朝日奈右京一直以來都保持著早起的習慣,而早上去廚房倒水時經過彌生的房間,卻聽見了細微淋浴聲音。

這兩年來無數次發覺彌生的黑眼圈,卻被用做了噩夢為理由混過去的朝日奈右京在認真考慮,是不是應該帶自家妹妹去看雅臣說的神奇中醫了。

吃著早飯,彌生接到了好友的短信。

朝日奈家的餐桌上沒那麼多規矩,彌生掏出手機一看,卻意外的挑起了眉頭。

[主神頒布了緊急任務,我嘗試想要接取卻顯示不符合要求。你要來看看嗎?——狐狸]

緊急任務?

她來到主神空間那麼久,從來沒聽說過主神竟然還會發布緊急任務。

朝日奈彌生垂眸,湛藍色雙眸的眼底閃過一絲銀色的流光,手指輕點回到。

[我晚點過去,你在主神空間等我一會兒,我從上個世界拿了點東西給你。]

[OK。]

風卷殘雲把碗裡的飯扒拉進肚子裡後,借著補覺為借口又回到主神空間的彌生不由得感歎自己真是個勞模,積極地上趕著來給主神打工。

“彌生,這裡!”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