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神佑之子(五)(1 / 2)

加入書籤

[宿儺在哪裡。]

彌生冷著臉離開神社的保護範圍,閉上眼睛感受宿儺的位置。

她在宿儺身上放過保護的陣法,在起到保護作用的同時,也起到一個追蹤定位的效果。

可是現在彌生完全感覺不到兩麵宿儺的氣息。

山上沒有,山下也沒有。

宿儺現階段是絕對沒有能力解開她設下的陣法的,所以能讓彌生感覺不到他氣息的原因,不用想都能知道。

[為什麼要屏蔽宿儺的氣息。]

彌生猜測著往平安京飛去,壓抑著心裡的怒火問道:[你不知道小孩穿的有多少嗎?不知道現在的天有多冷嗎?]

[不知道我有多擔心嗎?]

主神卻隻是避重就輕的回答道:[兩麵宿儺已經可以很熟練使用咒力了,不至於冷到自己。]

[你放心,兩麵宿儺是這個世界線的重要角色,世界意識會保護他的生命。]

這種樣子就是不會告訴彌生兩麵宿儺在哪裡了。

彌生在心裡暗罵一聲該死,繼續提升速度。肉眼可見的神力張揚四散,在沿路搜尋小孩蹤跡的同時,也以防有不長眼的東西撞上來。

她現在隻希望宿儺是因為賭氣跑到了平安京去找安倍晴明,而不是跑到了彆的地方。

畢竟如今除了平安京這個目標以外,彌生也不知道該去哪裡。

在主神對兩麵宿儺開啟了屏蔽的情況下,想要尋找小孩無異於是大海撈針。

坐在庭院中與大妖賞雪喝酒的大陰陽師忽然抬頭。

坐在他身側的醉意熏然的大天狗瞬間清醒,神色凝重的眯起眼睛,一把祭扇就出現在手中:“摯友,可需要吾出手?”

身為實力立於頂尖的大妖,大天狗怎會察覺不出來這是怎樣的氣息。

就算相隔甚遠,也能感到清澈凜冽的力量如同山嶽般壓迫而來。

這是屬於高位神明的,不染一絲汙穢的神力。

可安倍晴明卻搖了搖頭,伸手安撫的按下了大妖手中的祭扇:“不用擔心,是熟人來訪。”

金發神明的身影就伴隨風雪出現在了他們麵前,發絲淩亂神色慌然,那雙如同寒冰鑄就的眼眸碎裂,蓄滿了風暴。

彌生閉上眼,磅礴的精神力瞬間滌蕩整座平安京。

安倍晴明一愣。

他從來沒有看見這位神明這麼狼狽的模樣。

他肅穆神色問道:“彌生,出了什麼事嗎?”

確認了兩麵宿儺也不在平安京的彌生睜開眼,聲音暗啞:“宿儺不見了。”

“宿儺不見了。”

她神色茫然的,低聲重複道。

安倍晴明第一次認知到兩麵宿儺對朝日奈彌生的重要性。

他原本以為那個孩子隻是被彌生順手養在身邊的,畢竟神明淩駕於眾生之上,就算那個孩子的天賦有多強大多讓人眼紅,對於神明來說也不算什麼。

但是他忘了,神明與人類結緣也是會付出真心的。

安倍晴明回身拿出了占盤,在占卜出結果的那一瞬間,彌生也感覺到主神解除了屏蔽。

她隻是掃了一眼大陰陽師占盤上的結果,下一刻身形就消失在了院子之中。

[你把兩麵宿儺保護的太好了。]

[他的性子逐漸變得良善,軟弱,想著隻要生活在你的身邊就不會被俗世的一切困擾。]

[但這樣的兩麵宿儺不是這個世界想要的兩麵宿儺。]

[祂想要的是那個被世人畏懼,手染鮮血視人命為草芥的詛咒之王。]

[彌生。]

主神這般歎息道:[你所做的一切都過界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