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神佑之子(六)(1 / 2)

加入書籤

又是一年冬日。

在兩麵宿儺長大後,彌生便再也沒有設下保護罩維持神社的溫暖。

小動物們不再有那四季如一的活力,而是擠擠攘攘的窩在回廊上,懶洋洋的期盼春天再次到來。

而在月亮剛剛掛上枝頭的時候,神社迎來了熟悉的客人。

年過而立的大陰陽師站在庭院中,笑眯眯的舉起手中的酒壺向垂眸看向他的神明問道:“今天我們不喝茶,喝酒怎麼樣?”

彌生自然沒有反駁好友的小要求。

於是原本放在茶桌上的東西被收起來放在了一旁,安倍晴明變魔術般從袖口裡拿出兩個酒杯,施施然的給彌生滿上。

淡淡的幽香縈繞在鼻尖,琥珀色的酒液映照著月光,就像是那一輪明月在杯中晃蕩。

還沒入口,便能看出這酒的品質極高。

彌生仰頭喝下,一入口便能察覺到的與眾不同讓她了然的說道:“酒吞給你的?”

大江山的鬼王愛好便是收藏美酒,時不時也會給安倍晴明送來幾壺。

所以托安倍晴明的福,她也喝過不少美酒。

上至神明釀造的神酒,下至山野村夫家釀的美酒,無論釀造者身份的高低貴賤,能讓酒吞送來的定是頂級的美味。

安倍晴明:“算是吧。”

彌生疑惑的問道:“怎麼了?”

“今日是那藤原貴女的及笄禮。”安倍晴明打開折扇置於麵前,隻露出那雙惑人的狐狸眼:“酒吞可是送酒為博美人一笑,在下也隻是沾光而已。”

藤原貴女?

像是一種預感,彌生放下了酒杯,等著安倍晴明為她解惑。

安倍晴明摩挲著折扇光滑的扇骨,淡淡的將那藤原貴女的身份道來:“藤原純,藤原家這一輩唯一的一位姬君。”

“日前出行與家仆走失,迷路之時遇見了酒吞童子,酒吞對她一見鐘情。”大陰陽師意味深長的說道:“就連鬼女紅葉都被酒吞拋之腦後,甚至還以為藤原貴女的一句玩笑話而去警告鬼女紅葉。”

還有的一些話,安倍晴明斟酌過後沒說出口。

這不對。

當了安倍晴明這麼多年好友,彌生也沒少從安倍晴明口中聽到酒吞童子與鬼女紅葉的事情。

比如大江山那漫山遍野的紅葉林。

比如鬼女紅葉從不離身的小酒壺。

妖怪熾熱而濃烈的愛意豈是一夕便能改變的。

彌生眯起眼睛,瞬間反應過來有什麼東西出了差錯。

但是還沒來得及細想,一個懷抱從背後攬著她,伸手拿走了彌生手上的酒杯,滿上後一飲而儘。

彌生側目,就看見兩麵宿儺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從她的衣櫃裡翻出了她的和服穿上,兩雙手臂就這樣大搖大擺的展示在對麵的大陰陽師麵前,一雙手攬著她的腰,另一雙手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

彌生拍了拍男人精壯的手臂,言簡意賅的說道:“宿儺,放開我。”

“我不。”

兩麵宿儺理直氣壯的抱得更緊了些,然後轉頭對候在門外的白發少年說道:“裡梅,去拿些下酒菜來。”

“好的,宿儺大人。”

白發中摻雜著些許紅色的少年點頭,轉身朝廚房走去。

彌生歎了口氣,已經習慣了的放棄掙紮,就照著這個姿勢窩在宿儺懷裡不動了。

兩麵宿儺對注視這裡的安倍晴明挑眉,挑釁似的將滿上的酒杯抵在了彌生的唇上,垂眸看著彌生一口飲儘。

安倍晴明啼笑皆非的看著兩麵宿儺像是小孩一般的占有欲。

“剛剛在說那個藤原姬嗎?”

彌生下意識的嗯了一聲,然後有些詫異的詢問道:“你知道她?”

“碰巧聽過她的名字。”兩麵宿儺哼笑,漫不經心的說道:“學過咒術的皮毛就不自量力的放出話來說要祓除我。”

“不自量力。”

這句話讓彌生幾乎是百分百確定,這位藤原貴女就是穿越世界壁的那個靈魂了。

所以她放話說要祓除兩麵宿儺還真的不能掉以輕心。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