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神佑之子(七)(1 / 2)

加入書籤

安倍晴明把彌生帶回了平安京。

朧車顫顫巍巍的降落在大陰陽師的宅邸中,安倍晴明跌跌撞撞的抱著彌生走下朧車,對身旁圍上來的紙人說道:“去請一目連大人來。”

在這個時候,安倍晴明隻想的到一目連。

同樣是因為失去了信仰而墮落成妖怪的神明,在這個安倍晴明都束手無策的時候,隻能寄希望與一目連身上。

昏迷的神明蜷縮起身子,因為疼痛而斷斷續續□□。

不斷轉變的神力與妖力在體內交戰,最後將這具身體弄得遍體鱗傷。

安倍晴明呆呆的看著身上不斷出現傷口的彌生。

從傷口中流出的血液幾乎浸透了身下的被褥,好友的氣息逐漸變得微弱,就像是將要熄滅的火苗,風一吹就失去蹤跡。

但是他現在除了徒勞的輸送靈力治愈那些不斷出現的傷口外,什麼都做不了。

下一刻,伴隨著從窗外吹進的風,神色肅穆的獨眼風神出現在了麵前。

一目連也沒多言,伸出手,附身輕輕點在彌生的眉間。

“晴明,麻煩設一個結界。”一目連頭也沒回的說道。

大妖收斂的氣息驟然放開壓製著彌生暴動的力量,安倍晴明也沒拖延,展開結界將安倍宅隔離了出來。

在天邊黎明乍現之時,麵露疲憊的一目連收回了手,對大陰陽師露出了一個微笑:“不負所托。”

安倍晴明控製不知的捂住了臉。

這個夜晚終究是過去了。

下一刻,安倍晴明放下了手,眼中有銳利的光芒閃過。

*

馬上就要回到神社的兩麵宿儺感到了不對勁。

像是有什麼東西從身上抽離,連帶著心臟也發出哀鳴。

坐在咒靈上的他轉身,小心翼翼拽著他衣袖坐在他身旁的美麗少女疑惑的問道:“怎麼了?”

他垂眸看向依靠在自己身邊的女人。

被天皇當做親女兒寵愛的藤原姬有著如同火焰般炙熱的紅色長發,生機勃勃的綠色眼眸,容貌是世間絕無僅有的豔麗。

讓聽見藤原純要祓除詛咒之王這樣傳言的兩麵宿儺在看見的那一瞬間就心生歡喜,甚至在看見少女驚喜笑容時,心生如願以償的感覺。

想要她對他笑,就像是在他剛剛被撿回神社時,第一次將他抱在懷裡露出的淺淡笑容一般。

但是這不對勁。

明明這是一個脆弱的,他用一根手指就可以碾碎的人類女人。

兩麵宿儺皺起眉頭,手指微動。

像是有什麼東西被從腦海裡抹去,察覺到的所有不對勁在下一刻便被他拋之腦後:“沒什麼。”

在他轉身的那一刻,藤原純鬆了口氣。

她在腦海裡惡狠狠的質問道:[係統你是出bug了嗎?轉移術怎麼又失效了!]

而且補救所需要的的四千積分比上次在酒吞身上失效還多了一倍,要知道她攢了那麼久現在身上的積分也才一萬出頭。

[身為高位世界產物,係統是不會出錯的。]被稱之為係統的東西回答道:[您應該清楚的,轉移術是將被施術者心愛之人的記憶與情感在進行模糊之後,置換在您的身上。]

[但您終究不是他們心愛之人,您如果做出了與他們印象不符的事情,就會使他們產生懷疑。]

藤原純咬牙:[誰知道兩麵宿儺真的想要殺我。]

身為穿越者,藤原純認為自己就是這個世界的女主角。

在享受大妖追求與其他人追捧時放出的大話,誰知道真的引來了詛咒之王。

於是為了保住性命,隻好使用這個她用了一萬積分兌換來的技能。

慶幸的是,施術成功了。

但是更大的問題來了。

在她看過的漫畫與動漫中,從來都沒有提過兩麵宿儺有過愛人。

就算轉移術模糊了兩麵宿儺對她的認知,她也沒法像糊弄酒吞童子一樣糊弄他。

畢竟她知道酒吞童子的心愛之人是鬼女紅葉。

咒靈帶著他們繼續向前飛去,最後穿越了迷霧,停在了一座神社之中。

兩麵宿儺跳下咒靈,轉身抬手將要將少女接下來,可是還沒張口他就一愣。

這座神社就連空氣中都逸散著神力。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