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神佑之子(完)(1 / 2)

加入書籤

平安京是咒術發展到最頂峰的時代。

這個時代人妖同行,無數天才橫空出世,若是放到後世還不知道有多麼的驚世駭俗。

但是天才在兩麵宿儺麵前,仍然是不堪一擊的生物。

在死傷無數咒術師之後,咒術師單打獨鬥的情況轉變,兩麵宿儺也明顯的感覺到了自己越發吃力。

但是所有攔住了兩麵宿儺的咒術師都發現了一個問題。

兩麵宿儺想去平安京。

在安倍晴明對他說出那番話後,儘管兩麵宿儺的心中泛起了極大的恐慌,但他猛然發現,安倍晴明並沒有明說彌生如今的情況。

那位大陰陽師模糊說出的話語是不是代表著彌生現在已經沒有危險了?

他反應過來以後就往平安京趕,但同時他也發現,在路上攔截他的咒術師也越來越多。

最後兩麵宿儺被堵在了平安京外。

距離平安京不過一片森林的距離,但如今兩麵宿儺心裡卻升起了不祥的預感。

說起來也可笑,兩麵宿儺這一生隻在兩件事情上感到了害怕。

幼時無牽無掛,就算被村民當做異端要殺死時沒感到害怕。

衝進迷霧倒在雪地中時沒感到害怕。

但唯獨在那次負氣出走後看見神明沉默的麵容時感到了害怕。

少年時期被神明庇佑在羽翼之下肆無忌憚,青年時期被神明縱容肆意妄為。

等到他再覺得害怕時,就是如今了。

害怕自己死去。

害怕自己再也見不到金發神明。

害怕……再也沒有呼喚神明名字的機會。

力量強大者與天都會有一絲感應。

——天災人禍與死期。

所以被困在結界中時,兩麵宿儺的神色沒有咒術師們想象的慌張或無畏。

而是有所意料的平靜與些許的遺憾。

這場戰鬥異常慘烈。

沒有收斂爆發出全部力量的詛咒之王身上那件女式的和服,都被不知是自己還是彆人的血液浸透了個徹底。

不習慣使用武器的兩麵宿儺幾乎是徒手殺死了無數咒術師,鮮血浸透了腳下的土地,殘破的屍體——或者說是碎塊堆在一起,已經分不清誰是誰。

咒術師們看著慘烈的戰場,沒有任何動搖。

若是說在此之前是為了榮華富貴才對上兩麵宿儺,但在如今這個情況之下,他們為的是自己親人愛人的死去,為的是不知道是否真切的大義。

他們前仆後繼的將攻擊落在兩麵宿儺身上,兩麵宿儺在這麼密集的情況下完全無法分出心思來展開領域。

最後,咒具穿透了他的胸膛。

兩麵宿儺低下頭,就看見胸口不斷滲出的血液,與露出來的那一小節刀刃。

似乎世界都安靜了下來。

兩麵宿儺此時心裡沒有任何感覺,沒有驚怒沒有悲傷,隻有淡淡的悵然。

兩麵宿儺終究還是人類。

是人類就有弱點,弱點被擊破就會帶來死亡。

咒術師們爆發出了尖銳刺耳的歡呼聲,看著向後倒下的兩麵宿儺,放鬆與喜悅在心中升起。

但是還沒等他們上前給兩麵宿儺補刀,歡呼聲被哽在了所有人的喉間,平靜也破碎在了男人的麵上。

所有人都看見了兩麵宿儺胸口有燦金色的法陣展開。同時,一個人影站在了兩麵宿儺的麵前。

兩麵宿儺怔愣的看著來者。

站在他麵前的少女有著如黑夜般深邃的發絲與眼眸,麵容熟悉,卻與兩麵宿儺記憶中是兩個極端。

就像是光明與黑暗的轉變。

但此時的神明麵容蒼白毫無血色,是肉眼就能看出來的虛弱。

……這就是那個大陰陽師想要告訴他的東西嗎?

下一刻,彌生伸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在一片漆黑的世界中感知會變得敏銳。

他感受到了胸口咒具被拔出,傷口在不斷湧入體內的力量下複原,最後連帶著力量都充盈了起來。

“宿儺。”

在咒術師不敢妄動的寂靜中,他們看著少女將額頭貼在了遮蓋兩麵宿儺雙眼的手背上。

“世人都說神明應該擁有大愛,要愛著世人,愛著那些奉獻信仰的人。”

“可是我無法做到。”

“在我將你帶回神社的那一刻,我的目光就隻落在了你的身上。”

大愛的神明變成了偏愛的神明。

於是神明失格,受到了上天的懲罰。

“這麼多年來我一直看著你,看著你慢慢的不需要我的保護,慢慢的變成了真正的兩麵宿儺。”

彆說了。

兩麵宿儺身體止不住的顫抖,感受著不斷湧入自己身體裡的力量,眼淚染濕了彌生的手心。

“彆說了,求求你……”

他握著彌生冰涼的手腕,聲音低沉而哽咽。

哪有人看見過詛咒之王這般狼狽悲傷的模樣。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