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殺死狂犬(二)(1 / 2)

加入書籤

被帶回了港口黑手黨的森林太郎現在有些慌張與無措。

那位作為駕駛員的朝倉乾部在□□大樓前放下他們後就不見了蹤影,留下他一路小跑艱難的跟在那個金發少女的身後。

從四麵八方投射而來的眼神讓他不自在的低下了頭,不再注視前方的那個背影。

而那個身影也沒有在意他的不自在,甚至也沒有在意他有沒有跟上。

直到他因為分心而狼狽的絆倒在地。

刺痛的感覺從手心與膝蓋處傳來,隱隱可以窺見手心中的紅色。可小孩卻沒有關注這對他來說不值一提的疼痛,而是第一時間的抬頭。

——金發藍眼的首領垂眸注視著他。

那雙眼睛裡沒有對於看見一個孩子摔倒在地的不忍,這位港口黑手黨的首領平淡的說道:“自己站起來。”

森林太郎咬咬牙,撐著地麵站起身。

點點血液留在了光滑的地麵上。

確定小孩能夠走穩後,彌生轉身繼續前進,隻不過森林太郎敏銳的發現,前方的少女腳步明顯放慢了。

而小孩不知道的是,他眼裡冷漠的金發少女一直在腦海裡念叨著[人設人設人設……]來壓抑想要牽著他走的念頭。

兩人走入直達頂層的電梯中。

見彌生的身影消失於電梯內後,原本寂靜無聲的大廳忽然喧鬨了起來,全部都在好奇自家首領領回來的小孩是什麼身份。

他們本以為能讓首領親自帶回□□的孩子對於首領來說,肯定是特殊的。

但是看見首領不鹹不淡的態度,又感覺不怎麼重要。

有膽大的探頭向剛剛從地下停車場走上來的朝倉清和問道:“朝倉乾部!Boss剛剛領了個孩子回來!”

朝倉清和停下腳步,點頭說道:“我知道。”

畢竟是他和彌生一起帶回來的,隻是他們呆在大廳裡沒看見罷了。

大部分□□成員鮮少能夠見到這位隨侍首領身邊的乾部,此時見朝倉清和沒有架子的模樣,紛紛湊上前問道:“朝倉先生,那個孩子是誰呀?”

他們看見朝倉清和眨了眨眼,眼裡流露出了猶豫的神色。

“那個孩子是首領買回來的,嗯……首領挺喜歡他的。”

沒有說原因,朝倉清和隻隱晦的說出了結果,然後便離開了大廳,留下了一室喧嘩。

“什麼……?”

這些在外頭威風凜凜的黑手黨們此時都呆若木雞的看著對方。

“首領喜歡長的漂亮的小孩?”

最後,有一個人遲疑的總結到:“所以,首領戀t……”

下一刻,這個人被好友捂著嘴卡在臂彎裡,口鼻都被捂的死緊,生怕他又說出了什麼驚世駭俗的話語出來。

所有人做鳥雀般四散,安靜如雞的回到了各自的崗位上。

但是今天之後,港口黑手黨首領的不傳之秘就開始在內部傳播。

至於真假?

嘛,無人在意。

而此時的彌生把小孩帶進了首領辦公室。

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該做些什麼的小孩局促的站在門邊,看見金發少女打開暗門走進去後,他的脊背就繃直了。

而彌生在尋找多餘的浴巾。

□□的首領辦公室後就是一間臥室,有時文件實在多或者是事情實在處理不完,彌生就會選擇在這間臥室裡將就一下。

所以最基礎的浴巾浴袍還是有的。

等她找到所有東西並且在浴缸裡放好水之後回身,才發現小孩沒有跟上來。

彌生歎了口氣。

沒過多久,小孩被彌生丟進了浴室。

森林太郎僵硬的看著手上的東西,然後用他聰明的腦袋思考了一番,最後像是確認了什麼,褪下衣物邁入浴缸之中。

浴室並不隔音,彌生清楚的聽見了小孩又打開了淋浴。

在聽見水聲之後,彌生倒了一杯紅酒坐在了落地窗旁的靠椅上,打了個電話讓人送幾套小孩的衣服來。

沒多時便有人悄無聲息的走了進來,將朝倉清和提前就準備好的,甚至還洗過一遍的衣服放在了桌上後,慢慢的退出了辦公室。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