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殺死狂犬(三)(1 / 2)

加入書籤

臥室的門被輕輕推開。

小孩半個身子躲在房門後麵,就像是明白彌生已經知曉一切一般,那雙眼眸不再偽裝柔順,而是像帶著獸性的幼犬一般緊緊的盯著她。

彌生看著森林太郎這般防備的模樣,不由得嗤笑一聲,抬手就抓著小孩的後頸肉把小孩拎出了臥室。

冬日的辦公室中開著暖氣,彌生也不擔心會冷到小孩。

小孩下意識的掙紮反抗,可是終究還是不敵彌生的力氣,被她扔在了沙發上。

彌生一低頭就能看見小孩腰部的傷口,可她才剛剛伸手,就被小孩惡狠狠的咬住了手腕。

——就像是咬住骨頭就不鬆口的狼,那雙眼睛閃爍著凶性的光芒。

她的手腕幾乎是瞬間就泛出了血色,可想而知小孩用的力氣之大。

但彌生不僅沒有惱怒,反倒是挑起了眉頭,用另一隻手掐著小孩的下巴抬起。

“森林太郎,彆忘了你現在站在哪裡。”彌生居高臨下的說到,燈光驟然在小孩眼底晃過,讓他看不清彌生的神情:“這裡是港口黑手黨,你就算殺了我,也不可能走出這個辦公室的大門。”

小孩睫毛輕顫,可咬緊的牙關仍然沒有放鬆。

森林太郎有些猶豫了。

如果朝日奈彌生真的是他想象中的那種人的話,在他對她投懷送抱的時候就不應該是那副模樣。

畢竟那種人絕對不會拒絕投懷送抱的肥羊。

而麵前的少女目光澄澈淡然,在他之前引誘她時,眼裡沒有絲毫邪欲,甚至對他避而不及。

可是這樣的大人物買他這種毫無用處的小孩做什麼呢?

“鬆口。”

彌生抬著小孩下巴的那隻手惡劣的捏著小孩的臉頰,還沒消退的嬰兒肥手感軟嫩,捏著捏著彌生心裡冒起的火氣就漸漸消散了。

和小孩子計較什麼呢?何況還是一個聰明又沒有安全感的孩子。

小孩慢慢的放鬆了力氣,牙齒從已經皮開肉綻的手腕上離開,鮮血從傷口滲出滑落,滴在了造價不菲的地毯上。

森林太郎看著滲進地毯的血液,下意識的舔過牙關。

令人作嘔的腥鹹從味蕾傳入大腦,他看著金發少女麵不改色的從醫藥箱中拿出消毒水,麵不改色的往手上倒。

像是手上的傷口根本不痛一般,彌生在將繃帶往手上纏繞的同時,甚至還可以漫不經心的對小孩說道:“你可以問我兩個問題,這兩個問題我不會對你撒謊。”

下一刻,小孩脫口而出:“你會殺了我嗎?”

畢竟自己曾經想要殺死她,還付諸了實踐。

而且剛剛……他還傷到了她。

彌生失笑,將小孩扯到自己身邊,翻出棉簽沾上消毒水就往小孩的傷口上抹。

“如果我要殺了你,你現在就不會坐在這裡了。”在把小孩腰上的傷口上完藥用繃帶裹住後,彌生拽過小孩握緊成拳頭的手,強硬的迫使他鬆開,然後上藥。

可就算聽見了彌生的回答,小孩的身體仍然是防備的緊繃著。

彌生拍了拍他的手臂:“放心吧,短時間內我是不會殺你的。”

這時森林太郎才慢慢的放鬆下來。

到港口黑手黨首領這種身份的人是不屑於說謊的。

他明白,在彌生再三保證下他還是不肯相信的話,那就不是防備,而是對彌生的蔑視了。

於是第二個問題在他再三思考下還是問出了口:

“你為什麼會把我買下來?”

還是親自去把他從那個地方帶出來。

是因為販賣人口觸碰到了□□的禁令所以以他作為借口?但是這種事情需要勞煩一位首領來親自處理嗎?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