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殺死狂犬(六)(1 / 2)

加入書籤

按照時間來算,福澤諭吉現在大概也才十三歲,沒比森鷗外大多少。

老成的麵容以及沉穩的性格很難讓彌生去想象,福澤諭吉會在遊樂園裡玩什麼。

但是這個疑惑在他們吃完飯一起結伴繼續玩樂的時候解開了答案。

彌生和銀灰色半長發少年坐在場外,默默的看著場內坐在一個茶杯裡歡樂大笑的男人與小孩。

原來是福澤先生玩嗎?

彌生微妙的想到,轉頭看了看身邊的少年。

福澤諭吉發現了身旁的視線,轉頭就看見了彌生掩飾不住笑意的眼神。

“咳。”還沒有練就將來不動如山性格的少年瞬間轉回頭盯著場內抱著小孩撒歡的父親,隻感覺臉頰像是被灼燒般滾燙,張了張口無力的解釋道:“父親……平時不是這樣的。”

他的父親身為公職人員,平日在外都是一副不苟言笑的神情,隻有在家人麵前才會露出去這般孩子氣的模樣。

而如今和小孩打成一片……或許是工作壓抑太久了?

“噗。”

彌生沒忍住就笑出了聲來,然後在少年快被羞澀燒熟之前轉移了話題:“諭吉君是在橫濱國中上學嗎?”

少年鬆了口氣,同時也對彌生的體貼抱有一些好感:“是的,現在是國二。”

“國二啊……”

彌生若有所思的朝小孩望去。

小孩現在也是上學的年級,要不要讓他去學校上課呢?

原本正在開心玩耍的森鷗外卻是瞬間就發現了彌生的視線回過了頭,朝彌生揮了揮手。

福澤諭吉微微側目,發現金發少女的笑容變得更軟化了些。

算了,小孩的身份還是不適合去學校,她幫小孩在學校掛個學籍,然後把老師請回來上課好了。

至於老師不願意?

嘛,就沒有不願意這個選項,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總是會有人來的。

隻不過福澤諭吉這裡……

彌生打開了任務麵板,看著主神標識出來的隻收集了百分之五的進度條。

就當做是一個備用選項吧。

彌生和少年跟在大小孩和小小孩的身後,看著他們將想玩的遊樂設施都玩了一遍後,遊樂園也慢慢的空了下來。

直到廣播開始播放離場的音樂,兩人才意猶未儘的停下來。

在告彆之時,彌生將小孩抱起,然後從懷裡掏出了一張名片遞給福澤百助。

男人一愣,笑容凝固在了臉上。

“嘛,托福澤先生的福,我家孩子玩的很開心。”

“所以日後若是有什麼事情的話,可以撥打這個電話。”

他僵硬的接過名片,抬眼看見的就是金發少女像是知曉一切的了然笑容。

男人艱難的擠出了一個笑容:“那就謝謝您了。”

福澤百助用上了敬語,被他隱蔽護在身後的少年微微皺起了眉頭,不知道氣氛為什麼會忽然變得奇怪。

而彌生隻是哼笑了一聲,低頭對小孩說道:“和福澤叔叔還有哥哥說再見,咱們就回家。”

小孩乖巧的和他們道彆,彌生轉身向早就等在路邊的車走去,金發藍眸的俊美男人從駕駛座走下,替小孩和彌生打開了後座的大門。

黑色的轎車朝黑夜行駛而去,最後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而不知所措站在自家父親身後的少年不經意的側目,卻看見了男人額角的冷汗。

福澤諭吉連忙上前扶住男人,著急的問道:“怎麼了?”

男人卻是反手握住了福澤諭吉的手臂,轉頭盯著少年問道:“你知道那個金發的少女是誰嗎?”

不等少年回答,福澤百助便說出了答案:“那是港口黑手黨如今的首領,朝日奈彌生。”

少年猝然瞪大了雙眸。

隻要是住在橫濱的居民就不會不知道港口黑手黨,更彆說他的父親是隸屬於政府的公職人員,在福澤百助沒有一昧護著兒子,而是讓福澤諭吉也接觸那個世界的情況下,福澤諭吉知道的隻多不少。

“所以那個小孩……”福澤諭吉的腦海裡忽然想到了不久之前他在父親書房裡看到的一份文件。

而父親的回答也證實了他的想法:“那個叫森鷗外的孩子應該就是被她親自買下帶回□□的那個孩子了。”

而且看起來……那個孩子對於這位金發首領來說,不是一般的重要。

能夠讓這位首領以幼弟相稱,並且放縱寵溺的抱在懷裡,眼神乾淨的像是沒有沾染過一絲血腥。

這個孩子是特殊的。

是要回去向上麵彙報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