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殺死狂犬(七)(1 / 2)

加入書籤

在小孩生日過去之後,彌生就等待著夏目漱石的來訪。

這位傳說中的異能者並未在拜帖中說明到來的時間,彌生也就一直讓朝倉清和做好接待客人的準備。

但是彌生直到春天的花兒都搖曳盛放之時,才見到這位先生。

難得沒有工作的假日,彌生坐在花園裡喝著下午茶,從她這個位置偏頭一看,就能從落地窗裡看見在客廳授課的老師與認真學習的森鷗外。

小孩天生就是個學習的料子,不管是什麼知識都能在短時間內吸收消化,並且舉一反三的向老師詢問,學習的進度讓授課的老師都為之驚歎。

彌生回眸,提起茶壺在沒用過的杯子裡倒上一杯紅茶,放在了自己對麵的那個空座前。

來者看見彌生的動作就知道彌生已經發現他了,便沒有繼續掩飾自己的行蹤,舒展著身體從圍牆上一躍而下,在客廳看不見的地方化身為人形後,才施施然坐到了彌生的對麵。

彌生微笑道:“日安,夏目先生。”

男人將帽子與手杖放到了一旁,目光打量著情緒沒有絲毫波動的少女,眼中欣賞一閃而過:“如果是一年前的我,怎麼也不會想到港口黑手黨的首領是這麼的年輕。”

在一年之前港口黑手黨就是在橫濱有著龐大勢力的組織,可是包括官方在內,所有人都不知道這個組織的首領到底是誰。

直到朝日奈彌生自己透露出了消息,所有人才發現,管理這樣一個組織的首領竟然是這麼個年輕的少女。

十七歲就有這般成就……可想而知將來會怎樣。

夏目漱石感歎的想到。

而這樣的人……是不是才是關鍵呢?

一年前才被係統塞進這個世界的彌生沒有正麵回答:“您客氣了。”

許久沒有出現在彌生腦海的主神像是察覺到了什麼,忽然冒頭:[這個男人與世界法則有關聯。]

[與法則有關聯?]彌生反問道,腦海裡瞬間閃過了那位大陰陽師的身影。

主神沒有了回答。

於是彌生眯起眼睛放下茶杯,神色漸漸變得漠然:“您特地前來尋我,是否是察覺了什麼?”

主神曾經說過,發布緊急任務的世界都是出了問題的世界。

出了問題就要解決,所以主神發布了緊急任務。

這個世界也不例外。

收集世界之子的強烈情緒,通過主神來轉換成修補世界的能量,這就是彌生在這個世界應該做的。

而夏目漱石若是和法則有著聯係的話,必定能夠察覺這個世界正在出現變化。

夏目漱石的話語也證實了彌生的想法。

“這個世界本身是由兩類人組成的,那就是普通人與異能力者。”

“異能力者在曆史中被視為異類存在,數量稀少卻擁有著強大力量。”

“可是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異能力者的數量越來越多,能力卻變得越來越弱。”

“千年前的日本幾乎沒有一個異能力者,而如今就單看腳下的橫濱,無數異能力者再次聚集。”

男人望著茶杯中蕩漾的漣漪,聲音低沉:“雖然這樣說你可能會覺得不可思議,但是我清楚的感覺到了……”

“——這個世界正在慢慢的虛弱下來。”

“而我來找你,是因為你和這個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是不一樣的。”

在看見少女的那一刻,夏目漱石隻有一個感覺。

那就是異常。

周圍的鮮花是正常的,桌椅是正常的,在屋子裡學習的孩子與老師是正常的。

隻有麵前的少女像是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被世界接納卻不融入這個世界。

果然。

彌生確定了心裡的想法。

若是說主角是世界的寵兒的話,夏目漱石就是被世界指定的代行者。

雖然身為造物無法和世界直接對話,但是世界可以給他帶來預感。

彌生向主神詢問道:[主神,如果我把主神空間的事情告訴夏目漱石的話,你會扣我積分嗎?]

主神隻回答了四個字:[酌情扣取。]

那就是不會扣多少了。

夏目漱石忽然看見麵前的少女忽然勾起了唇角。

“你想聽一個故事嗎?”

彌生問道。

屬於她的,也同樣屬於無數在無限空間中活下來的同伴的故事。

像是有了什麼預感,本應該在認真聽講的小孩忽然轉頭看向了花園。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