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殺死狂犬(十一)(1 / 2)

加入書籤

這幾日沢田綱吉在港.黑裡混熟了。

棕發孩童在男人的帶領下在大樓裡亂竄,同時小孩溫順可愛的麵容與性格也為他收割了一波成員們的喜愛。

彌生沒有限製說小孩隻能在辦公室裡活動,但是怕小孩轉到了不該去的地方,就讓廣津柳浪照看一些。

廣津柳浪算是她來到港.黑時就提拔起來的部下,在朝倉清和之外,可以算是彌生最為信任的部下。

把小孩交給他彌生自然沒有什麼不放心的,但是彌生忘記了一點,在其他人眼中,廣津柳浪的行為與態度也代表的是朝日奈彌生。

就想當年森鷗外是由朝倉清和照看一般,如今沢田綱吉被廣津柳浪寸步不離照看在有心人的眼中似乎打響了一個信號。

所以沒過多久,異能事務科現任長官山本孝也的邀請函就擺放在了彌生的辦公桌上。

這位長官將見麵的地點約在橫濱灣的郵輪之上,甚至還特彆表明了要將她最近的“新寵”帶上。

新寵指的是誰,想都不用想,。

彌生瞟了一眼邀請函就將其扔到了一邊,拿起電話就撥了出去。

那頭的人就像是早就預見到了會有這一通電話一般,電話非常迅速的就被接通了。

彌生也沒有寒暄,單刀直入的說道:“要我把小孩帶去,就讓你的部下把武器殺氣什麼的都給我收好,彆讓小孩看見。”

“唔?”電話那頭的男人發出了疑惑的聲音,隨後像是聽見了什麼笑話一般,在電話那頭笑的前仰後合:“喂喂不是吧,那個小孩是普通人?”

在異能事務科成立後就與這位長官打交道的彌生早就習慣了他不著調的性格,忽略了對麵斷斷續續的笑聲,麵不改色的說道:“現在暫且還是個普通人,在我身邊的這期間我不會讓他接觸不該接觸的東西。”

“這算是保護?”

山田孝也意味不明的問道。

彌生毫不猶豫的回答道:“當然是保護。”

而不是他們想的禁錮或是把小孩拿去當森鷗外的磨刀石。

彌生自然明白山田孝也是什麼意思。

沢田綱吉出現的時間太過巧合了,正正好就卡在森鷗外負氣出走的時候。

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會注意到一點,那就是森鷗外的身份。

被港口黑手黨首領養大的少年,港.黑[蒙麵的暗殺醫師],以及……

——從未被承認過的港口黑手黨繼承人。

雖然說所有人都是見證著森鷗外被彌生以繼承人的標準養大的,但是他們也記得,朝日奈彌生從來就沒有承認過森鷗外的身份。

隻要彌生沒有親口向整個裡世界宣布,那森鷗外的身份就隻能是彌生的附屬品。

森鷗外和彌生賭氣摔門而去這件事情彌生沒有刻意隱瞞,所以隻要是消息靈通的組織都能夠得到這個消息。

而在這時候彌生的身邊出現了沢田綱吉……

所有人都會往某些陰暗的地方想。

彌生將電話掛斷,就看見小綱吉剛好玩累了回到辦公室。

橫濱的三月份似乎還沉浸在冬日之中,而小綱吉卻在這個天氣裡出了滿頭的汗,可想而知玩的有多瘋。

彌生從口袋裡拿出手帕,沢田綱吉見狀,便的湊到彌生麵前乖巧的仰起臉讓彌生擦乾淨他臉上的汗。

等到彌生擦完之後,小孩高舉雙手,獻寶似的在彌生麵前攤開:“姐姐吃!”

小孩的手上是一顆普通的水果糖。

估計是哪個看小孩可愛的成員塞給小孩的,被小孩像是藏寶一樣放在口袋裡,想要與彌生分享。

彌生嘴角忍不住揚起,附身把小孩抱起放在膝上,柔聲問道:“那綱吉吃過了嗎?”

小綱吉非常誠實的點頭,把糖塞到彌生手裡後說道:“三樓的姐姐給了綱吉兩顆,綱吉已經吃了一顆啦!”

自己一顆姐姐一顆,這樣兩個人都能吃到啦!

小孩捧著臉,樂嗬嗬的想到。

彌生也就沒有了猶豫,剝開了糖紙放入口中。

草莓特有的甜味在口中蔓延開來,就像懷裡的這個孩子一樣,甜到人心底去了。

[這孩子如果不是那個世界的世界之子,我絕對會把他留在自己身邊。]

彌生對主神感歎道:[可惜這個孩子遲早都要還回去。]

主神冷淡的聲音想起:[沢田綱吉在這個世界預計停留時間大概是四個月。]

四個月也不錯了。

彌生不可置否的想到。

等到糖果完全融化於口中,彌生低頭對把玩著玩偶的小孩說道:“今天晚上我們去外麵吃飯好不好?”

小孩抬頭,奶聲奶氣的問道:“去餐館吃飯嗎?”

彌生笑著搖頭,抱著小孩走到落地窗邊,指著遠方那片一望無際的海洋說道:“不是哦,我們要去船上看著大海吃飯。”

說道自己沒有接觸過的事物,小綱吉就興奮了起來,環著彌生的脖子望向遠方:“那綱吉可以玩水嗎?”

彌生用鼻尖蹭了蹭小孩的臉頰:“綱吉還太小了,等到綱吉再長大一點就可以了。”

“哦……”

小綱吉雖然有些失望,但是能夠去船上玩的興奮感還是蓋過了那些失望。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