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29章 殺死狂犬(十六)(1 / 2)

加入書籤

在彌生的放權之下,森鷗外手中掌握的權力越來越多。

在不驚動國內勢力的情況下,彌生先選擇將那些海外的零散勢力交給了森鷗外,在彭格列的從旁協助下,森鷗外很快的就在國外站穩了腳跟,並且將那些權力牢牢地掌握在了自己手中。

在彭格列都出手相助的情況下,彌生也沒有想要隱瞞沢田綱吉的意思了。

可誰曾想,就在彭格列繼承儀式沒過幾個月就要舉行的時候,這位年輕的十代首領竟然獨自一人跑來了日本。

被下屬通知沢田綱吉在會客室裡等待的彌生頭疼的揉了揉眉心。

她讓朝倉清和把人帶進首領辦公室,然後看著在她麵前佯裝乖巧的少年,無奈的斥責道:“胡鬨。”

雖然說是斥責,但是彌生的語氣裡可是一點嚴厲的意味都沒有,顯然是對沢田綱吉的小小任性有所預料了。

“這個時候你應該乖乖呆在彭格列裡準備你的成人禮與繼承儀式,而不是瞞著你的守護者與reborn跑到日本來找我。”

“在知道您生病的消息後,我怎麼還能坐的住。”

沢田綱吉推著彌生在沙發上坐下,平日裡總是溫柔的不行的雙眼中滿是嚴肅。

在彌生垂眸看向他後,少年勉強自己露出了一個微笑。

他蹲在彌生麵前,握住了少女的手,柔和而不熾熱的火焰就在兩人交握的手中傳遞。

大空的火炎有著很多種使用方法,探查彌生身體裡的生命力對沢田綱吉來說也是小菜一碟。

可是這一探查,卻讓沢田綱吉連勉強的微笑都維持不住了。

打個比方,彌生如今的身體就像是個被戳了孔的杯子,生命力就像是杯子裡的水,不斷地從杯中流出。

找不到原因,沒有停止的方法,沢田綱吉隻能沉默的感受著彌生的生命力不斷地流逝,卻沒有辦法阻止。

他抬起頭,就看見彌生沒有任何波動的神情。

彌生姐姐是知道這件事情的。

沢田綱吉幾乎是不用思考就能得出這個結論。

她知道自己的情況,知道自己將會麵對怎麼樣的結局。

“這是您所希望的嗎?”

最後沢田綱吉隻是這般問道。

他轉頭避開了彌生的眼神,聲音低沉而沙啞。

“這是我給自己定下的結局。”

“我已經在這裡停留太久了,久到……我快忘記了最重要的東西。”

彌生回答道。

她已經在這個世界待了整整的二十二年。

這二十二年的生活不是像在無限世界一般,天天要擔心自己能不能活下來。

太平淡而漫長了,要不是有主神時時刻刻的提醒,彌生都快以為自己一直都是這個世界的人。

她已經快要記不起兄弟們的模樣,快要回憶不起那些關於親人的記憶了。

這不可以。

所以她想要離開。

沢田綱吉忽然回憶起了過往。

幼年的記憶已經模糊,但是他還可以記起窩在彌生懷中的安心感,也還能記起被他放在房間桌上那朵永不凋零的玫瑰的美麗。

他人生的分界線在十四歲那年reborn的到來,從那時他才知道自己父親的身份,自己身上的血脈,以及陪伴他這麼多年姐姐的身份。

在他小時候放滿玩具供他玩耍的屋子是港口黑手黨的辦公室,經常和他玩耍的廣津老爺子是攻擊部隊黑蜥蜴的百人長,而在他心裡與媽媽同一地位的彌生姐姐,竟然是港口黑手黨這個龐然大物的首領。

等到所有事情結束,他開始接手彭格列的權力後,沢田綱吉才明白朝日奈彌生這個名字的意義,以及她肩上承擔的擔子。

平日裡彭格列的事務還會有守護者們分擔,可就算是分擔之後也忙的讓他焦頭爛額,更何況是隻由彌生一個人把持的港口黑手黨呢?

沢田綱吉把頭埋進彌生的懷中,不想讓彌生看見他此刻的表情:“您會來參加我的繼承儀式嗎?”

彌生低低的笑出了聲,縱容沢田綱吉這麼一小刻不符合禮儀的放肆,伸手捏了捏他的耳垂:“當然會,這麼重要的事情我可不會錯過。”

朝日奈彌生想在這個世界停留的時間完全是看自己的想法。

在任務已經到了尾聲的時候,彌生就讓主神給她做出了一副命不久矣的模樣。

她準備好了一切。

於是在不久之後,所有人都知道港.黑首領的病情已經到了非常嚴重臥床不起的地步了。

而在這個時候,一個紅色頭發的孩子潛入酒廠的倉庫想要進行盜竊,卻不小心打碎了將要送到這位首領手上的紅酒。

在慌亂之下,這個孩子選擇逃跑,卻被守衛看見了相貌特征。

於是這位首領下達了一個命令。

——將整個橫濱所有紅發的孩子抓起來,並且關押在□□的地牢中。

這個命令讓整個橫濱嘩然,朝日奈彌生的聲譽也瞬間降落到了低穀。普通民眾陷入了恐慌,就連港口黑手黨內部不滿的呼聲也越來越大。

可是他們也知道,他們抗議的聲音傳不進頂層的那件辦公室內。

畢竟這位殘暴的首領已經陷入了昏迷,到現在還沒有醒過來。

沒有醒來,他們也就隻能一直執行朝日奈彌生的命令。

就在這時,森鷗外從海外趕了回來,以首領代理執行人的身份,撤銷了彌生的一係列命令,並且釋放了那些孩童。

這一舉動也讓森鷗外的呼聲越來越高,在這種情況下,朝倉清和毫不猶豫的倒向了森鷗外那方,森鷗外接管彌生手上剩餘權力的行動也就沒有了任何來自港口黑手黨內部的阻礙。

最後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明白,朝日奈彌生已經被架空成為了空殼首領,隻等哪一天她魂歸西天,森鷗外就是他們擁戴的下一任首領。

而在他們眼中已經和彌生勢如水火不共戴天的森鷗外卻沒有外人想象中的那麼開心。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