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35章 以身補天(二)(1 / 2)

加入書籤

她長得有那麼老嗎?竟然會被人問這種問題?

並沒有發現自己帶娃技術在前兩個世界已經被鍛煉的極度熟練高超的彌生忽然想把小孩扔在地上,然後摸摸自己的臉。

意識到剛剛下意識停頓的動作已經暴露了什麼,彌生也就沒有了隱瞞,實話實說道:“孩子沒有,幼弟倒是有好幾個。”

反正她養的孩子包括朝日奈家的幼弟們又不可能出現在這個世界,所以彌生也就不用擔心告訴五條悟後會有什麼後果。

五條悟歪著頭將腦袋靠在少女並不寬闊甚至還有些許過分瘦弱的肩上,悄悄仰頭一看,就看見少女眼中輕緩流淌而出的暖色。

顯而易見,那些孩子在她心中的分量,明顯比現在被她抱在懷裡的自己重上了千倍萬倍。

畢竟朝日奈彌生看著他的眼神一直都是透著淡淡的涼意。

少女的神情冷淡,對待他的動作又是莫名其妙的親近,至於這種矛盾到底是因為什麼,五條悟暫時還沒有頭緒。

彌生自然不知道五條悟心底盤旋的疑問,她抱著小孩轉頭往回走了兩步,忽然摸了摸小孩的肚子:“餓嗎?”

說道這個,五條悟更委屈了。

“你還問我!”

天知道五條悟從來沒有受過這委屈。

他昨天是下午來到這個院子的,沒有吃晚飯,被帶到自己的房間之後就沒出過門也沒等到人通知他吃飯,約等於是從昨天餓到現在。

而始作俑者現在還來問他餓不餓。

小孩氣的牙癢癢,恨不得在自己靠著的鎖骨上啃一口泄憤。

彌生聞言,默默轉身換了一個方向加快了腳步。

於是餓了半天的小孩在十分鐘後吃到了朝倉清和親自下廚烹飪的牛肉粥,或者準確來說,是原本屬於彌生的那一份早餐。

五條本家的房屋都是日式風格,主院的裝飾以及用具就更加古樸了。

可是坐在其中的兩個對禮儀可以說是熟識的人都默契的沒有遵循那古板的一套,五條悟盤腿坐在小桌前,捧著瓷碗狼吞虎咽。

彌生手支在桌上撐著頭,有些疲憊的闔上了眼睛。

她的身體真的是意想不到的脆弱。

平日裡的朝日奈彌生可是在叢林或者沙漠中都可以席地而睡的狠人,可是到了這個世界之後,稍有些硬的榻榻米都讓她無法忍受,整晚不能安眠。

窗外風雪呼嘯而過的聲響,再加上她的畏冷……這具身體真的是嬌氣到了一定地步。

五條悟的餘光看見少女原本稍許淩亂的呼吸慢慢的變得平穩,正在碗裡叮叮當當製造噪音的勺子瞬間停止。

最後五條悟撇著嘴坐直了身板,慢條斯理的解決完了桌上的食物。

他自覺已經儘力將速度控製在最慢的地步了,但少女像是越睡越熟,就連緊皺的眉頭也慢慢的鬆懈下來。

五條悟用了三秒鐘思考自己接下來要乾什麼。

這個時間早就超過了平日裡被監督練習咒術的時間了,沒有侍女前來催促就說明了朝日奈彌生絕對幫他解決了這件事並且有了彆的打算。

那他現在要乾什麼?

當然是抓緊時間睡個回籠覺啊!反正不管怎麼樣,朝日奈彌生都不會對他發火的不是嗎?

五條悟莫名有一種直覺,這個叫朝日奈彌生的少女是不會對他發火的。

她對自己有著莫名其妙的縱容,五條悟敢肯定,就算自己惹火了朝日奈彌生,朝日奈彌生也不會將怒火發泄在他身上。

但彆說,在昨天給自己建設好心理準備後,彌生還真的打算注意不在小孩麵前表露負麵情緒了。

五條悟一點一點的挪動身體,儘量讓自己一點動靜都沒有的挪到少女身邊。

最後,他就像是理所應當一般大大咧咧的枕在了彌生的大腿上,扒拉過垂落在地上的銀藍色狐裘把臉埋在柔軟的皮毛上,閉著眼睛沉入了夢鄉。

彌生睜開眼,眼底是一片清明。

[這孩子就是個熊的。]她平淡的總結道:[極度的自我主義讓他覺得他所有的想法都是理所應當,做事的風格也隨心所欲。]

五條家百年內唯一出世的那雙六眼是五條悟的底氣,可惜的就是,現在這個時候的五條悟並沒有更深層次的理解六眼的能力。

主神反問道:[所以呢?你想怎麼樣?]

[我什麼都不想。]

彌生脫下狐裘將小孩裹在毛茸茸中,然後一把抱起走出房門:[五條悟不需要我的乾涉,他所有需要經曆的事情都是他成長的催化劑。]

[我需要做的,就是成為一個旁觀者。]

旁觀這個世界的運行,不參與進任何事情,等到時機成熟就轉身離去。

這個想法很美好。

美好到多年後的朝日奈彌生回想起都覺得啪啪打臉。

*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