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38、以身補天(五)(1 / 2)

加入書籤

("將他們養大後我死遁了");

在那天五條悟撞到她與禪院甚爾之後,

彌生就解除了五條悟的禁足,甚至還幫小孩選好了咒術方麵與普通學科方麵的老師。

畢竟五條悟不想要見到她,她也犯不著拉下臉去討好,

於是彌生就將注意力放到了禪院甚爾身上。

她沒有一開始就教授體術,而是讓禪院甚爾從基礎的訓練開始。

平日裡禪院甚爾就在訓練場裡進行體能訓練,

彌生每日都會站在一旁觀看一會兒來確認禪院甚爾的進度。

而某一天,五條悟的老師想要見她。

對於五條悟,

彌生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本來就處於低燒狀態的彌生麵對著老師的憤憤不平,

頭疼的按了按太陽穴。

麵前的男人是她特地給五條悟挑的老師,

雖然是五條家出身的一級咒術師,

但卻是入贅進來的,

與五條家那些腐朽汙穢的東西完全不搭上邊。

況且她也明白六眼這種逆天的能力並不需要她過多乾涉,讓這個男人去給五條悟當老師,

也隻是讓五條悟能有個練手的對象罷了。

可是那個作天作地的熊孩子不知道抽了什麼風,

已經連續逃了好幾天的課了。

彌生抬手示意男人停下,然後安撫道:“情況我已經知道了,這幾天悟的課就先停一下吧,

恢複的日期我到時候再通知你。”

看著彌生心累的模樣,男人的心裡詭異的也升起了一絲同情,

乾脆利落的轉身離開了書房。

等到書房門關上後,朝日奈彌生露出了痛苦麵具。

她覺得自己碰到了一生的天敵。

五條悟這個孩子就是專門生出來克她的吧。

彌生對五條悟也說不上是討厭,

隻能說是恨鐵不成鋼,明明有著這麼好的天賦卻總是依照自己的性子任性行事,令人頭疼的不行。

但是還能咋樣,

就算她再怎麼,不還是得完成主神的任務。

才來到這個世界還沒兩個月,彌生覺得自己在上個世界被治愈的心靈又碎成了一片片。

她深吸一口氣。

[人呢,

人在哪裡?]彌生在惡狠狠的在腦海裡問道。

主神估量了一下彌生內心裡的怒火,沉默的在彌生麵前展開地圖,標出了五條悟現在所處的位置。

彌生板著一張臉怒氣衝衝的向五條悟的房間走去。

一推開門,她就看見了躺在床上玩遊戲機的小孩。

被巨大的拉門聲嚇得手一抖的小孩手忙腳亂的接住了遊戲機,下意識的轉頭一看,就看見了站在房門口渾身冒著黑氣的少女。

五條悟瞬間將手中的遊戲機藏到身後,心虛口中含著的棒棒糖從左邊滾到了右邊,卻在下一刻想起,自己為什麼要這麼慫。

“你來乾什麼?”

小孩裝出了一副趾高氣昂的模樣,恨不得用鼻孔來看彌生。

這種情況下的小孩自然沒有看見門外人泛著不正常潮紅的臉色,彌生也沒去和他掰扯,怒極反笑:“你還問我來乾什麼,你問問你自己,已經幾天沒有去上課了?”

見彌生一來就是一副質問的嘴臉,小孩也拉下了臉色,站起身將遊戲機一甩,頂道:“我去不去上課又關你什麼事。”

“你安安分分當你的家主就是了,本少爺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管。”

明明是她先不管自己的,還從禪院家要了一個沒有咒力的小子來親自培養,甚至還手把手教導體術。

而朝日奈彌生每次麵對他,不是讓他看書就是讓他做卷子,後麵更是因為一點小錯誤就將他扔到了一邊不管。

現在又來乾涉他的事情。

五條悟的心裡滿是自己都來不及分辨的委屈,這些委屈被小孩下意識的隱藏在了那雙如冰晶般璀璨的眼眸之後,倔強的不願意表露出來。

彌生扶住了門框忍著伴隨怒氣而來的暈眩,耐著性子打算和小孩好好講道理:“你現在還小,不知道打基礎的重要性,何況你是六眼,是如今的五條家中唯一繼承了祖傳術式[無下限]的孩子。”

“假以時日,你會成為五條家的核心……”

口中的勸說的話語還沒來得及說完,朝日奈彌生的瞳孔瞬間縮小。

伴隨著呼嘯而來的勁風,一個遊戲機被砸碎在了她耳邊的門框上。

迸濺的碎片劃過了她的側臉以及扶著門框的手,滲出了零星血色。

彌生向小孩看去,就看見五條悟的眼眶通紅,緊咬牙關,用力到了脖頸上的青筋都驟然暴起的地步。

才六歲的小孩自然不懂得什麼彎彎繞繞,注視著呆愣在原地的彌生,從多日前就積攢在心底的怒氣一股腦的傾瀉而出。

“六眼六眼六眼——!你的心裡就隻惦記著你手上的權力,就隻惦記著我這個六眼會給五條家帶來什麼!!”

[朝日奈彌生!!!]探查到來自世界的波動的主神失聲提醒道:[快打暈他!不要讓他繼續說下去!!]

可惜朝日奈彌生的這具身體來不及反應。

白發蒼眸的小孩不過腦的說出了賭氣的話語:“你快走啊!!不要來煩我!!!”

來自世界的排斥感在一瞬間就施加與彌生的身體之上。

身體從依靠著的門框上滑落,有溫熱的液體從被擠壓著的內臟湧出,最後順著口唇,慢慢滴落在地上。

彌生一摸,隻看見了滿手的血紅。

視線逐漸模糊,彌生抬眸,看見了向她跑來的小孩驟然蒼白的臉色與驚惶的眼神。

孩童顫抖的身軀撲入她的懷中,小小的手掌在她的唇邊胡亂擦拭,卻怎麼也止不住滿溢而出的血液。

鮮紅的血液滴落在小孩青碧色的和服之上,染出了大片大片的花朵。

五條悟能夠感受到手掌下的皮膚有多麼的滾燙,沾上鮮血之後讓他恍然覺得自己快要被燙傷。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