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40、以身補天(七)(1 / 2)

加入書籤

("將他們養大後我死遁了");

五條悟六眼的完全覺醒是在不久之後的一個夜晚。

彌生從睡夢中驚醒,

下意識抬手攬住了將頭抵在她肩膀上不斷顫抖的孩童。

掌心下的脊背是一片濡濕。

五條悟緊緊的捂住無法閉合的雙眼,可就算是這樣,仍然像是有無數信息從眼中傳入大腦,

然後從大腦深處蔓延出的炙熱滾燙的灼燒感。

小孩痛到麵容扭曲,張大了嘴像是想要發出哀嚎,

聲帶卻沒有動靜。

雖然能夠看出小孩的疼痛來源於被他捂著的雙眼,

但彌生沒辦法動用力量探查,隻能一臉焦急的坐起身把小孩抱在懷中,沉著臉向主神問道:[出了什麼事情?]

[五條悟的術式和六眼都完全覺醒了。]主神冷靜的說道:[若是把六眼比作超強信息接收器,

那現在他的大腦就像是忽然變成了開啟了最大功率的信息處理器。]

[等他慢慢適應下來就不會痛了。]

彌生抿唇,

將小孩摟緊了一些。

咒術師的咒術一般都在五到六歲覺醒,而五條悟卻是是其中的特例。

小孩生來便具有的六眼從出生起就讓他看見這個特殊的世界,隨著年紀不斷增長,咒力也逐漸讓那雙眼睛可以看見更多的事物,小孩的身體漸漸成長到了可以完全接納六眼的地步。

但如今的小孩還做不到用六眼去觀察這個世界。

才剛剛覺醒的六眼無法在短時間內就適應那雙眼睛帶來的強大能力。

彌生垂眸,

掰開了小孩捂著眼睛的雙手。

雖然沉浸在疼痛之中,

小孩仍是信賴的沒有抵抗彌生的動作,任由彌生將他的手移開。

白發蒼瞳的小孩此時的表情僵硬在了扭曲與茫然之間,像是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忽然遭受這種疼痛,眼淚不斷的從那雙猶如冰晶碎裂其中的雙眼流出,滾落在了彌生的手背之上。

五條悟的視線緊緊的凝固在了彌生的身上,儘管視線模糊,

他也能看見少女身上不斷消散的能量。

……那是什麼?

小孩艱難的從劇烈的疼痛中抽出一絲清醒想到。

朝日奈彌生,不是個無咒力者嗎?

五條悟感受到了微涼的指腹蹭過他的眼尾,將溢出的眼淚抹去,然後把不知何時拿出來的繃帶纏繞在他的雙眼之上。

在主神空間兌換的治療繃帶帶著些許涼意,慢慢的滲透到了小孩的眼底,

暫時緩解了疼痛。

在雙眼被遮擋之後,從六眼中傳來的信息瞬間減少大半,也讓小孩像是馬上就要沸騰的大腦有了喘息的機會。

“為什麼會這麼痛……?”

小孩慢慢放鬆了緊繃的身體靠在彌生肩上喘息,茫然的抬手觸碰雙眼,聲音沙啞的問道。

儘管視線被阻隔過濾了那些細小且不重要的信息,五條悟仍然可以通過將過濾後接受到的信息在大腦中飛快的整合,勾勒出模糊的世界,

他抬眼,隻能看見麵前模糊的人形,卻無法看見彌生的麵容。

彌生斂眸,像是安撫般拍著小孩的脊背說道:“你的六眼與咒術完全覺醒了。”

“現在你還不能直視這個世界,將眼睛蒙上可以讓你的大腦少接收一些信息。”彌生儘量仔細的解釋道:“雖然現在可能會阻隔視線,但是等到你可以熟練使用六眼以後,就算蒙著眼睛也不會妨礙你的視線。”

“我們慢慢來,一點一點嘗試。”

五條悟幾乎是瞬間從彌生的話語中明白,或許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他都要蒙著眼睛度過。

這代表他在這段時間內要重新熟悉這個世界,練習用六眼的視野生活。

小孩陷入了沉默。

“你會一直陪著我嗎……”

五條悟心中對於疼痛的恐懼慢慢消散,最後歸為一片沉靜。

彌生彎起了眉眼,低下頭與小孩額頭相抵,語氣認真的承諾道:“我會的。”

修補一個接近破碎的法則需要多長的時間,這連主神都不知道。

也許十年二十年,也許百年千年。

朝日奈彌生是有幾率可以陪著五條悟長大,看著五條悟老去的。

沒過多久,彌生感覺到了掌心中的小手慢慢回握,圈住了她的兩根手指。

彌生陪著小孩度過了六眼的覺醒期。

等五條悟的疼痛完全消失之後,天色已經大亮。

陽光從窗戶的縫隙中撒進,落在了彌生懷中孩童的側臉之上。

維持著抱著小孩的動作一個晚上都沒有動的彌生側耳聆聽,在確定小孩的呼吸已經慢慢變得平穩綿長之後,才輕輕的將小孩抓著她衣領的手移開,把小孩放在了床榻上,蓋好被子。

彌生悄然起身,揉著有些僵硬的肩膀走出了房間。

發現彌生早上沒有出現在餐廳的朝倉清和就站在門口等待,看見房門打開後,將疑惑的目光落在彌生的手上。

彌生將房門帶上,低聲解釋道:“沒事,就是被小孩靠了一晚上,有些麻了。”

朝倉清和點頭示意自己知曉了,等和彌生一同去到辦公室後,才拽著彌生的手幫忙按摩。

彌生有些困倦的揉了揉眉心,像是想到了什麼,向朝倉清和囑咐道:“把悟這段時間的課程停了,不用和老師們說理由。”

注意力放在彌生手上的男人點頭,示意自己聽見了。

儘管知道小孩昨天晚上折騰了那麼久不會那麼早醒來,但是彌生還是靜不下心來工作,思緒總是飛到五條悟身上。

直到又一次發呆讓鋼筆的墨水滴在了文件上,彌生歎氣,乾脆將筆蓋上,起身離開書房。

很巧合的是,彌生才剛剛走過回廊,就看見了步履緩慢向她這個方向走來的小孩。

小孩的雙眼之上仍然纏繞著彌生昨夜綁縛上去的繃帶,精致的麵容加上本就偏向蒼白的肌膚,讓小孩帶上了些許脆弱的美感。

彌生一愣,故意加重了腳步朝小孩走去。

原本隻是一點一點向前挪動的小孩瞬間抬頭,看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

他不是什麼都看不見,但因為還不能熟練的使用這雙熟悉又陌生的眼睛,五條悟也隻能看到模糊的輪廓。

在五條悟模糊的視野裡,熟悉的氣息慢慢靠近,最後自然的牽上了他的手。

“怎麼這麼快就醒了,你才剛睡下去沒多久。”

白發孩童搖頭:“我沒有看見你。”

小孩子們似乎在經曆某些事情之後都會想要呆在家長身邊汲取安全感。

是自己疏忽了。

彌生沒有選擇更加方便的將小孩抱起行走,而是選擇牽著五條悟,讓他自己適應這種行動方式:“眼睛還痛嗎?”

彌生牽著小孩向房間走去,準備讓小孩洗漱一下。

五條悟分辨出了自己回到了房間,他搖了搖頭:“現在不痛了,隻是有些看不清。”

“現在看不清是正常的,等你的大腦慢慢的適應之後,就算遮住眼睛你也可以看見任何東西。”

東西在地上拖拽的聲音傳來,小孩感到自己被掐著腰抬起,放到了一個更高的位置。

麵前的輪廓……應該是洗手台。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