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41、殺死狂犬(1 / 2)

加入書籤

("將他們養大後我死遁了");

中原中也準備把手中的文件交到首領那裡去。

他才剛剛起身,

躺在沙發上打遊戲機的太宰治就像是知道他要去做什麼,眼神一撇,打了個哈欠:“今天森先生可不在港.黑裡,

你現在去也找不到人的。”

中原中也疑惑回頭:“你怎麼知道?”

“畢竟今天是那位的忌日……”太宰治懶散的說道。

中原中也瞬間恍然大悟。

他也曾是率領一個組織的首領,對於港口黑手黨的一些傳聞也是有所耳聞的。

如今的這位首領森鷗外在位不過一年出頭。

在一年前,

前任首領朝日奈彌生病逝,

臨終前發下命令,指定繼承人森鷗外繼承港口黑手黨的首領之位。

說道前任首領,中原中也對於這個名字可以說是如雷貫耳。

她一手帶出了港口黑手黨現任首領,

遠在意大利的黑手黨教父彭格列十世也算是半個她養大的孩子。

港口黑手黨能如此強盛少不得那位首領的功勞,

但就是這樣一個聖賢的領導者,卻在生命快要走到儘頭時失格。

隻能說是可惜。

“那位首領病逝之前……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那副模樣呢?”

中原中也將文件交給了尾崎紅葉,在離開之前,少年注視著女人桌上的相框,將腦海裡的想法脫口而出。

容貌豔麗的女人一愣,

看向相框。

照片上,

金發藍眸的少女半蹲著身子,懷裡攬著身著劍道服的櫻粉發色女孩,神情溫柔繾綣。

儘管尾崎紅葉身為朝倉清和的副手,隻與那位首領見過幾麵,她也知曉,那是個極溫柔的人。

就是……過分溫柔了。

尾崎紅葉歎息:“那是她為最重要的人所做的最後一件事情。”

那位首領將生命的最後一段時間,

用來給被她養大的,她深愛的孩子鋪路。

中原中也茫然眨眼,似乎明白了什麼。

他望向窗外,望見了不知何時下起的小雨。

有著黑發紅眸的男人撐著深黑色的傘走在雨幕之中。

金發藍眼的小女孩撐著裝飾華麗可愛的小傘走在他的身後,看著他另一隻手裡拿著的薔薇花。

男人手中的薔薇盛開的極其豔麗,

枝葉未曾修剪,淩亂的被絲帶束縛。

女孩清楚,這是森鷗外細心照料親手種出的花朵,就為了在這一天能夠被擺放在那塊不曾刻上名字的墓碑前。

森鷗外走到了墓園的最深處,將花朵輕輕的放在墓碑前。

“我昨夜夢到你了。”

站立良久,男人收起傘,輕聲說道。

他蹲下身,拿出手帕擦拭墓碑。

“夢裡的我問你,對你來說什麼東西是最重要的。”森鷗外細致的擦過所有邊邊角角,神情淺淡:“你沒有回答我。”

“我又問,我是你的驕傲了嗎?”

“你還是沒有回答。”

“然後我恍然醒過神,看著麵前的文件,才發現這個夢隻是我疲累之下的幻想。”

“您從來都沒有來過我的夢中。”

森鷗外垂眸,對著墓碑說道:“您對沢田綱吉這麼說,那我呢?”

“在您心裡……我成為您的驕傲了嗎?”

他幻想的朝日奈彌生不可能回答,這塊墓碑底下空空如也的棺材也不會回答。

那具身體在少女生命完全消散的那一刻,便化為微光從他的世界中離去。

森鷗外將額頭抵在了被細雨打濕的墓碑上:“您當真狠心。”

要不然怎麼一次都未曾來過他的夢中。

腳步聲傳來,森鷗外沒有回頭,倒是站在不遠處的愛麗絲看見了來者的身影。

銀發武士的眼神在金發藍眼的女孩麵上一頓,隨後收回眼神,將手中的鮮花放在了薔薇旁。

福澤諭吉將傘稍稍傾斜,遮住了森鷗外頭頂的一片天地:“不要讓彌生擔心。”

森鷗外輕笑:“若是真的還能為我擔心就好了。”

福澤諭吉抿唇,移開了目光。

他看見了墓園外站著的男人。

與他有著幾麵之緣的異能事務科現任長官站在墓園之外,目光注視著這個方向。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