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42、以身補天(八)(1 / 2)

加入書籤

("將他們養大後我死遁了");

彌生這幾年來一直有注視著禪院甚爾——或者說是現在的伏黑甚爾。

回到禪院家後因為反抗而遭受的苦難,

叛逃成為詛咒師之後的狼狽,還有珍視的人逝去後的絕望與頹廢。

可就算是這樣,伏黑甚爾也沒有向幼時向他伸出過手的朝日奈彌生尋求幫助,

朝日奈彌生也像是心有靈犀一般隻是站在遠處觀望。

隻不過有時在酒精的迷醉之下,

伏黑甚爾也會想到,若是像五條家的那個小子一般,自願成為被庇護在羽翼之下的雛鳥,

又會如何?

不過不可能會有這個如果的。

五條家的六眼是從幼時起就被浸泡在蜜糖之中,而從來都是被拋下的伏黑甚爾更相信由自己抓在手上的金錢。

朝日奈彌生知道這一點,

自然不會去多做打擾。

但是……有些事情彌生還是看不下去的。

伏黑甚爾想著把對他來說是個累贅的孩子找個地方借放,

於是和一個在酒吧中認識的女性一拍即合,禪院甚爾火速入贅了伏黑家。

但是他沒想到的是,

對方的想法也和他一模一樣,

但是兩個人都不清楚對方的想法,都覺得對方會好好照顧兩個孩子。

於是久造成了五歲的伏黑津美紀與三歲的伏黑惠姐弟兩被忘記在了一旁,迫不得已隻能拿著父母(伏黑甚爾記起來會給一些)每個月打進卡裡的自力更生。

要不是彌生與伏黑甚爾並不親近,

現在伏黑甚爾可能已經被她抓回來當家庭煮夫了。

身著針織長裙的金發少女站在一棟二層小樓的門前,手指按下了門鈴。

電子門鈴的音樂持續了一會兒,隨後停止,女孩帶著警惕的聲音傳來:“您好?請問有什麼事嗎?”

“是津美紀對嗎?”彌生注視著可視門鈴上的攝像頭,

溫和的說道:“我是朝日奈彌生,

受你和伏黑惠父母的雇傭,

前來照看。”

事實上那位伏黑女士真的有讓人幫忙找過保姆,

但是那位女士沒過多久就把這件事情拋到了腦後,

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找到了沒有,所以彌生可以很容易的在這件事情上做些手腳。

畢竟自己生活的孩子都有著很強的警戒心,門另一端的孩童沉默了一下,

隨後禮貌的說道:“麻煩您在門外稍等,我給媽媽打個電話。”

彌生好脾氣的點頭:“好的。”

以防萬一,彌生戳了戳主神:[來個實況轉播?]

主神懶得回她,直接將電話的聲音傳到了彌生的腦海。

彌生瞬間聽見了女孩小心翼翼的聲音:[媽媽……]

電話那頭的女人似乎是被電話吵醒,語氣不善的打斷了女孩的話:[有事快說。]

女孩被嚇的瞬間止住了聲音,電話沉默了兩秒,女孩才聲音略帶顫抖的說道:[您有請保姆來嗎?]

還沒有清醒的女人想了想,從腦海裡翻出了有關於這個的記憶:[啊……好像是有這回事。]

還沒等伏黑津美紀多問,女人便略帶煩躁的說道:[好了就這樣吧,以後沒什麼重要的事情彆打電話給我。]

說完,女人便掛斷了電話。

主神看了看彌生,感受到了從她越發擴大的笑容背後傳來的涼意。

涼意在棕發棕眼女孩推開大門後消散的一乾二淨。

儘管伏黑津美紀隻有五歲,但是基本的禮儀還是有的。她從玄關的鞋櫃裡拿出一雙拖鞋放在了彌生麵前,拘謹的說道:“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請進吧。”

黑發藍眼的小孩從津美紀的身後探出頭,好奇的看向來者。

彌生換上了鞋子,走進了客廳以了解為由和孩子們聊天。

她能發現津美紀在默默的觀察著她。

事實上津美紀在看見彌生的第一眼就覺得這個姐姐不是壞人。

她從小就對彆人的情緒十分敏感,所以自然可以看出彌生的善意是真切的,不包含一絲虛假。

所以在彌生問他們姐弟兩個之前是怎麼生活的時候,津美紀不自覺的就放鬆了警惕:“媽媽和叔叔基本上不過來這裡,但是有打錢給我們,平日裡我們會點外賣,打掃衛生什麼的也是能做什麼就做什麼。”

說著說著津美紀就有些委屈了。

她低下頭揉了揉微酸的鼻尖。

她不知道尋常父母是如何對待自己的孩子的,但是津美紀可以從鄰居阿姨們的關照與閒談中發現,孩子們應該是由父母照顧的。

就像是隔壁淺川家的那個妹妹一樣,可以依賴在父母的懷裡撒嬌,而不需要成日裡擔憂將來的生活。

一隻微涼的手放在了她的頭上,輕輕的揉了揉。

“你已經做的很棒了。”彌生溫柔的撫過女孩柔順的發絲:“接下來這些事情都交給我吧,津美紀是個好孩子呢。”

若不是親眼見到,彌生從來都沒有想過竟然會有這麼懂事的孩童存在。

過分懂事到讓人心疼。

伏黑津美紀還是沒有忍住淚水,微抬著眸注意著彌生的臉色,抱著彌生的手臂蹭了蹭。

彌生將小孩摟進了懷中。

坐在她身邊的伏黑惠看見津美紀落淚,有些慌亂的抓住了姐姐的手,也被彌生一把抱進了懷中。

於是彌生就在伏黑家住了下來。

身為[保姆],彌生堅決不讓津美紀再乾任何的活,從主神那裡兌換了幾個模樣可愛的家政機器人包攬了家務。

家裡各處的外賣傳單也被她扔了,畢竟她再怎麼喪心病狂都不可能讓正在長身體的孩童繼續吃外賣的。

所以這時候全能家務機器人就派上用場了。

彌生還是清楚自己有幾斤幾兩的,簡單的清潔活計她可以乾,可若是涉及到廚房,彌生可以原地炸一個給大家看。

這些零零散散的東西且不提,與伏黑家的兩個孩子熟悉幾天過後,彌生發現了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那就是兩個孩子的學習問題。

年紀稍大一些的津美紀還好,能夠和人流利溝通,也能認得日常溝通所需要的詞彙。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