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43、以身補天(九)(1 / 2)

加入書籤

("將他們養大後我死遁了");

伏黑女士給兩個孩子留下的這棟二層小樓還留下了不少空房間。

於是彌生也沒有麻煩的在五條本家與這裡來回跑,

而是在征求過兩個小孩同意以後,給自己收拾了一個房間。

五條家的事情有朝倉清和看著,唯一需要擔心的五條悟已經進入了咒術高專讀書,

一切事情都有夜蛾擔心,

彌生也不需要想以前一樣日日將所有心神投注於五條悟身上。

所以等五條悟一個電話打來的時候,彌生才恍然發現自己已經好幾天沒有收到關於五條悟的消息了。

“我去一個偏僻的地方好幾天,吃不好睡不好手機又沒信號的。”隔著電話彌生都能想到五條悟氣勢洶洶的模樣:“我沒辦法給你發消息,

你竟然也沒有給我發!”

彌生一愣,放下了手中的幼兒專用勺,

對正在等待投喂的小惠歉意的笑了笑,

起身走到了陽台:“對不起,這件事是我不對。”

“最近有些忙,

以後一定不會忘記的。”

她乾脆利落的道歉倒是讓五條悟噎了一下,

原本興師問罪的氣勢瞬間弱了下來:“我知道你忙……但是也不能忽略我啊。”

五條悟的語氣聽起來很正常,可是彌生卻皺起了眉頭:“悟。”

“是出了什麼事情嗎?”

彌生了解五條悟。

在確實是彌生錯了的情況下,五條悟的那種性格不會讓他這麼輕易的善罷甘休,

絕對會在彌生認錯之後沒有翹起尾巴敲詐一番。

可是這次竟然不用彌生哄一哄就軟化了下來,彌生敢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五條悟的情緒不對勁了。

坐在一旁的家入硝子點燃了手中的香煙,透過煙霧看了一眼明明受了傷卻不讓她治療的五條悟。

然後她就被煙嗆到咳得死去活來。

她那總是一副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好同學癟著嘴,

露出了一副委屈巴巴的表情。

五條悟低頭看著自己被打上了石膏的手,

少年人的氣性讓他不願意把自己的狼狽告訴彌生,

可是內心裡卻又想要得到彌生的安慰。

如今的五條悟雖然也被稱為最強,

但是他在進入咒術高專之前彌生也沒讓他接觸過二級以上的咒靈,

雖然有一定的經驗,但是現在隻能手動操縱無下限的五條悟,卻還是比不過後來可以長時間維持無下限的五條悟。

在對戰一級咒靈的時候因為大意受了傷……這也太遜了。

“沒發生什麼。”五條悟乾巴巴的回答道,

隨後悶聲悶氣的想要結束這通電話:“不管以後再忙也要給我發短信!發短信又不耗費你幾秒鐘。”

彌生連忙保證,五條悟這才滿意的掛斷了電話。

電話掛斷後,彌生給朝倉清和去了條消息,轉身回到飯桌前去投喂伏黑惠。

沒過多久,朝倉清和就把五條悟最近的行動發到了她的手機上。

看見五條悟在這次的任務中受傷,彌生幾乎是瞬間就反應了過來,無奈的笑了笑放下手機,貼心的不去戳穿少年人的驕傲。

但是彌生還是讓人買了五條悟從前就喜歡吃的甜點送了過去。

不管是無下限還是六眼使用起來都會消耗巨大的精力,甜食可以幫五條悟回複一些,所以五條悟就養成了愛吃甜食的習慣。

各種搜尋好吃的甜點送到五條悟哪裡也成為了彌生的習慣。

而另一端的五條悟電話掛斷後就開始生起了悶氣。

當然,是對自己實力還不夠強大的悶氣。

圍觀了剛剛那通電話的夏油傑和家入硝子對視了一眼,湊到了一起嘀咕。

夏油傑:“剛剛悟在給誰打電話?”

家入硝子:“不知道,但是看那個怪惡心的表情,怕不是打給女朋友?”

夏油傑:“悟那種垃圾脾氣還能有女朋友?”

家入硝子:“笑死,我也覺得他找不到?”

五條悟幽幽的加入了話題:“我的耳朵不聾。”

他伸出手讓家入硝子治療了自己的骨折,然後張嘴想解釋自己和彌生是什麼關係,但是話到了嘴邊卻不知道該如何說出口。

畢竟他與彌生的關係,好像沒有一個詞彙能夠形容。

家人?不,他們沒有血緣關係。

那師徒?不,用這個詞就太過生分了。

那還能是什麼呢?

五條悟最後擺正了神色,無比認真的解釋道:“是重要的人。”

看著少年這不同往常的模樣,夏油傑又和家入硝子對視了一眼,紛紛收斂了心中玩笑的意味。

能讓五條悟這麼重視的人……說實話有些好奇啊。

夏油傑模模糊糊的想起了前一陣子看見的五條悟的手機壁紙,福至心靈的問道:“剛剛和你通電話的是你壁紙上的那個人?”

五條悟沒有反駁。

家入硝子直接伸手拿過了手中的手機,掐著少年的指根解開了鎖屏。

她看見了那張壁紙。

坐在辦公桌後不知道在寫一些什麼的少女似乎是因為拍攝者的呼喚抬起了頭,微卷的金發有些淩亂散在臉邊,那雙澄澈湛藍的眼中除了驚訝,還帶有對拍攝者光明正大偷拍的無奈笑意。

麵色有些蒼白,在室內還披著不知道是何材質的厚重衣袍,估計身體不太好。

家入硝子下意識的評估道。

這是一個……不知道該怎麼描述的少女。

看上去像是一個很溫柔的人,就算對著五條悟偷拍也能溫和的微笑。

家入硝子將手機還給五條悟,吐出了肺部的煙霧,淡淡的誇讚道:“很好看。”

還沒等挑起眉頭的五條悟說些什麼,家入硝子就接著問道:“你暗戀的女孩?”

“咳咳咳咳咳!!”

五條悟一口氣更在喉間,差點沒有背過氣去。

夏油傑用力的拍了拍六眼的背部,促狹的說道:“什麼時候讓我們見見唄。”

五條悟惱羞成怒的把夏油傑的手揮到了一邊,耳尖通紅的吼道:“滾滾滾!!老子不可能會有暗戀的人好嗎!!!”

“不過……有空會讓你們見見的。”

就像是尋常孩童的心理,五條悟也想讓彌生見一見自己認定的朋友們。

不過五條悟沒有想到,彌生與他的朋友們見麵會那麼猝不及防。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