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44、以身補天(十)(1 / 2)

加入書籤

("將他們養大後我死遁了");

“砰!”

重物撞上玻璃的聲音把正在專心致誌吃蛋糕的小惠被嚇了一跳。

小孩瞬間慌忙的竄進了彌生的懷裡,

兩隻短短的小手緊緊抱著少女的腰肢,顫顫巍巍的探出頭朝彌生身旁的落地玻璃窗看去。

然後他看見了一個將臉用力的貼在玻璃窗上,麵目猙獰惡狠狠瞪著他的大哥哥。

五條悟身旁的兩人捂著臉扯著他的手不斷後退,

想讓他彆在大庭廣眾之下丟人現眼。

但是最強豈是那麼容易被扯動的。

五條悟緊緊的盯著縮在彌生懷裡的小孩,

眼神上上下下的在小孩身上掃視,想要看出小孩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伏黑惠嚇到打了個淺淺的嗝,眼睛慢慢睜大,

淚水開始在眼眶積蓄。

“姐姐……”小惠將臉埋在彌生的胸口避開了五條悟的視線,手指向了窗外:“有怪獸!”

話音剛落,

白發的六眼又重重的捶了一下玻璃。

這回的聲響倒是把剛剛沒有注意到這裡的人的視線都吸引過來了。

五條悟的聽力好到讓他就算隔著一層玻璃也能聽見裡麵的人說的是什麼,

自然也能聽見伏黑惠奶聲奶氣的含糊話語。

讓他生氣的並不是伏黑惠叫他怪獸,而是這個小孩對於朝日奈彌生的稱呼。

他怎麼不知道五條家什麼時候出了這樣一個孩子,

竟然膽大到叫朝日奈彌生——他高高在上的五條家主為姐姐。

——這般親昵,

且沒傳出一點消息。

彌生有些心虛的拍了拍小惠的脊背,在五條悟更加生氣的眼神中張嘴比了個口型:[進來。]

氣到炸毛的白色貓貓甩著胳膊走向甜品店的大門。

津美紀非常乖巧的拿著盤子坐到了她身邊靠裡的位置,將對麵的位置讓給將要進來的三位少年少女。

於是等到五條悟走進來後,

看見的就是彌生左手邊一個娃懷裡一個娃,沒在身邊給他留下一點空位的模樣。

五條悟陷入了沉默。

五條悟顫抖的舉起了手。

五條悟撲上去想把伏黑惠從彌生懷裡拉出來。

“你搞什麼啊!我才離開你幾天!!”五條悟氣急敗壞的說道:“你哪來的孩子!!!”

他隻是一眼掃去,就能在目光所及的這兩個孩子身上找出無數屬於朝日奈彌生的痕跡。

朝日奈彌生會喜歡的衣服風格,那個女孩麻花辮的編織手法,

還有縈繞在兩個孩子身上屬於朝日奈彌生的氣息,

怎麼看這兩個孩子肯定已經在彌生的身邊呆上了較長一段時間了。

不爽,

非常不爽。

猝不及防差點真的讓五條悟把孩子搶走的彌生眼疾手快的打掉了他的手,

將被嚇懵了的伏黑惠護在懷裡。

感受著周圍不斷投在她身上的怪異眼神,

彌生臉頰微熱,難得板起臉訓斥道:“悟!注意言行!給我坐下!”

這才發現自己剛剛脫口而出的話語有多麼讓人誤會的五條悟不情不願的坐在了彌生對麵,雙手環抱,

一雙大長腿就這麼大大咧咧架在桌子上,沒給他的兩個好朋友留下一點位置。

第一次見到有人敢凶五條悟的夏油傑and家入硝子還沒來得及驚訝,就因為五條悟的乖巧而震驚。

五條悟竟然還有這麼聽話的時候?

彌生沒好氣的在桌子底下踹了踹對麵的沙發椅以示警告,五條悟這才勉為其難的收回了腿,給他們騰出了位置。

家入硝子推開了五條悟坐進了靠窗的位置,難得打起精神,向彌生自我介紹道:“我是家入硝子,這玩意的朋友,也是同班同學。”

“我是夏油傑,也是五條悟的朋友與同學。”

有著狹長狐狸眼睛的少年善意的朝彌生笑了笑才坐下,他的頭發被束起紮成了丸子頭,把精致銳利的眉眼儘數展現了出來。

彌生的眼神在少年的身上停留了幾秒鐘,眼中有不明的情緒一閃而過。

“我是朝日奈彌生。”

她緩和了神色點點頭,然後對有些坐立不安的津美紀說道:“津美紀帶小惠去那邊的遊樂區玩一下好嗎?要記得不能和陌生人走哦,等姐姐去接你們。”

津美紀跳下沙發椅,牽著還沒有緩過神來的伏黑惠離去。

小孩子們離開以後,彌生就不用顧及了。

她無奈的捏了捏鼻梁,心累的問道:“你怎麼在這裡?”

“當然是執行完任務後的休閒時間。”前半句是正常的回答,後半句五條悟就開始陰陽怪氣:“怎麼?這麼不想看到我?果然是有了新歡就忘了舊愛,我才離開你幾天你就厭煩我了?”

似乎有濃鬱的醋酸味出現在身邊,家入硝子原本坐在裡邊饒有興趣的看戲,忽然就對上了夏油傑的視線。

詭異的默契讓兩個人的腦電波對上了。

家入硝子目光沒有任何偏移的從口袋裡悄悄掏出了手機,點開了錄像,在夏油傑的遮掩之下將攝像頭對準了兩位主角。

而彌生的注意力都在五條悟身上,自然沒有發現兩人的小動作。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