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46、以身補天(十二)(1 / 2)

加入書籤

("將他們養大後我死遁了");

中午吃飯的時候,

家入硝子和夏油傑就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一邊一個占據了彌生身邊的位置,好奇的詢問五條悟小時候的模樣。

五條悟翻了個白眼,

將夏油傑擠開。

其實他也想要聽彌生會說些什麼。

差點沒有一屁股坐在地上的夏油傑頭上蹦出了個井字,

看了看彌生,選擇看在彌生的麵子上不和這個沒長大的幼稚小孩計較。

彌生眨了眨眼,從記憶裡翻出了幾件有趣的事情當作故事將給兩個好奇寶寶聽。

“我身體不好,

身體弱又怕冷,

所以五條本家所有地方都被清和鋪上了地龍,

所以隻要不走到庭院裡,

就不會感受到寒冷。”

聽到耳熟名字的夏油傑問道:“清和是指那位朝倉特級嗎?”

朝倉清和這個名字可以說是如雷貫耳。

現在咒術界中非常稀有的特級咒術師,咒術不明,隻知道那位特級能力的方向大概是屬於精神與戰鬥係並存的。

當然,

這麼強大的咒術師誰都想要拉攏,

可惜他們也知道,這是一隻守護在五條家門庭之前的狼犬。

“是的,他是我的……”彌生笑著點頭,

卻在與朝倉清和的關係上卡了一下:“家人。”

“很重要的家人。”

彌生眨眼,

將偏移的問題掰正:“然後與我相反的是,那時候還沒有覺醒術式的悟非常怕熱,特彆是在睡著之後,經常睡著睡著就把被子踢到床下麵去了。”

沒有阻止彌生說這些事情的五條悟反駁:“我才不怕,

明明是你的房間太熱了。”

但是夏油傑和家入硝子卻從彌生的話中get到了一個信息。

“彌生老師是在悟六歲的時候成為五條家主的……”家入硝子忍著笑,

擺出了詫異的表情看著五條悟說道:“所以你六歲了還不敢自己睡?”

“哈???怎麼可……”

想到了什麼的五條悟忽然閉嘴。

好像那時候,的確是他纏著要和彌生一起睡的來著。

彌生不願意他就先裝做答應回到自己房間睡,然後半夜抱著被子跑到彌生床上,被彌生發現後不管怎麼撒嬌打滾也要賴在床上。

彌生被纏到沒辦法了,

才答應一起睡,代價卻是每隔幾天就要去家庭醫生那裡檢查一番。

這並不是五條悟膽小。

五條悟至今記得彌生口吐鮮血昏倒在他懷裡的模樣,直到現在還心有餘悸。

白發六眼垂下眼,自顧自的用勺子戳著麵前的蛋糕。

見到五條悟這樣奇怪模樣的家入硝子閉上了嘴,不再繼續詢問。

彌生用手指敲了敲桌麵,將聽眾的視線吸引了回來:“悟並不是不敢一個人睡覺,而是那段時間我的身體差到了一定地步,悟不放心罷了。”

“然後有一天半夜,我下意識醒來想要看悟睡得怎麼樣,所以伸手摸了摸他的被子。”說到這裡,彌生忍俊不禁的笑出了聲音:“然後我摸到了一個東西。”

靈光一閃。

“什麼!你什麼時候發現的——?!”

五條悟身上莫名沉默的氣氛被打碎,他震驚的抬頭,鼻梁上夾著的墨鏡順著力道滑落,被他手忙腳亂的接在了手中。

少年伸出了爾康手想要阻止彌生講下去,而彌生隻是輕飄飄的瞟了他一眼,仍然繼續說道:“我掀開了他的被子。”

“然後看見他將一大塊用防水袋裝著的冰抱在懷裡,防水袋上麵還裹了好幾層毛巾。”

彌生眼含笑意:“然後我就知道了,他這是被熱狠了,又不想回自己房間,又因為顧忌我的身體不能開窗透氣,才想出了這麼個奇葩的點子。”

“冰塊的大小足夠他好好睡一個晚上,等到冰塊融化他就會被熱醒,然後起床將東西藏起來。”

“小孩子的奇思妙想。”最後彌生這麼總結道。

家入硝子和夏油傑已經在旁邊笑瘋了。

已經不知道經曆了多少次社死的五條悟慢慢的縮回了手,表情淡定動作卻僵硬的將蛋糕塞入嘴中,眼睛打死都不願意從蛋糕上移開,選擇眼不見心不煩。

彌生又挑了幾件有趣的事情隨口說了說,坐在她身旁的兩個少年少女聽的津津有味,而五條悟的表情卻慢慢的變得複雜了起來。

彌生說的許多事情都已經快要被他淡忘,聽見了彌生的描述後才漸漸回憶起了個大概。

——但是這些事情彌生還可以記得一清二楚,甚至有許多細節是在她的角度說出來的。

都說重視一個人不會忘記那個人的一點一滴……五條悟第一次理解了這句話的含義。

忽然,一隻微涼的手握住了他放在桌下的手,捏了捏他的手心。

五條悟錯愕轉頭,就看見了仍在與人說話沒有回頭的彌生。

還有彌生悄悄伸出握住他的手。

儘管在與彆人交談,卻還是將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所以意識到了他情緒的不對……嗎?

這種真的是……太過分了。

五條悟安靜的注視著彌生,桌下的手卻用力回握。

坐在所有人對麵的夏油傑清楚的看見了五條悟的表情。

那是靜謐的寧靜,帶著些許溫和的——夏油傑本以為不會在五條悟身上出現的溫柔。

就像是看見了什麼讓他無比安心的事務,所以選擇卸下一切偽裝防備嬉笑怒罵,用最初始最平和的態度對待。

夏油傑忽然就高興了起來。

五條悟——那個高高在上,說出“天上地下唯我獨尊”這句話的六眼神子,還是會因為羈絆而自我束縛的。

隻要朝日奈彌生、他、還有硝子、夜蛾老師等等這些五條悟重視的人還活著,神子就不可能有墮落那日。

……這可真是太好了呢。

*

五條悟他們已經是高專二年級的學生。

多年前看的漫畫劇情已經有些模糊,但是這個重要的時間點彌生不會忘記。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