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47、以身補天(十三)(1 / 2)

加入書籤

("將他們養大後我死遁了");

【2006年

春末

任務:護送[星漿體]天內理子至薨星宮,

並抹消其存在。

任務執行者:東京都立咒術高專二年級學生五條悟與夏油傑。】

金發藍眼的少女垂下眼眸,對麵前的朝倉清和說道:“這幾天,兩個孩子麻煩你照顧了。”

“我去……將他們的父親接回來。”

*

【星漿體】任務下達第三天早晨。

單槍匹馬到達薨星宮的彌生抬頭仰望著這碩大的宮殿。

在那天詢問主神有關於天元大人的事情後,

彌生忽然想到了一點。

——在千年前,

她曾經來修補過這個世界。

曾經被修補過的世界法則為什麼會破碎,為什麼她在這裡這麼些年,法則沒有一點動靜,

就像是她的力量做了無用功。

為什麼那位百年前出現的天元大人會有著【不死】這種術式?

有得到就必須要付出代價,

朝日奈彌生能夠保持這樣像是不老不死的存在,是因為有主神的庇佑。

但是那位大人付出了什麼代價擁有了這種術式?

彌生有了模糊的想法,

卻不敢肯定。

若是那位大人……是脫離了主神空間的人類呢?

“朝日奈大人。”

彌生瞬間轉頭,就看見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她身邊的仆侍。

男人恭敬的彎下了腰,

輕聲說道:“天元大人請您進去。”

彌生麵上的表情慢慢的消失:“不愧是全知全能的天元大人。”

算好了她會在這個時候找上他,所以再次之前從來不回應她的拜訪貼。

男人的頭低的更低了一些。

彌生無意為難一個侍從,

揮揮手示意他領著自己進去。

侍從把她帶到了一個大廳的門口。

彌生毫不猶豫的推開了純白的大門。

在同樣是一片純白的大廳內,

一個男人坐在了唯一的王座之上。

“我很意外。”黑發黑眼的男人溫和的對階梯之下的彌生說道:“我很意外——在我之後竟然還有人可以接取主神的緊急任務。”

所有猜測都在這時候串成了一線。

金發藍眼的少女仰著頭,

神色複雜:“……我也很意外。”

“這個世界的法則不願意再次接納我的原因,

不是因為我被另一個世界的法則打上了印記,而是因為這個世界在我離開之後,

擁有了法則代行人。”

“每個世界隻承認一位代行人……也隻允許一位代行人存在。”彌生說道:“所以這麼多年我被抽取的力量,其實都彙集到了你的身上,

然後經過你的手幫我遮掩氣息。”

“而法則的破損沒有修複的原因,

是你在慢慢的讓我身上屬於法則的力量,

來代替你的存在。”

法則代行人是支柱,

法則是放在支柱之上的玻璃。

彌生的力量漸漸代替了支柱的位置,自然就沒辦法修補法則。

天元的微笑無懈可擊,就像是彌生的這一番刨析沒有讓他有所動容:“是的,

你很聰明。”

彌生抿唇,疑惑的問道:“為什麼?”

如果法則代行人的存在被代替了會如何?

彌生想不到除了死亡之外的結果。

天元走下階梯,站在了彌生麵前。

兩人的身上的氣息就像是相輔相成,在試探觸碰時完全不會抵觸對方的存在。

“這就要從這個世界——[咒術回戰]世界原本的劇情線開始說起了。”

就像是彌生所說的一樣,每個世界的劇情線可以被稱為曆史,但是在她所處時間點沒有經曆過的事件,就是未來。

而改變未來就是改變世界的劇情線。

擁有主神庇佑的玩家在每個世界都擁有著不老的權力,但是脫離了主神空間後被世界法則所承認的玩家,卻隻擁有著法則給予的不死的權力。

不死並非不老。

世界法則代行人會慢慢的老去,在超過了人類極限後就會被法則重鑄進化,每一次進化陡然代行人與法則的聯係更加緊密,每一次的進化都在讓代行人慢慢的被法則同化。

最後代行人會被法則所吸收,成為真正的,與天地同存的[法則]。

所以天元需要星漿體的存在來阻止自身的進化。

“但是,但是。”天元說道:“這個世界的規定,就是每一代的六眼與星漿體同時誕生。”

“在劇情線天內理子死去後,除非身為世界之子的五條悟也死亡,要不然不會有星漿體的誕生。”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