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48、以身補天(十四)(1 / 2)

加入書籤

("將他們養大後我死遁了");

“你做好準備了嗎?”天元收回了看向遠處的目光,

微笑著對朝日奈彌生說道:“這個世界與其他你去過的世界都不一樣,想要改變命運就必須由你付出代價。”

“主神與世界法則們從來都不會做虧本的買賣,這也是為何這麼多年來,

幾乎沒有玩家知曉有人脫離主神空間的原因。”

“神明是公平的。”

男人像是過來人般感歎,

透徹的眼神直直的望進了彌生的眼底,像是透過了這片湛藍與那未知的存在對話。

彌生慢慢放鬆了緊皺著的眉頭,像是明白了些什麼:“謝謝。”

她將男人隱晦的提醒牢牢的記在了心間。

彌生轉身離開了薨星宮。

在走出這間大廳之前,

金發藍眼的少女回頭,彎起眉眼說道:“如果還有再見的機會,

我一定讓你嘗嘗我珍藏的美酒。”

天元挑眉,溫和的說道:“我等著你。”

彌生頭也不回的離去。

一報還一報,一命還一命。

彌生並不打算阻止五條悟將伏黑甚爾殺死。

有些事情是不能變動的,就比如說她雖然可以阻止伏黑甚爾擊殺五條悟,

但是如果沒有這一場戰役,

五條悟的反轉術式就很難找到合適的時機覺醒。

[主神。]就算身體仍然虛弱,

但彌生仍然能夠依靠□□的力量來飛速趕路:[製造一具擁有天與咒縛資質的身體需要多少積分?]

[也不多,比你家朝倉清和貴那麼一點。]主神回道:[你如今擁有的積分也勉勉強強夠付吧。]

彌生並不意外。

天與咒縛這種體質,

特彆是伏黑甚爾以0咒力作為交換而達到的這個強度,可能比主神空間那絕大部分需要兌換的血統都要強大。

用於自身的血統都這般昂貴,何況是捕捉靈魂再造身軀的人造人。

[兌換吧。]

彌生抿唇說道:[不需要像清和一樣,用我的血液作為核心。]

人造人的核心,也可以說成是與主體的契約,主體可以依靠核心來命令人造人。

如果彌生不願意用自己的血液作為核心的話,

就等於是白花積分給其他人做嫁衣。

[那用誰的?]

[用惠的吧。]

主神一頓,

聲音莫名的讓彌生聽出了不情願的感覺:[……你確定嗎?]

[確定。]

[……好。]

[不過有一點要提醒你]主神提醒道:[普通的人造人在製造出來的那一刻便誕生的嶄新的靈魂,而你如果要抽取伏黑甚爾的靈魂放入人造人的身軀,可能會有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

[例如?]

[昏迷,

失憶……都有可能,但全都不會危及生命就是了。]

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再糟糕也不會比伏黑甚爾現在的狀況糟糕。

盤星教巨大的尖頂已經遙遙可以望見,可彌生卻忽然發現,天空漸漸陰沉了下來。

下一刻,一道巨大的雷影從天空閃過,伴隨著震耳欲聾的巨響,與瓢潑大雨一同落下。

主神見彌生並沒有停下來躲雨的想法,默默的給她撐起了一個保護罩。

彌生的腳步停在了被暈染成血紅顏色的雨水前。

麵前不過幾米遠的地上仰躺著一個緊閉著雙眼的男人,他的左半邊身子血肉模糊,失去了整個左臂以及大半個胸膛與腹腔。

鮮血洶湧的從傷口中湧出,染紅了身下的整片大地。

可就算是在這般嚴重的傷勢之下,彌生仍然看見了男人的胸口正在微弱的起伏著。

彌生蹲在了男人的身邊,手指輕輕的點在男人的眉心之間,低低的笑道:“隻能說不愧是天與咒縛嗎?就算是生命力也這般頑強。”

區彆於雨水濕潤的乾燥指尖讓伏黑甚爾從無儘的疼痛中抽出了一絲精力睜開眼睛。

在烏黑陰沉的天色中,眼前的這一抹燦金與湛藍是多麼的亮眼。

男人恍惚的從記憶的最深處翻出了這兩種顏色的來源。

那是在幼年的記憶中最明亮的色彩,就算隻伴隨了他度過了那一個寒冬與暖春,就算在後來那些紙醉金迷的生活中被埋入心底,也仍然沒有忘卻。

“是你啊。”伏黑甚爾緩慢的眨了眨眼,難得平和的說道:“是為了你家六眼小子來的嗎?”

這麼些年來雖然沒有特意關注五條家,但是有關於五條家與六眼的消息總是會傳入耳中。

所以伏黑甚爾自然也知道那個六眼對於朝日奈彌生的重要性。

在禦三家談論親情是一件令人發笑的事情,但是,禦三家裡出了朝日奈彌生與五條悟這兩個異類。

互為弱點,互為逆鱗。

互為彼此手中最鋒利的刀劍。

彌生搖頭,放緩了聲音:“不,不是為了悟。”

彌生聚精會神的操縱著從主神那延伸出來的力量,一點一點的包裹著伏黑甚爾的靈魂。許久沒有被使用過的精神力也在主神的幫助之下編織成網覆蓋於其上,針紮般的疼痛從腦海中傳來,可彌生的表情沒有一絲波動。

意識已經模糊的伏黑甚爾察覺不到痛楚之下的這點變化。

他看著神情平淡而溫和的彌生,忽然有些遺憾的說道:“早知道,我應該將我的兒子賣給你了。”

“不過交給了那個六眼小子,和交給你好像也沒有差彆。”

做好了所有準備的彌生勾起手指,用力的在男人的頭上彈了個腦瓜崩:“讓我花錢給你養兒子,你想得美。”

“可是我窮啊。”伏黑甚爾強撐著最後一絲清明,扯出了笑意說道:“那我用我的屍體跟你抵債?我在黑市裡被懸賞的價格可不低,養個孩子肯定是夠了。”

彌生沒有回答。

失血過多的伏黑甚爾視線已經是一片空茫的蒼白,但就算他看不見,也能感受到乾燥而溫暖的雙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