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49、以身補天(十五)(1 / 2)

加入書籤

("將他們養大後我死遁了");

神明?

為什麼會是神明?

伏黑甚爾的內心裡掀起了滔天巨浪,

注視著那張熟悉的臉久久不能言語。

曾經與朝日奈彌生相處過一段時間的他怎麼可能不知道那個少女就是個人類。

一個完全沒有一點力量的,病弱的普通人類。

伏黑甚爾不明白,他猶疑的打量著周圍,

想要找出證據來推翻自己剛剛得出的結論。

他看見了茶桌上有了些許磨損的花紋,大陰陽師衣角上繡著的桔梗花。

他也看見了庭院中那株盛放燦爛的萬葉櫻,

看見了窩在回廊上蹭在朝日奈彌生身邊的小動物們。

一切的一切都那麼的真實,

不屬於他的想象,而一個將死之人也不會出現這種莫名的幻覺。

所以那就隻剩下了一個答案。

——麵前的這個畫麵,

真的是屬於朝日奈彌生的記憶。

再往深一點猜測,這可能是屬於朝日奈彌生前世的記憶。

荒唐到讓人不敢相信。

“在冬日裡,

也隻有你這神社的櫻花開的這般茂盛了。”

安倍晴明捧著茶杯看向庭院中的那株巨大的櫻花樹,坐在他對麵的金發少女撫摸著忽然蹦到她懷中的小狐狸,不可置否的說道:“你又不是做不到。”

安倍晴明無奈:“這種結界術要耗費的靈力眾多,

隻有你會為了不讓那孩子受涼一直維持著了。”

籠罩著神社周圍的結界出自於神明之手,自然不會是簡單的結界。

防禦與守護的陣法交織,攻擊的紋路隱藏於保持溫度的陣法之下,

這種複數的陣法如果要安倍晴明維持一時是非常輕鬆的,但朝日奈彌生一設立便是數年。

金發神明抿唇:“人類的幼崽太脆弱了,我不知道該如何照顧他,

隻能在這些地方多注意些。”

伏黑甚爾也順著男人的視線望去,

卻驚異的發現了奇異的一幕。

一個蕩漾著淡淡金色波紋的保護罩將這個麵積並不小的神社包裹於其中,無數紛紛揚揚的雪花在觸碰到保護罩的那一刻便消散不見,早就了外麵淩冽寒冬,

內裡溫暖如春的景象。

這就是神明的力量嗎?

“你也對他太疼寵了些。”安倍晴明有些不讚同的搖搖頭,看著彌生不為所動的神情識趣的轉移話題:“對了,那孩子呢,怎麼沒看見他。”

彌生閉上眼睛感受了一下,

有些遲疑的說道:“……在廚房。”

安倍晴明挑眉,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笑的花枝亂顫:“這孩子在你身邊養著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了。”

安倍晴明可是有幸見識過麵前這位金發神明麵無表情炸廚房的模樣。

一切步驟都是按照安倍晴明的口述,而他也看著神明每個準備步驟都做到了完美,可是隻要一開火。

嘭。

廚房就炸了。

所以安倍晴明不止一次感歎還好那個孩子會做飯。

彌生有些窘迫,可麵上愣是沒有讓在場的一人一魂看出不對勁來。手指在桌麵上輕敲,安倍晴明杯中的茶就瞬間消失不見。

安倍晴明連忙收斂。

而聽不懂兩人打什麼啞謎的伏黑甚爾撓了撓頭,忽然聽見了從另一側走廊處傳來的腳步聲。

應該是個年紀不大的孩子。

身為前咒術師殺手,伏黑甚爾熟練的通過了聽見的腳步聲判斷出了來者的大致身份。

果不其然,一個大概隻到他大腿處的孩童手中捧著一個裝著點心的托盤,一路小跑著來到了彌生的身邊。

粉發孩童在看見坐在彌生對麵的大陰陽師時,麵上帶出了些許不甘願,但還是將托盤放到了茶桌上,然後對彌生說道:“順手做了些配茶的點心。”

金發神明從懷中掏出了手帕,小孩乖巧的伸出手,讓彌生擦去上麵沾到的麵粉。

大陰陽師非常不客氣的直接拿起一塊品嘗,在小孩的怒視下眨眨眼,誇讚道:“很好吃哦。”

“就是再甜一些就好了,彌生你的口味真的是太淡了——”安倍晴明拖長了聲音,話雖然是對著金發神明說,可彌生知道,這是安倍晴明喜歡逗人的毛病又犯了。

果不其然,辛辛苦苦把點心做出來卻還被人挑剔的小孩快要跳起來和安倍晴明理論了。

彌生歎氣:“晴明,不要逗宿儺了。”

剛想要坐下來旁觀的伏黑甚爾被這個名字嚇的腳一滑,絲毫沒有形象的一屁股歪倒在了地上。

啥?

男人有些傻眼與震驚的看向那個粉發的孩童。

宿儺?詛咒之王兩麵宿儺????

伏黑甚爾很想告訴自己隻是同名,但是他看了看小孩麵上墨色的紋路,暗紅色的眼眸,身上寬大的女士和服……

和在給彌生倒茶時,從寬大袖口中伸出來將茶點放在彌生麵前的另外一雙手。

再加上安倍晴明時平安時代的人。

確認了,這個孩子還真他媽的是兩麵宿儺。

……媽的。

伏黑甚爾覺得自己的眼睛要瞎了。

這個會做點心,會給人倒茶,會因為自己做的點心被人嫌棄而張牙舞爪的孩子。

竟然是那個兩麵宿儺??

伏黑甚爾大受震撼。

而就像是受了他的情緒波動影響,這個記憶世界忽然搖晃崩塌,然後被新的碎片補全。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