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52、以身補天(後記)(1 / 2)

加入書籤

("將他們養大後我死遁了");

伏黑惠站在玄關處,

仰頭看了看掛在牆上的相框。

良久,他將放在一旁的小凳子墊在腳下,拿著手帕擦了擦相框上沾上的灰塵。

少年黑色的發絲直愣愣的豎起,

深藍色的雙眼注視著照片上的幾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那是一張邊緣都稍稍有些泛黃的照片。

照片上,

金發藍眸的少女懷中抱著兩個年紀不大的幼崽,

溫柔的對著鏡頭露出了笑容。她的身側還坐著一個黑發黑眼的男人,嘴角的疤痕讓他看起來又幾分凶惡,可是不情不願的表情卻衝淡了這種感覺。

“彌生姐姐離開好久了。”

在伏黑惠身後,

與照片中女孩有幾分相像的少女輕聲說道:“也有十年了。”

“有時候我也會想,

五條先生那麼堅持彌生姐姐還會回來……彌生姐姐真的會回來嗎?”

“彌生姐姐,真的還活著嗎?”

聽見了些什麼的男人放下手中的菜刀走出廚房,靠在廚房的門框上,

懶散的說道:“當然活著。”

這個世界中唯一知曉彌生來曆的伏黑甚爾嗤笑:“朝日奈彌生要是死了,這個世界也該毀滅了。”

他也隻能說一說這樣不可能令人相信的話語,畢竟主神空間的存在無法告知其他人,

所以他拿不出證據證明真實性。

不過,伏黑津美紀會無條件相信他的話。

伏黑惠沉默的注視著照片中的朝日奈彌生。

其實伏黑惠對於彌生的記憶非常模糊。

畢竟伏黑惠遇見朝日奈彌生的時候也才三歲,

雖然一起相處了一年的時光,

但是四歲的小孩又能記得什麼事情。

但是有些事情是不可能忘記的。

伏黑惠至今仍然可以記得,

那個晚上在書房中,朝日奈彌生抱著他時溫柔的承諾。

於是他的父親——伏黑甚爾就回到了他的身邊,

但他再也見不到那個會耐心抱著他輕聲細語的少女了。

而伏黑甚爾的存在,

也讓津美紀在八十八橋的那一次事件得以平安無事。

所以伏黑惠不可能忘記朝日奈彌生。

儘管他不知道彌生如今身在何處,是否還活著。

如果要去問經常來看他的五條老師的話,可能隻會得到一個回答吧。

畢竟那個人可是一直沒讓五條家的人製作牌位放入宗祠,沒有給彌生在五條家的墓地立衣冠塚,

甚至仍然堅持著彌生當家主時的習慣,沒讓除了他以外的人進入家主院。

而說到五條悟……

戴著眼罩的白發男子忽然打了個噴嚏,提著大福的手忽然一抖,差點沒有將手中的東西扔了出去。

他茫然的左顧右盼,最後抬手壓上了站在他旁邊男人的肩膀嚷嚷道:“傑——!是不是你在心裡說我壞話了!”

梳著丸子頭有著奇怪劉海的男人露出了溫和的笑容,隨後一拳往眼罩男子的頭上打去:“知道你還不快一些,學生們都要等你兩個小時了!”

五條悟捂著腦袋,不敢置信的問道:“你什麼時候向夜蛾學的人格修正拳!”

夏油傑頭上青筋暴起,恨不得再往五條悟的頭上打一拳。

兩人的互動吸引了不少女生的視線,儘管其中有一人遮住了眼睛,但帥氣還是不損分毫。

看著周圍蠢蠢欲動想要上來要電話塞紙條的少女,五條悟頓了頓,選擇拖著摯友跑路。

這些年來,五條悟的掌握了咒術界絕大部分的權力。

因為彌生離去前的鋪路,那些高層的老橘子們不得不對五條悟俯首稱臣,雖然仍有小部分未中招的老家夥存在,但是在碾壓式的力量下也不得不妥協。

於是五條悟開始一點一點蠶食咒術界,在摯友們的幫助之下,革新派大獲全勝。

雖然仍然有頑固的老家夥們存在,但是已經不足為懼了。

然後兩位並稱為最強的特級咒術師留駐高專,開始了讀作教書育人寫作禍害學生的日子。

五條悟覺得日子很充實。

教導學生,祓除世界各地的咒靈,再加上咒術界的事務,他的日子充實到可以讓他不去想念朝日奈彌生。

無法忘記,隻能做到不去記起。

這樣大腦就不會被悲傷與思念淹沒,就不會在夜深人靜之時忽然喘不上氣。

在朝日奈彌生離去後,五條悟找上了天元。

能夠看透世間萬物的六眼看出了麵前男人身體內力量的運轉,也能看出,這種運轉與彌生有多麼相似。

他們是同類。

六眼毫不猶豫的定下了結論,期待的想要從男人的口中聽見些什麼。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