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53、現實世界(七)(1 / 2)

加入書籤

("將他們養大後我死遁了");

月光從窗外撒進室內。

蒼白的病房中被鍍上了一層白色,

躺在病床上的金發少女羽睫微顫,慢慢睜開了眼眸。

這……不是主神空間?

原本還有些朦朧的湛藍眼眸瞬間一片清明,被壓在被子下的右手中瞬間出現一把小巧而精致的手.槍,

轉頭警惕的看向坐在床邊的人。

映入眼簾的是靠在床頭陷入淺眠的男人。

這位一向注意形象的律師此時眼底一片青黑,

燦金色短發淩亂的散落,

原本板正的襯衫也有了許多皺褶。

彌生啞然,將手.槍收回了空間戒中。

見男人沒有被她的動作驚醒,彌生鬆了口氣,

皺眉向主神問道:[怎麼回事?]

在正常情況下,

任務完成後的玩家應該會先回到主神空間,然後才可以回到現實世界。

主神空間就像是一個中轉站,所有玩家通過中轉站才可以回到主神空間。

但是為什麼,這次的回歸竟然直接回到了現實世界?

彌生再次重複了自己的問題,但是腦海中卻沒有傳來主神的回答。

[主神?]

腦海裡仍然是一片寂靜。

一陣巨大的心悸忽然襲來。

彌生瞬間坐起身,也不顧朝日奈右京就坐在病床邊,

直接放出了精神力想要溝通主神空間。

但她失敗了。

彌生怎麼也感知不到主神空間的存在。

她的大腦一片空白,捂著因為剛剛過大的動作而被扯到的傷口,

顫抖的伸出手想要去拿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

朝日奈右京被彌生的動作驚醒,

一睜開眼,

就看見了少女麵上像是要將她淹沒的恐慌。

“彌生?!”男人一眼就看見了少女胸前蔓延開來的血色,

他一把握住了彌生的手:“冷靜!先躺下!!”

朝日奈右京發現被他握在掌心中的這隻手沒有一絲溫度,

甚至還在微微的顫抖。

他起身按下了呼叫護士的鈴聲,然後小心翼翼的避開了彌生身前的傷口,

俯身將她攬在了懷裡。

“彆害怕,

右京哥在呢。”

朝日奈右京輕拍著彌生的脊背,這時,他恍然發現,

懷中自家妹妹的身體好像過分瘦弱了。

彌生慢慢的回過神,深吸一口氣強硬的讓自己冷靜了下來。

她不能慌。

對於朝日奈彌生來說,主神空間的存在是特殊的。

她與主神的關係可以說是相互陪伴與製約,主神幫助她成長,同時也是束縛著她的枷鎖。

如今主神空間忽然與她失去聯係,還不知道是出了什麼事情,所以她不可以自亂陣腳。

護士們匆忙的腳步逐漸靠近,手中拿著繃帶和藥的護士長禮貌的把朝日奈右京請了出去。

暈血的朝日奈雅臣原本擔心的站在門外,見到朝日奈右京後眼睛一亮,連忙走上前問道:“彌生怎麼了?”

朝日奈右京周身的氣壓有些低沉:“像是做噩夢了……忽然顫抖的坐起身,不小心扯到了傷口。”

朝日奈右京也不確定。

他想起彌生剛才的表情。

驚慌,無措,還有像是失去了什麼重要東西的巨大恐慌。

那種恐慌讓她止不住的顫抖,就算被他擁在懷中,神情仍然是一片空白。

聽見朝日奈右京的話,朝日奈雅臣忽然回憶起了赤司征十郎將彌生送來時的場景。

身著精致和服的少女臉色蒼白的昏迷在了救護床之上,鮮血源源不斷的從心口的傷口處湧出,順著床沿滴了一路。

他有些失態的捂住了臉:“是我沒有照顧好她。”

有著一頭像綿羊一樣柔軟棕發的男人眼眶通紅:“她為什麼會受這麼嚴重的傷?是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不向我們這些兄長求助?”

“更何況……她的身上還有那麼多傷疤……”朝日奈雅臣更咽的說道:“她平日裡愛穿長袖,那些傷疤被遮在下麵多久了?為什麼我們從來都沒有發現?”

朝日奈右京沉默。

他何嘗不想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

彌生的這台手術主刀醫生的是朝日奈雅臣的好友,在手術結束後,這位年輕的醫生擰著眉將病例交給了朝日奈雅臣。

“手術很成功,病人的傷口雖然位於心臟處,卻沒有傷及心臟,隻要清理傷口並且縫合就沒事了。”

“但是雅臣,有些事情或許你應該了解一下。”

醫生的眼神在在場的兩位朝日奈家最年長的兄長身上滑過,神色怪異。

“你妹妹的身上除了這次的傷口,還有許多已經愈合時間比較長的疤痕。”

“刀刃或者是鋒利物品造成的傷痕就不下十道,還有些是圓形的傷疤……這種是怎麼造成的我相信你也該明白。”

“還有……”男人的麵上頗有些不可思議:“脖頸處有一道疤痕,看疤痕的模樣,受傷時的傷口絕對不淺,甚至是劃開了大動脈都有可能。”

“這些……”

醫生原本還想要多問幾句,但是在看見麵前兩個男人都不太妙的表情之後,還是貼心的閉上了嘴,拍了拍雅臣的肩膀:“放心吧,這些我會保密的。”

朝日奈雅臣顫抖著嘴唇向友人道謝。

朝日奈右京握住了口袋中的煙,良久,還是鬆開了手,啞著聲音聲音說道:“我們要問清楚。”

“當然要問清楚!”

伴隨著高跟鞋狠狠踏在地上的聲音,寒著一張臉的朝日奈家四男風塵仆仆的走到了兩人身邊,帶著精致妝容的麵上此時一片寒霜。

他的身後還跟著幾位兄弟,除了在外地工作實在回不來的風鬥和棗,還有在家裡照顧彌的侑介以外,其他兄弟都趕來了醫院。

“昨天敢頂著傷口從四樓跳下去,今天又受了重傷昏倒在了大街上。”朝日奈光手中的電話還處於通話界麵,上麵【跡部景吾】大大的幾個字映入眼簾:“還有,我怎麼不知道我們朝日奈家有能力和那位禦柱塔的先生扯上關係了。”

朝日奈光的工作讓他比其他人都更了解一些東西。

比如那位國常路大覺先生是黃金之王,又比如有關於王權者的事情。

門外朝日奈家的兄長們在討論什麼彌生不知道,彌生一邊張開雙手任護士們幫她更換繃帶,一邊側著頭看著手中的手機。

手機中有無數的未接來電,皆來自仁王雅治一個人。

看起來不隻是她一個人聯係不上主神,應當是所有人都無法進入主神空間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