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54、現實世界(八)(1 / 2)

加入書籤

("將他們養大後我死遁了");

朝日奈彌生的人生在十六歲生日的那一天發生了轉變。

主神空間的出現,

一個又一個的無限世界,讓朝日奈彌生不得不長大,不得不隱瞞下一切獨自前行。

於是她為了遮掩身上不斷增多的傷疤開始在所有季節都穿上了長袖,

開始漸漸的不再與家人們說生活中的趣事,

也漸漸的縮減了與兄長們相處的時間,

生怕被兄長們察覺出什麼不對勁。

這一切隻有仁王雅治清楚,畢竟他們是同類。

彌生想過,要不要像仁王雅治那樣自己搬出來住,

但是彌生舍不得。

父母在她生命裡的缺失讓她更加珍惜與家人相處的每分每秒。

在朝日奈光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

彌生不由得內心發涼,苦澀的味道似乎在嘴裡蔓延。

彌生一直都知道自己四哥聰明,多智近乎於妖,能看透的事情比所有人都多。

所以彌生一直下意識的避開朝日奈光,沒想到到最後,也是朝日奈光戳破了她身上的遮掩。

她望著坐在床邊的朝日奈光,

神情平靜,就像是在等待最後的審判。

可是她什麼都沒有等到。

男人隻是點點頭,

冷靜的說道:“我明白了。”

他站起身,

看向其他的兄弟:“沒什麼要問的了,

回去吧,

留一個在這裡照顧她。”

兄弟們麵麵相覷,

最後決定還是讓朝日奈右京留下。

金發男人幫彌生掖了一下被角,有些猶豫的抬手,

輕輕揉了揉彌生的長發:“……彆擔心。”

“不管怎樣,

你都是朝日奈彌生,永遠都是朝日奈家的一份子。”

敏銳的律師看出了彌生心裡的擔憂與恐慌。

但是他沒有明言,隻是給了少女一個淺淺的擁抱。

所有人都走出了病房,

留彌生一人睜著眼睛望著天花板。

忽然,窗戶被打開的吱呀聲傳來。

彌生瞬間轉頭,就看見熟悉的白發少年從窗外翻進病房,咧著嘴對她揮了揮手:“喲,彌生。”

彌生下意識的看了一眼窗外,有氣無力的吐槽道:“……這裡可是十六樓。”

“咱們當年連天空競技場都敢跳,這點高度算什麼。”

“電話不接短信也不回,可是讓我好找。”仁王雅治抱怨道:“要不是跡部說你住院了,我都不知道你在哪。”

抱怨的話說完,少年嚴肅了神色:“彌生,我聯係不上主神空間了。”

彌生吐出了壓在胸口的那一口氣:“我們都一樣。”

而門外的走廊儘頭,朝日奈光叫住了朝日奈要和朝日奈琉生。

“要,琉生,等一等。”

像是知道朝日奈光要談些什麼,朝日奈要看了看走廊上為數不多的其他病人,皺著眉說道:“這裡不是個談話的好地方。”

朝日奈雅臣提議道:“那去我的辦公室吧。”

其他兄弟也沒有離開,而是默默的跟在了他們身後。

朝日奈雅臣身為兒科的主治醫師,有著一間自己的辦公室。

辦公室內的裝飾頗為童趣,本來是為了安撫兒童的心情而存在,如今卻不能讓在場的所有人心情舒緩一些。

看著沉默的眾人,朝日奈椿率先沉不住氣,開口問道:“光哥,你剛剛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

“什麼叫彌生有特殊的能力,我們一起生活了這麼多年,看著她從那麼小長大,還不了解她嗎?”

朝日奈椿覺得剛剛聽到的東西都是天方夜譚。

他所接受的教育,包括他這二十多年看到的世界,都讓他覺得剛剛發生的一切都像是夢境。

“可是事實就是這樣。”

朝日奈光靠在牆邊,神色晦暗:“這個世界比你們想象的危險得多。”

“咒術界的存在,橫濱的異能者,還有因為德累斯頓石板而誕生的王權者。”

“再加上我在意大利黑手黨裡見到的可以使用死氣之炎的成員。”朝日奈光說道:“甚至是要和琉生,他們都與咒術界與異能者有些關係。”

朝日奈要聳聳肩,出聲提醒道:“但是我沒有在彌生的身上發現咒力的存在,所以彌生不可能是咒術師。”

雖然本職是牛郎,但是好歹身上也掛著個和尚的身份,朝日奈要自然也是有些底的。

他的身體裡有咒力的存在,但是微弱到連術式都無法開發的程度,日常能做的就是為指名他的客人驅除一下蠅頭,更強大的他也無能為力。

而朝日奈琉生就更簡單了,可以與小動物對話的異能,要不是恰好認識了來自橫濱的異能者朋友,可能還會以為自己是個異類。

如果這些事情讓彌生聽見,彌生絕對可以瞬間發現世界的差異,然後發現她去過的那些世界竟然全部與現實世界融合。

可惜的是,兄長們都避開了她,讓她失去了一個提早發現真相的機會。

被顛覆了世界觀的朝日奈們紛紛陷入沉默。

他們能做什麼呢?

身為普通人,他們能夠為彌生做些什麼呢?

他們什麼都做不了。

朝日奈右京有些急躁的將散落的頭發順到腦後:“那彌生身上到底是什麼情況?難道我們就要眼睜睜的看著她繼續陷入危險之中嗎?”

這一點朝日奈光也無法回答。

不管他有多麼聰明,也無法在隻有這麼一點信息的情況下推斷出所有事情的前因後果。

“隻能等。”他思慮良久後說道:“從接下來開始,不能讓彌生一個人待著,不管去哪裡都必須要有人跟在她的身邊。”

還有一件事情朝日奈光沒有細說。

那就是禦柱塔那位黃金之王這次對彌生的幫助。

這一點,朝日奈光打算自己去查。

在離開醫院後,他撥通了在意大利認識的好友的電話,隱去了彌生的身份,隱晦的詢問禦柱塔最近的動作。

“禦柱塔?”電話那頭的男人疑惑的問道,卻貼心的沒有去探究朝日奈光的隱私:“我去問問……”

“草壁哲矢,你還在磨蹭什麼?”

“啊!恭先生,稍等,我馬上來!”

“我如果問到了會發短信給你。”男人說完便急忙掛了電話。

朝日奈光將手機握在手中,捂住臉疲憊的歎了口氣。

而另一邊的病房裡,彌生和仁王雅治通了個底。

少年從自己的儲物器裡扒拉出一瓶大紅藥向彌生示意:“要嗎?”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