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57、現實世界(十一)(1 / 2)

加入書籤

("將他們養大後我死遁了");

“朝倉君?”

休息室的門忽然被人推開了。

模樣清秀的女人神情有些詫異,

將手中的東西放入了口袋之中,靦腆的問道:“導演不是組織了聚餐嗎?朝倉君不去嗎?”

“是小野桑啊。”原本低頭看著手機的少年抬起頭,

隨手將手機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對女人禮貌的微笑:“我在等我的家人。”

剛剛朝日奈要發了消息說已經準備進來找他了,還帶著彌生。

朝日奈風鬥身為這部劇的男二號,雖然與麵前的這位名叫小野奈緒的女主角有著不少戲份,但是硬要說的話,除了拍戲他們幾乎沒有說過一句話,就連普通演員最常見的對戲也從來沒有過。

並不是說兩人不對頭,

而是小野奈緒在非工作時間幾乎都待在了男主角杉田治身邊。

身為已經公開的戀人,

這兩人的關係可謂是如膠似漆,

日常就像是從來都沒有分開過。

所以朝日奈風鬥現在也蠻驚訝的,驚訝小野奈緒竟然會與自己搭話。

“這樣啊……”

女人有些躊躇與為難的表情落入少年的眼中,

朝日奈風鬥一頓,還沒來得及詢問,就聽見一個男人的聲音從女人的身後傳來。

“奈緒,

怎麼忽然叫我回來休息室?”

小野奈緒的瞳孔微縮,隨後勾起了與平時彆無二致的甜蜜笑容:“阿治,你來啦。”

“嗯。”容貌頗為精致風流的男人抬手攬住了小野奈緒的肩膀,

對休息室中的朝日奈風鬥打了個招呼:“喲風鬥,

你也還沒走啊。”

又來了,

這種不經過同意就直呼人名字的人真的是太自來熟了吧。

朝日奈風鬥的脾氣本來就不怎麼好,平日裡還有禮貌作為遮掩,但是對於杉田治這種莫名讓他覺得難受的人,朝日奈風鬥也不管禮不禮貌了,隻想要躲得遠遠的。

少年的眼皮一抽,起身對兩人點了點頭:“我的家人來了,

那我就先走了。”

“好,朝倉君再見。”小野奈緒瞬間回答道。

風鬥的動作一頓。

他怎麼感覺……小野奈緒像是忽然鬆了口氣?

應該是這對情侶想要找個安靜的地方談話吧,所以不想要有外人在場。

不過這樣的話,為什麼不等回到酒店再說呢?

風鬥隻覺得自己的右眼皮一直在跳動,想到右眼皮跳動在傳說中的含義,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若是之前的他絕對不會相信這種帶有些神秘色彩的說法,但是在他的姐姐朝日奈彌生出事後,他不得不推翻了自己對於世界的認知。

雖然醫院那天他沒有在場,但是在朝日奈要模糊的話語之下,朝日奈風鬥還是能聽出來一些東西的。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想要快一些見到彌生的風鬥加快了腳步,想從口袋裡拿出手機詢問朝日奈要他們已經到哪裡了。

可是他卻摸了個空。

這時,朝日奈風鬥才猛然想起,自己的手機好像被順手放在了休息室的桌上。

沒有過多猶豫,少年轉身準備回去一趟。

空曠的片場有些寂靜。

此時幾乎所有的工作人員都已經帶著設備離開了場地,一眼過去幾乎看不見一個人影。

直到風鬥站到了緊閉的休息室門外,仍然沒有聽見一點聲音。

——但是這不對。

少年準備打開門的手忽然僵硬。

片場的休息室的隔音非常的不好,平時就算是小聲在裡麵對戲,外麵也能聽的一清二楚。

所以為什麼會沒有聲音?

他的手下意識的下壓,推開了緊閉的大門。

就像是打開了被封印的潘多拉魔盒,分不清是誰的,夾雜著絕望與歇斯底裡的吼聲,傳入了他的耳中。

朝日奈風鬥的視野慢慢的由模糊變得清晰。

他看見了地獄。

巨大的惡心的怪物長著他眼熟的女人的臉,像是泥漿一樣的身軀溢滿了整間辦公室,散發出了一股驚人的惡臭。

而這個怪物將一具殘破的身軀摟在懷中,低下頭撕咬。

剛剛還發出了淒厲嘶吼的男人此時已經不動了,鮮血從被啃咬的坑坑窪窪的右半邊臉流下,布滿了紅血絲的雙眼猙獰的突出,正對著大門的方向,就像是在與少年對視。

……

這是什麼?

朝日奈風鬥覺得自己的雙腿如同石頭一般堅硬,無法動彈。

他看見怪物的視線慢慢的,慢慢的轉移到了他的身上。

他應該馬上逃跑。

可是,像是胸膛裡的氧氣都消失的一乾二淨,朝日奈風鬥的大腦也一片空白,完全無法控製自己的身體。

眼淚無知無覺得到從眼角滑落,少年睜大了眼睛,看著怪物露出了鋒利的獠牙,以肉眼幾乎看不清的動作向他襲來。

誰能來……救救我啊——!!

上天似乎聽見了他的祈求。

刺眼的金光像是**般蔓延開來,而他卻被身後伸來的一雙手護在了懷抱之中,連發絲都沒被風吹起。

“唔……竟然是**型的咒靈嗎?主體的死亡雖然不會讓□□消失,但是會影響到□□,會讓□□的力量被削弱?”

朝日奈風鬥聽見了熟悉的聲音若有所思的在他耳邊低喃,轉過頭,就看見了熟悉的金發少女。

少女原本湛藍色的雙眼此時變成了如同太陽一般熠熠生輝的模樣,看著房間內血肉模糊的場景時,眼裡不僅沒有任何害怕的情緒,反倒是毫無波瀾。

朝日奈風鬥後知後覺的開始顫抖了起來。

更咽的聲音從緊咬著的牙關內不小心流露而出:“……姐?”

“那是什麼東西?”

像是意識到了什麼,彌生匆忙的揮了揮手,無形的力量狠狠的甩上了門。

她將比她還矮上一些的弟弟壓在了自己的肩上,有些懊惱自己來遲了一步。

“沒事的,那個咒靈已經被我殺**。”彌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和她將咒靈一擊必殺的強大力量對比起來,想要想出安慰自家弟弟的話語卻如此艱難:“再過一會兒你就不會再看到這種東西了。”

咒力來自人類的負麵情緒,所以就算是朝日奈風鬥這種本身無咒力的人在這種直麵死亡的危急時刻,忽然之間爆發的負麵情緒也能讓他暫時的擁有咒力。

但是這種咒力的存在時間非常短暫,隻要朝日奈風鬥的負麵情緒慢慢散去後,他就再也不會看到這個扭曲的世界。

可是聽完彌生的解釋後,朝日奈風鬥卻沒有露出放鬆的神情。

“那你呢?”與彌生模樣有些許相似的少年緊緊的抓住了彌生的袖口,咬著牙問道:“你每天看見的世界……就是這樣的嗎?”

彌生愣住了。

少年被她壓在懷中無法看見表情,可是彌生卻感受到了從領口傳來的濕熱。

她慌忙抬起朝日奈風鬥的臉,就看見了少年雙眼通紅哭的亂七八糟的模樣。

“能夠這麼輕描淡寫殺死這種怪物……你還經曆過多少次這樣的戰鬥?在我們不知道的時候受過多少傷?”

“朝日奈彌生,你不能什麼事情都瞞著不告訴我們。”

少年的聲音沙啞,卻一字一句的讓彌生的心開始顫抖:“我不能接受,在我們平靜生活的時候,忽然發現找不到你了。”

“不知道你**沒有,找不到你的蹤跡,抱著你還活著的希望繼續尋找,繼續生活。”

“你不能這麼殘忍。”

朝日奈風鬥的聲音慢慢的低了下來,卻依舊固執的重複道:“你不可以這樣對我們。”

從知曉朝日奈彌生身受重傷時就被壓抑在心底的害怕終於在這個時候爆發了。

彌生沉默的懷抱著她年幼的弟弟。

或許也不能稱為年幼,十五六歲的年紀,正是少年人心思最敏感的時候。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