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58、現實世界(十二)(1 / 2)

加入書籤

("將他們養大後我死遁了");

與五條悟同一時期的咒術師都知道朝日奈彌生對於他的重要性。

那是專屬於兩人的羈絆,

是屬於五條悟從幼年時期一直到真正的成為最強時的回憶。

可是就在很普通很普通的一天,那個人消失在了所有人的世界。

沒留下一點痕跡,

就像是那個金發藍眼的少女從來都沒有出現在他們的世界中,輕描淡寫的改變了一切,悄無聲息的離去。

夏油傑原本什麼都不知道。

直到當年的高專三人組畢業的那天,三個人偷偷摸摸買了一堆啤酒,在宿舍裡喝了一個晚上。

明明啤酒的度數不高,就算是酒量不好的硝子也隻是臉頰微紅,

可是五條悟卻已經爛醉如泥。

“傑,你知道嗎?”

白發六眼目光朦朧,定定的注視著梳著團子頭的摯友。

他像是已經醉到不清醒了,

咬字有了些許模糊,卻依舊能讓在場的另外兩人聽的清楚:“我曾經做過一個夢。”

彌生曾經說過,

在她離去之後去薨星宮,天元或許會給他講個故事。

於是在他從薨星宮回來的那一晚,他墜入了一個陌生的夢境。

他在夢境中重新經曆了自己的出生。

確認這隻是一個夢境之後,

五條悟便掰著手指頭算,

算自己還有多久才會見到朝日奈彌生。

可惜他沒有等到。

六歲那年,

五條悟沒有等到朝日奈彌生。

世界線從這裡開始變化。

五條家依舊在那群爛橘子的掌握之下,五條悟忍受著這腐朽的一切,在夢境中尋找朝日奈彌生的蹤影。

可惜沒有。

這個世界從來都沒有出現那個金發藍眼的少女。

於是五條悟沉寂了下來,他平靜的過著一天又一天,

進入了高專,認識了夏油傑與家入硝子,

熟練的與他們打成了一片。

然後就是【星漿體】事件的到來。

他依舊被伏黑甚爾重傷,與之不同的是伏黑甚爾並沒有對他說那番話。

身體裡的限製被解除,五條悟對著黑發的男人發動了蒼。

但是這次,

被他殺死的伏黑甚爾再也沒有活過來。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五條悟的視線放在了自己的好友身上。

他看見了夏油傑的動搖,看見了夏油傑在吞咽咒靈時青筋暴起的脖頸,看見了夏油傑在越來越沉默的模樣。

五條悟無數次想要說些什麼,可是無形的存在讓他無法將話語說出口。

不久後的一天,他的學弟灰原雄接到了一個任務。

五條悟仍然無法插手。

於是那個總是對所有人都像是個小太陽的少年死在了這次任務裡,七海建人的眼睛也因此受了傷。

高專裡的氣氛慢慢的變的沉寂。

他看著夏油傑越發瘦削的模樣,不受控製的開口問道:“傑,你最近是怎麼了?”

黑發少年轉頭看向他,慢慢的勾起了一個如玻璃製品一般冰冷易碎的笑容。

“沒事的,悟。”少年輕聲說道,那雙細長的丹鳳眼中像是有盛滿了莫名而苦澀的情緒:“隻是苦夏罷了。”

騙人。

你明明看起來是那麼的難過。

可是這具身體卻像是完全沒有察覺夏油傑的不對勁,十分輕易的放過了這個話題。

五條悟在心底裡嘶吼,想要拽住黑發少年在袖口中握緊的手,卻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少年離去。

於是。

【在本任務負責人(高專三年級

夏油傑)被派遣五天後,確認到**村112名居民死亡。

一開始推測居民全為目標咒靈所害。

但由殘穢可以斷定是夏油傑的咒靈操術。

夏油傑逃亡。

根據咒術規定的第九條。

判定他為詛咒師並需將其處以極刑。】

白發的六眼睜大了眼睛看向自己的老師,耳邊的嗡鳴聲讓他幾乎聽不清夜蛾正道所說的話語。

他也希望自己從未聽見這些。

“傑的老家已經人去樓空了,但是按照血跡與殘穢判斷……傑的雙親恐怕也死於他之手。”

一切都變了。

五條悟終於明白天元所說的[你是這八千兆億世界中,最幸運的存在]是什麼意思了。

他成為了所有擁有五條悟存在的世界中,唯一一個不會真正經曆這些的五條悟。

隻因為朝日奈彌生的存在。

隻因為朝日奈彌生的到來。

他麵無表情的旁觀著這一切,看見了他與夏油傑的對峙,看見了他終究還是沒有對摯友下手的勇氣。

五條悟百無聊賴的想著,自己什麼時候才可以離開這個夢境。

他會跑到夏油傑的宿舍裡,大肆嘲笑他在夢境裡那個不切實際的夢想,不收手的和他打一架。

然後再說一句:“傑,苦夏已經過去了。”

就算他知道夏油傑不可能會理解他的意思,但他還是想要說出這句話。

不過夢境沒有停止,將本應該屬於五條悟的人生繼續走了下去。

他用了十億從禪院家買下了伏黑惠,然後留在了高專裡成為了一名老師。

時間慢慢的過去,直到夏油傑的再次出現。

他的摯友,被他親自斷送了生命。

接下來的事情,五條悟沒法看清了。

透過迷霧,他看見了自己將夏油傑的屍體埋葬在了墓園之中,然後繼續嬉皮笑臉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麵對著學生。

接下來,這個夢境開始了跳躍。

他看見了無數人的死亡,熟悉的不熟悉的,有的是一起共事過的友人,有的是自己教導的學生,還有的……是他的師長。

最後,他被一個模糊的身影封印在了獄門疆內。

五條悟從夢境中醒來。

他怔愣的看著忽然有了些許陌生的天花板,忽然就抬手捂住了雙眼。

有了對比,才會直到自己如今的生活是有多麼幸福。

幸福到……幾乎想一想都會落下淚來。

五條悟忽然跳了起來,踹開了隔壁宿舍的大門。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