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62、現實世界(十六)(1 / 2)

加入書籤

("將他們養大後我死遁了");

彌生到最後也沒有給五條悟一個確切的答複。

而五條悟也不擔心,

甚至還在彌生提出要去更換禮服的時候興致勃勃的想要跟上去。

彌生假笑著把男人按回了沙發上,白發六眼也沒有反抗,

而是眨巴著眼睛注視著彌生,想要靠美色來動搖彌生的決定。

但是在這種事情上彌生怎麼也不可能退讓:“你在這裡等我一會兒,我弄好了就過來。”

五條悟忽然記起,這裡是跡部家。

而看彌生剛剛與那位大少爺熟稔的模樣,明顯是相識已久,動作才會如今自然親近。

“彌生——”五條悟拖長了語調,揪住了已經轉身的彌生的衣角問道:“跡部家的那小子和你什麼關係!”

彌生回頭想要扒拉下男人的手,

一臉淡定的說道:“從小到大認識的朋友。”

看著男人瞬間眯起來的眼睛,

彌生補充道:“還有赤司家的赤司征十郎與鈴木家的鈴木園子,我們幾個是一起長大的。”

這樣大大方方的說出來,

讓五條悟完全沒了脾氣。

不得不說,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比朝日奈彌生更懂得怎麼克五條悟的人了。

五條悟泄氣的鬆開了手,

十分不甘願的補充了一句:“那你更喜歡我還是更喜歡他。”

“這沒有可比性。”彌生無奈:“小景是我的朋友,你是我的家人,

我沒辦法拿你們兩個對比。”

“但是,悟。”

“我的絕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你的身上。”

畢竟跡部景吾性子一向沉穩,鮮少的幾次出格都是因為他熱愛的網球。

而五條悟……這可是個一天不搞事都覺得少了些什麼的男人,彌生自然會多操心幾分。

彌生彎起眉眼,輕輕捏了捏男人有些冰涼的耳垂,放低了聲音說道:“所以,彆生我氣了,好嗎?”

五條悟有些傻眼的抬頭看著彌生。

下一秒,

彌生清楚的看見,淡淡的緋紅從男人的脖頸處蔓延而上,爬上了臉頰,

最後將她指尖捏著的耳垂也染上了淡淡的粉色。

啊。

彌生慢慢的鬆開了手。

炸毛了。

她克製著想要從唇邊溢出的笑容,握拳將手抵在了唇邊,貼心的移開了視線不去注意表情隱隱有些崩潰的五條悟。

這也過分純情了吧,純情到讓彌生忍不住去想,五條悟如今都二十八歲了,還是魔法少男的預備役嗎?

但是她自己也沒有意識到,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看見最強的這副模樣的。

臉紅成了油爆蝦的最強磨著後槽牙,從彌生懷裡搶過手機拿到了聯係方式後落荒而逃。

畢竟他沒有想要去參加鈴木家宴會的想法,接下來也要去為了剛剛那個讓彌生去就讀高專的想法做些準備。

彌生失笑搖頭,被女仆帶到了更衣室。

換上了跡部景吾準備好的禮服後打開小門,就看見了不知何時走進房間的紫灰色頭發少年。

跡部景吾站在梳妝鏡前不知正在垂眸想著些什麼,在聽見更衣室門被打開的聲音後,他抬眸,看向彌生。

彌生坐到了梳妝台前,少年彎腰,幫彌生整理了一番裙擺。

“他走了?”彌生看不見跡部景吾臉上的神情,隻能勉強從少年的語氣中分辨出了些許緊繃:“彌生,你與這位五條家的這位先生很熟悉?”

彌生有些詫異。

不過她忽然想起,五條悟不可能會無緣無故的來到跡部家,而和五條悟有關的,恐怕就是她剛剛隨手消滅的那個詛咒。

所以跡部景吾應當是知曉五條悟咒術師身份的,甚至知道的可能比她想象的還要多。

彌生也沒有想要隱瞞的意思,但也不想全部說出來:“是熟悉,不過有一段時間沒見了,今天一見麵我也很驚訝。”

跡部景吾直起身,銳利而張揚的眉眼此時深深皺起:“彌生,你應該能猜出來他的來意……”

在拋去對於彌生為什麼會擁有那種神秘力量的疑惑,跡部景吾此刻擔心的,就是彌生在五條悟的麵前表露出來能力的這個舉動會不會給她帶來影響。

彌生失笑的打斷了少年的話語:“悟是為了你身上的那個詛咒來的吧?”

跡部景吾敏銳的察覺到了彌生話語中對那個男人親昵的稱呼。

“這個咒靈的能力看起來就是增加人的厄運,你的身上有我力量的守護,所以厄運應該是影響到了你身邊的人?”

在小夥伴麵前坦白了自己的確有著能力後,彌生也不掩飾了,直接上手開始改之前被自己放在跡部景吾身上的守護。

跡部景吾看見自己的身上忽然亮起了金色的光芒,而光芒之上有許多自己看不懂的文字流轉,然後被彌生改變了一部分。

“這個符文隻要這樣變一下,再加一點……好了。”

彌生拍拍手,光芒瞬間回到了跡部景吾體內:“原本怕你發現就隻用上了驅離符文,現在你知道了我就把反擊符文與防禦符文也加了上去。”

看見少年因為直麵特異能力而怔愣的神情,彌生輕笑:“雖然很不好意思,但是你青梅我還真是一個不入流的小魔法師。”

無數被彌生打敗過的人:???

不入流?小魔法師??

這句話要是讓他們聽見,吐出來的血估計都可以填滿半個東京灣了。

不過跡部景吾不知道彌生真正的實力啊。

跡部景吾哼了一聲,放過了這個話題:“這回就算你過了。”

在一個人過分謙虛,另一個人盲目相信的情況下,這一篇就被愉快的揭過去了。

少年的指尖在彌生的發間穿梭。

看著跡部景吾熟練的盤發手法,彌生忽然的就笑出了聲:“咳,不愧是小景媽媽,這個手法比我還……嘶彆拽我頭發呀!”

心狠手辣拽了一下彌生頭發的少年麵無表情的說道:“讓你嘴欠,小心我真的讓你變短發。”

雖然嘴上[凶狠]的威脅著,可是跡部景吾的動作依然輕柔,沒過多久就將彌生的長發嚴嚴實實的盤在了頭上,隻留下些許零散的劉海垂落臉側。

兩人坐上車前往鈴木家這次的宴會地點。

在走入會場的那一刻,彌生看見了熟悉的,身穿寶藍色兒童西裝的孩子。

——江戶川柯南。

想起之前唯二的兩次見麵時都發生了什麼事情,彌生陷入了沉默,忽然轉頭看向了身旁的少年。

要不要和景吾說些什麼。

……比如快逃?

*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