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64、現實世界(十八)(1 / 2)

加入書籤

彌生其實?已經對這個案件有一些想法了。

她注視著?那?個叫江戶川柯南的奇怪小孩在宴會廳中跑前跑後,最後跑到了那?對夫妻身邊,似乎是在確認了什麼。

然後令彌生覺得?疑惑的事情就發生了。

她眼睜睜地看?著?那?孩子躲在了宴會廳的桌子下,手腕上的手表彈出了一個瞄準鏡,然後細如牛毛的針劑就被注射進那?位名叫毛利小五郎的偵探的脖頸之中。

彌生:……?

似乎明白這位偵探先生[沉睡的毛利小五郎]這個名聲是怎麼來的了。

且不說在這麼多警察注視著?的情況下這孩子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躲到餐桌之下,就說身為?當事人的毛利小五郎,他在這麼多次當場沉睡沒有任何?記憶後,就沒有感到什麼不對勁嗎?

不過……

彌生沉默轉頭,向?正目不轉睛注視著?這場推理的跡部景吾問道:“小景,你有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

“沒有。”跡部景吾搖頭,疑惑的問道:“怎麼了?”

“不,沒事。”

這說明什麼。

說明這個小孩身上的異常被遮蓋過去了,在彌生能夠確定江戶川柯南非能力者的情況下,那?就隻有一個可能。

彌生有些牙酸的咧了咧嘴。

那?就是這個靈魂與外表並不匹配的孩子是世界之子。

那?頭的推理已經到了結尾了。

“……所以?,小山先生袖口上沾上的紅酒,恐怕並不是在黑暗中不小心打翻的,而是為?了掩飾在開槍時沾染上的屬於清水小姐的血跡,所以?故意倒上去的。”

“至於你為?什麼會向?清水小姐開槍,恐怕是因為?清水小姐脖頸上的這條螢石項鏈吧。”

“這條本應該在你的妻子身上,卻因為?機緣巧合被你妻子贈與清水小姐的項鏈。”

“我說的對嗎?小山先生?”

被指認的男人頹然的跪在了地上,狼狽的喃喃道:“禾子……”

而他的身旁,他的妻子隻是垂眸平靜的注視著?他。

男人被警察帶走後,鈴木園子終於鬆開了彌生的手,有些唏噓的感歎道:“那?位夫人也算是幸運了。”

彌生笑笑,沒有說些什麼。

其實?這個案件有一個並沒有被說明的地方。

那?就是那?個“機緣巧合”指的是什麼,與小山先生為?什麼會想要殺死小山女士?

在跡部景吾說出小山先生的公司快要破產時,彌生就有了猜測。

在所有人都在欣賞寶石的時候,同時出現在花園裡的小山女士與清水小姐真的是因為?巧合而遇見的嗎?

不,並不是。

就連清水女士對於那?條廉價項鏈的好奇,也隻是屬於一個暫時的勝利者,對於如今還毫不知情的敗者的嘲諷罷了。

小山先生恐怕早就與清水小姐有了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而這件事情,小山女士似乎是被瞞在了鼓裡。

對比起完全不能給?予助力的妻子,清水家的大小姐如果成?為?了他的妻子,他就會得?到清水家的幫助。

前提是他的妻子必須要讓位,並且還是要他的名聲毫無受損的讓位。

所以?小山先生策劃了一切,將所有事情放在了心裡,不敢讓他的妻子以?及清水小姐知道他心狠手辣的想法。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妻子早就冷眼將一切事情看?在了眼裡,並且在清水小姐來向?她暗暗炫耀之時,反手將了一軍。

所以?這位小山女士幸運嗎?這一點就要看?她自己是怎麼想的了。

在準備離開的時候,彌生轉頭禮貌的向?仍然站在她身邊的褚發男人告彆。

“那?我先走了。”

中原中也的眼中閃過莫名的神色,拉了拉帽簷說道:“路上小心。”

“……彌生小姐。”

彌生還沒有邁出步子,就被男人補充的稱呼嚇得?差點一個趔趄。

她艱難的對這位港口黑手黨的重力使?回以?一個微笑:“你也是,中原先生。”

[主神。]

彌生抽搐著?嘴角問道:[我配擁有可以?消除記憶的道具嗎?]

主神乾脆利落的給?出了答案:[你不配。]

[好的我滾。]

*

彌生做了一個晚上的噩夢。

夢裡的東西也不可怕,就是許多非常熟悉的人齊齊坐在一張桌子前,麵帶微笑的盯著?她。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