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67、現實世界(二十一)(1 / 2)

加入書籤

少年?院的事情其實五條悟心中早有想法?。

雖然當?年?彌生給他留下了足以掌握大部分上層的權柄,但還是有一些比蟑螂還警惕的老頭子沒有定下契約,並且在暗地裡?合作與五條悟爭奪權力。

雖然如今的情況是五條悟占據了上風,但是這種?隱藏在暗處使絆子的老鼠也可以惡心五條悟一把。

這一次的任務就?是這樣。

窗本?就?檢測出來了少年?院中的是一枚特級咒胎,可是在明知咒靈極有可能會?孵化的情況下,還是下達了讓一年?級的三名學生去解救人員的這個任務。

那?些惡心的老頭子們本?就?是抱著讓五條悟的學生們,特彆是那?個吞下兩?麵宿儺手指的虎杖悠仁死?在少年?院的想法?,可誰知道半路殺出了兩?麵宿儺殺死?了那?個特級假想咒靈。

不過令他們能夠開心一點的就?是,虎杖悠仁死?了。

虎杖悠仁:?

他的確死?了,但是沒有完全死?。

不過先撇開那?些老橘子不談,最近讓彌生非常頭疼的,是在她進入高專之後就?開始肆意妄為的五條悟。

高專的學生數量極少,老師也沒有幾個,所以一般二年?級與一年?級的實戰課程會?放到一起上。

在校的三年?級也隻有彌生一人,所以課程也被劃分到了一起。

不過劃分到了一起是一回事,彌生能不能上課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今天是彌生第一次與一年?級生對練,但是……

“……悟。”

彌生的額角上暴出了青筋,咬牙切齒的說道:“能不能放開我??”

這段時間每次上課,隻要讓五條悟找到機會?,彌生的課就?保證上不下去了。

就?像是想要黏糊在飼養員身邊的貓貓,總是想儘一切辦法?想要吸引飼養員的注意力,不達到目的就?決不罷休。

白發六眼不僅沒有放開,還變本?加厲的蹭了兩?下:“才不要!我?剛剛找到了一家新開的甜品店,硝子那?裡?剛好?有優惠券,我?們現在去試一下怎麼樣!”

本?來在與彌生對練的野薔薇慢慢的收回了手,呆愣的看著連帶著雙手被男人箍在懷裡?的彌生。

注意到野薔薇的眼神,彌生深呼吸,對她歉意的笑了笑。

然後瞬間用力掙脫開了五條悟的雙手,一手刀劈了下去:“我?到高專來不是為了天天陪你去吃甜點的!”

早知道五條悟變得比少年?時期還要粘人,並且不知道怎麼說服了她的兄長們讓她辦理了寄宿,她就?不可能答應五條悟來高專這件事。

彌生這一手刀可是用上了幾分力氣,本?以為會?打?在五條悟的無限上,可是沒想到白發六眼竟然沒有用無限抵抗。

五條悟委屈巴巴的捂著額頭,指縫中露出來的淡淡紅痕足以證明彌生有多用力。

彌生磨了磨後槽牙,還是沒有堅持自己絕對不會?縱容五條悟的想法?,扒拉開了男人捂著額頭的手,一邊輕輕的揉著一邊問?道:“很痛嗎?平時無限時刻開著,怎麼現在不知道躲一下?”

五條悟伸出了大拇指,咧開了笑容:“這樣你才會?心疼我?……嘶,太用力了!”

他們的對麵,釘崎野薔薇露出了滿是“?”的表情。

說實話,釘崎野薔薇十分想知道這位新入學的學姐與這個無良教師是什麼關係。

從不避諱大家的親昵動作來看,如果說兩?人是單純的師生關係,野薔薇覺得自己可以去精神病院一日遊了。

但如果說是戀人……她也覺得不像。

彌生學姐與五條老師之間完全沒有戀人之間會?有的粉紅色泡泡,反倒像是大家長與愛撒嬌的幼童,或是飼養者與粘人的貓的關係。

當?然,幼童與貓都指的是五條悟,在野薔薇看見的兩?人的相處之間,她覺得彌生更像是縱容的那?一方。

在彌生對她道歉並且帶著五條悟離開後,被塞到禪院真希與伏黑惠這一組的野薔薇戳了戳伏黑惠問?道:“彌生學姐之前就?是高專的學生嗎?還有,為什麼我?感受不到她身上的咒力,是和真希姐一樣的情況嗎?”

禪院真希是不完全的天與咒縛,平日裡?要戴上特製的眼鏡才能看見咒靈。

可是彌生不一樣,她的確是一個無咒力者。

但是,朝日奈彌生擁有著與咒力不同?力量體係的魔力,如果讓她弄清楚了咒術的原理,她便可以讓魔力模仿咒力回路使用出術式。

當?初在片場裡?的那?個帳便是這樣來的。

不過在伏黑惠與禪院真希,或是說整個咒術界對於朝日奈彌生還有印象的咒術師眼中,病弱可是朝日奈彌生的代名詞。

所以伏黑惠搖了搖頭:“彌生姐與真希學姐不同?,她是無咒力者。”

看著棕發少女打?出了問?號的模樣,伏黑惠沉默片刻才輕聲說道:“她的身份不一樣。”

野薔薇看向禪院真希,發現少女微微頷首,像是認同?伏黑惠說的話一般。

“朝日奈學姐的身份並不是什麼秘密的事情。”梳著高馬尾的高挑少女將手中的咒具收回背後,推了推眼鏡說道:“如果你想要了解的話,我?可以告訴你我?知道的事情。”

經曆過那?個時代的咒術師,就?沒人不知曉朝日奈彌生。身為禪院家出身的禪院真希,了解的東西比其他人多了不少。

雖然不知道這位當?初到底去了哪裡?,也不知道這位的容貌為何還是這麼年?輕,但是他們都可以看出來,五條悟並沒有想要隱瞞彌生存在的意思。

或者說,彆人也想不到高專新出現的三年?級生,會?是他們記憶中早就?死?去的朝日奈彌生。

伴隨著一件又一件事跡被提起,棕發少女的眼睛越瞪越大,幾乎被刷新了世界觀。

而兩?位當?事人並沒有前往甜品店。

五條悟牽著彌生的手,熟門熟路的往高專偏僻的地方拐去,彌生稍稍放開了精神力,了然的問?道:“是要去看悠仁那?孩子嗎?”

五條悟並沒有回答彌生的問?題,而是頭也不回的說道:“那?天發生的事情惠都告訴我?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