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69、現實世界(二十三)(1 / 2)

加入書籤

虎杖悠仁是?一個好學生。

他或許是?所?有?老師都會不自覺偏愛的學生,很多?時候彌生隻?要將她想要教的東西說一遍,少?年便可以記在心裡並且很快的在實踐中運用出?來。

虎杖悠仁這具身體本身的運動能力極強,強到彌生還暗地裡試探他是?不是?天與咒縛,可是?反饋回來的力量說明了,虎杖悠仁就是?最普通不過的人類身軀。

這可能就是?上天對於世界之子的偏愛吧。

於是?在少?年逆天的天賦之下,彌生不斷試探著?他能力的底線,下手的力度一天比一天重。

虎杖悠仁也十分驚訝,他雖然知道咒術師不能與普通人相比較,但他還是?想不通,為什?麼朝日奈彌生這般纖細的身體裡可以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力量。

等到休息時間,少?年揉著?手臂上被摔出?的青紫,露出?了可憐兮兮的表情?:“彌生姐,今天還是?吃食堂嗎?”

今天是?朝日奈彌生住進這間地下室的第四天了,可是?虎杖悠仁除了第一天吃到彌生“親手”做的飯菜,其餘時間吃的都是?彌生從食堂裡拿回來的食物。

虎杖悠仁心心念念想讓彌生再露一次手,可惜至今沒有?成功。

原本正在仰頭?喝水的彌生被虎杖悠仁突如其來的問題嚇得手一抖,水嗆進了喉嚨中,咳的昏天地暗。

……廚子就在你身體裡呢,你白天不睡覺,人怎麼可能跑出?來給?你做飯。

虎杖悠仁將所?有?事情?拋到了腦後,手忙腳亂的輕拍彌生的脊背。

就在彌生思考著?要怎麼把這個問題混過去的時候,救星來了。

身著?高專教師製服的白發六眼拉開了訓練場的大門?,瞬移到了金發少?女?的身邊,代替了虎杖悠仁的位置:“怎麼這麼不小心?”

儘管男人的雙眼被眼罩給?遮住,讓彌生無法看清其中蘊含著?怎樣?的情?緒,但是?從男人有?些低沉的聲音便可以聽出?,他如今的情?緒並不是?那麼愉快。

彌生歎氣。

其實她在這段時間的相處中發現了一個問題。

或許是?她在五條悟眼中病弱的形象太深入人心了,儘管五條悟明白彌生現在非常的健康,不會像之前一樣?動不動就生病,可他還是?會在彌生不管有?什?麼風吹草動的時候開始提起心來。

還有?的就是?,五條悟也變得過分粘人,就像是?想要將這麼多?年缺失的全部補回來一樣?,黏糊的不行。

彌生輕輕拍了拍男人的手背:“隻?是?被水嗆到了而已,沒什?麼事。”

白發六眼的嘴唇輕抿,在確定彌生的確是?沒事後,便收回了手。

而在他們?兩個交談時,被五條悟故意擠出?一個身位的虎杖悠仁撓撓頭?看向門?外,意外的看見了門?口站著?一個黑發少?年。

“我是?高專一年級虎杖悠仁。”虎杖悠仁湊了過去,爽朗的伸出?了手:“我沒見過你,你也是?高專的學生嗎?”

微微縮著?身子的黑發少?年長相清秀,可是?周身的姿態讓他看起來稍顯陰沉,看起來就是?個非常普通的,可能在學校裡不會多?麼受歡迎的學生。

留著?長劉海的黑發少?年怯怯的搖搖頭?,沒過兩秒,又像是?反應過來了什?麼點了點頭?:“我是?吉野順平,我現在還不算是?高專的學生,五條先……老師說我還需要去和校長見一麵,等通過了校長那一關?我才算是?高專的學生。”

聊到這個話題,虎杖悠仁瞬間來了精神,和少?年開始嘀咕自己在校長室裡的經曆。黑發少?年雖然話少?,可是?神情?卻分外認真。

聽見陌生聲音的彌生轉頭?,看見的就是?兩個少?年聊的熱火朝天的模樣?。

看見有?些許陌生的黑發少?年,彌生一愣,壓低了聲音向五條悟問道:“你想直接把這孩子送進高專?”

五條悟揉捏著?彌生的手指,漫不經心的回答道:“他已經覺醒術式了,進入高專是?他如今最好的選擇。”

那就是?說已經碰到真人了?

五條悟親自出?手……這個咒靈怕不是?已經進夏油傑的嘴裡了。

彌生點頭?,不再多?問。

可是?五條悟卻不開心了,像是?不滿彌生在見到他後不僅什?麼反應都沒有?,問的問題也不是?關?於他的一樣?。

他扒拉著?彌生的手指,語氣如蜜糖般甜膩,讓彌生差點沒忍住打了個寒顫:“彌生呢,這幾天和悠仁這孩子相處的怎麼樣??”

“悠仁是?個好孩子。”

彌生的眼神忽然一飄,表情?有?那麼一瞬間變得奇怪,卻在下一刻就恢複了正常。

悠仁是?個好孩子,而他體內的那個……

彌生想到了這幾天半夜發生的事情?。

她的睡眠本來就淺,儘管這樣?,兩麵宿儺也可以在不驚動她的情?況況下,大半夜坐在她的床邊發呆。

第一個晚上彌生被主神叫醒的時候差點沒有?直接一法杖敲上去。

在主神提醒她這是?兩麵宿儺後,彌生便按捺下了想要睜開眼睛的衝動,維持著?睡眠的假象,想要看看兩麵宿儺會做些什?麼。

但是?兩麵宿儺什?麼也沒做。

他隻?是?在彌生的床邊安安靜靜的坐著?,也不將視線放在彌生的身上,像是?坐在這裡確認身邊的這個人不會忽然消失一般,隻?要感?受著?彌生的存在就心神寧靜。

兩麵宿儺直到天際泛白,才回到了虎杖悠仁的臥室。

第二天,第三天。

每個晚上兩麵宿儺都會在不驚動彌生的情?況下守在她的身邊,然後等到虎杖悠仁這具身體快要睡醒之時,才回到自己的房間。

彌生有?時真的很想直接睜開眼睛,與兩麵宿儺好好的談一談,可是?想到兩麵宿儺這種一看就是?想要躲著?她的樣?子,她又怕把他嚇的又縮回去不出?來了。

彌生的心情?無比複雜。

這哪裡像是?她記憶裡肆意張揚如熠熠烈陽的兩麵宿儺?

彌生的思緒不自覺地逸散,而察覺到這一點的五條悟眯起了眼睛,像是?提醒一樣?輕輕掐了一下彌生的指根:“怎麼忽然發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