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70、現實世界(二十四)(1 / 2)

加入書籤

這一回的交流會因?為假油已經?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緣故,花禦並沒有?出現。

彌生有?些?失望,本來她還想?見識一下這個?說是咒靈更像是精靈的特級是怎麼樣的,沒想?到?整個?交流會風平浪靜,沒有?發生任何的意外。

不,還是有?的。

那?就是京都校的學生們仍然因?為校長的命令來狙殺虎杖悠仁。

京都校的校長可以算是守舊派的代表人物,在這幾年間沒少和五條悟打擂台,可如今也出現了頹勢。

好玩的是,在彌生跟在五條悟身後走進觀戰室之後,這位京都校的校長,還有?帶隊老師庵歌姬差點沒有?原地跳起來。

麵上有?著一道疤痕的藍發女子瞠目結舌,指向彌生的手顫顫巍巍的抖動:“朝……朝日奈彌生小姐?”

京都校校長也睜開了眼睛,眼裡的神色說不清是震驚還是懷疑。

彌生無辜的聳了聳肩,看著在自己心裡印象還蠻好的女人露出了笑容:“是我,很驚訝嗎?”

這不是驚訝不驚訝的問題了好不好?!!

身為五條悟同一個?時期的咒術師,庵歌姬見過五條悟在朝日奈彌生[死亡]之後的模樣。

庵歌姬在知曉朝日奈彌生死亡的消息後,還難得有?朋友愛的想?要給這位死敵一些?安慰。

但是還沒等她彆扭的發消息去安慰,她就聽見了五條悟最近乾的一係列事跡。

曾經?說過“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少年突然大肆張揚起來,將朝日奈彌生放進他手中的權柄利用到?了極致,直接讓上麵的那?些?老橘子們嚇得閉門不出,生怕那?一天自己的腦袋和位置一起被白發六眼給捏碎。

這樣看來似乎不需要安慰了?

畢竟這位六眼看起來也不像是很傷心的樣子。

直到?某一天,她在執行任務的時候與五條悟的任務撞到?了一起。

她意外看見了白發六眼在不小心受到?咒靈特殊能力的攻擊後,忽然落淚的模樣。

這隻咒靈被暴怒的六眼直接碾碎,那?雙被淚水染濕而?在月光下反射著細碎光芒的湛藍雙眼惡狠狠的盯著庵歌姬,惡聲惡氣的要求少女保密。

庵歌姬自然給了他一個?麵子。

她回去向人問出了這隻咒靈的能力——放大人此?時心裡最濃鬱的一種?情緒。

所以,這位五條家的六眼,也隻是看起來平靜而?已。

不過現在先不管從前的時期如何。

庵歌姬看了看坐在夜蛾正道身邊的校長,又看了看坐在一邊和黑發少年解說戰鬥的彌生,低頭掏出手機給五條悟去了一條短信:[你就這樣讓彌生小姐大搖大擺的出現在所有?人麵前?]

翹著二郎腿用手支著頭的白發六眼看了一眼手機,然後單手回了消息:[怎麼了?彌生又不是見不得人。]

[你難道不知道彌生小姐弄出的那?些?契約,讓多少人想?要殺死她嗎?]

[那?又如何?]

五條悟勾起了一個?笑容,漫不經?心的回話:[如果想?要殺死彌生,就先來試一試能不能打敗我這個?【最強】吧。]

更何況,如今的彌生也不是那?時候被限製了力量的彌生了。

五條悟收回手機,歪頭看向望著彌生。

金發藍眸的少女朝他投來疑惑的眼神。

大白貓貓瞬間蹭了過去,拉下眼罩讓彌生能清楚看見他pikapika的雙眼。

他拖長了聲音說道:“彌生——我想?吃鹽喜庵的喜久福了!”

這家店是五條悟高專時期開在學校山腳下那?家商業街的日式點心店,沒想?到?竟然開了這麼久。

彌生盯了五條悟幾秒,還是敗下了陣來,伸出手發泄似的把麵前的這一頭白發揉的亂七八糟:“還要什麼,我一起給你買回來。”

五條悟毫不猶豫的報出了一長串甚至還是不同店鋪的點心名字,彌生越聽頭越痛,最後無情的拿起旁邊的和果子堵住了五條悟的嘴,轉身就離開了高專。

夏油傑有?些?疑惑:“怎麼把彌生姐支走了?”

他能看出來五條悟並不是真的想?要現在吃那?些?東西,隻是找了個?借口想?讓朝日奈彌生不再繼續看下去罷了。

五條悟笑而?不語。

他可是直到?彌生有?多喜歡虎杖悠仁這個?小子的,甚至在這一個?來月的訓練中真的把少年當成弟弟來教導……若是讓彌生看見了京都校對悠仁的圍攻,怕是會生氣吧。

如果彌生不知道交流會會發生什麼事的話,她還真的會生氣。

不過對於?這些?事情彌生早就知曉結局了,也沒有?什麼擔心,但是她還是接受了五條悟的好意走出了高專。

她懶得跑那?麼多地方去給五條悟買吃的,在慢悠悠的往山腳下那?家點心店走去的同時,從主神那?裡兌換了一堆甜品塞進了自己的儲物戒裡。

精神力在撤出空間戒的時候似乎發現了一些?不對勁。

彌生擰眉,擴大精神力一掃,發現自己堆在一邊架子上的各種?功能甚至有?些?殺傷力極大的魔藥全部沒了,隻有?一張紙條放在原處。

她瞬間心梗,顫顫巍巍的把紙條拿出來一看。

[借你家清和用一下哦,還有?那?些?東西,會還給你的啦。]

[ps:如果沒用完的話。]

最後的落款是個?五彩斑斕的小蘑菇。

彌生緩緩打出了問號。

清和什麼時候和太?宰治攪合在一起了?

彌生給太?宰治去了一條消息,卻沒有?得到?回複。

不祥的預感從心底緩緩升起,直到?彌生回到?高專,交流會也圓滿結束後也沒有?消散。

在賽後的飯局上,坐在教師這一桌的五條悟難得的沒有?胡鬨,看著一直盯著手機,神色凝重的彌生低聲問道:“怎麼了?出了什麼時事情嗎?”

沒有?去和同學們胡鬨的彌生合上了手機,揉了揉一直在跳動的眉心:“不,沒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