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73、現實世界(二十七)(1 / 2)

加入書籤

彌生與江戶川亂步篩選出了兩名?可能會?被選中成為下一名?死者的人。

第一位就是普通的便利店職員小野,異能力是普通的能與動物溝通,性格孤僻沒?有朋友,和重病的母親相依為命生活。

曾經有交往過女友,女友卻因為小野母親的反對而和他分?手。在幾天前,小野母親去世,在將母親下葬後?,小野曾去過那間教堂祈禱。

另一位是港口黑手黨的黑蜥蜴成員山口,異能力是普通的凝水,平日裡吃喝嫖賭樣樣俱全,有著一群可以一同玩樂的狐朋狗友,同時也有著一個?他萬分?珍視的女兒。

但是他的女兒在幾天前出了車禍,搶救無效死亡。在女兒火化下葬後?,失魂落魄的山口路過了教堂,也進去祈禱了一番。

凶手每隔三天會?對一個?人下手,在昨天發現?了一個?死者的情況下,明?天就會?是凶手再次動手的日子。

所以時間非常緊迫。

在阪口安吾的幫助之下,他們?十分?輕易的就確定了兩人現?在的位置趕了過去。

他們?先去了小野先生工作的便利店。

今天是工作日,上午的便利店裡沒?有多少人。

推開玻璃門,空調吹來的冷氣拂去了夏日的熱意?,走?在彌生前麵?一些位置的江戶川亂步眼神在櫃台裡的男人麵?上一掃,忽然頓住了腳步。

“歡迎光臨。”男人的手指在手機上快速的敲打了幾下,像是在結束一段聊天,然後?才將手機放回口袋,麵?上猶帶著笑意?的問道:“請問想要買些什麼?”

彌生剛想要開口詢問,就被江戶川亂步攔了下來:“拿兩盒冰淇淋吧。”

嗯?

彌生向亂步投去疑惑的目光,亂步微微搖頭,示意?彌生先不要說話。

“好。”

這位名?叫小野的店員動作利落的將冰淇淋裝好遞給亂步,亂步接過紙袋,像是有些驚訝的問道:“小野先生是要結婚了嗎,上一次來買東西的時候還沒?有見到你戴戒指呢。”

聽?到亂步的詢問,小野一愣,然後?把亂步當作從前來過便利店的客人,禮貌的回答道:“是的,婚期就在一個?月後?。”

“是這樣啊。”亂步笑眯眯點頭:“恭喜恭喜。”

江戶川亂步領著彌生離開了便利店。

坐在一旁公園的長椅上,江戶川亂步遞了一盒冰淇淋給彌生,然後?將自己的那一盒拆開,塞了一大口含含糊糊的說道:“不可能是他。”

“為什麼?是因為他要結婚了嗎?”

凶手選擇的下手對象都是孤身一人,而馬上要結婚的小野先生明?顯已經不在凶手的選擇範圍內。

彌生看?了看?亂步手中在大太陽下已經融化了一點點的冰淇淋,伸出手指點在了盒子邊緣,將冰淇淋液重新凍了回去。

名?偵探微微睜開了眼睛,露出了眼底那漂亮澄澈的碧色。在彌生注意?到之前又眯起了眼睛,一邊開心的攪動著冰淇淋,一邊歡快的回答道:“這隻是其中一點。”

“凶手為什麼會?選擇失去了重要的人後?孤身一人的死者?那是因為在親近的人死後?,死者身上的負麵?情緒會?增加。”江戶川亂步撿起飄落到他發絲上的落葉吹開:“而這位小野先生……明?顯對他的母親去世沒?有傷心的情緒。”

“不,也不能說沒?有,隻能說他心底裡因為母親死亡而產生的解脫情緒,蓋過了他因為母親死亡而產生的負麵?情緒。”

江戶川亂步冷靜的開始剖析:“重病的母親對於小野先生來說是牽絆也是壓力,生活上因為母親的重病帶來貧困,女友在母親的反對下離去,甚至是母親對於孩子的控製欲,不想要讓他結交朋友,想要時刻讓兒子在自己眼前……儘管小野先生同樣深愛著他的母親,但在長期的壓抑之下,母親的離去讓他鬆了口氣。”

“他想著——我儘力了,我也就仁至義儘了。所以他鬆了口氣,重新聯係上了女友,將所有的負麵?情緒拋之於腦後?,打算開啟新的生活。”

“所以如?今的小野先生並不是孤身一人,也不再擁有負麵?情緒,他就不可能是凶手的目標了。”

人的情緒是會?表現?在臉上的,隻要不可以去掩飾,可以從一個?人的臉上看?出很多東西。

所以江戶川亂步在走?進便利店的第一眼就看?出來了,這位小野先生已經不可能是凶手的目標。

畢竟那張臉上是與他們?曾見過的死氣沉沉的照片不同的,對於未來的希望。

於是現?在看?起來,好像隻剩下一個?目標了。

在確定那個?失去女兒的港.黑成員的巡邏街區後?,彌生給亂步套上了一層混淆視線的保護罩,湊近去看?了一眼。

確認男人的各種情況都符合後?,彌生在男人的身上留下了些東西,便領著亂步回到了武裝偵探社。

正好,去教堂調查的中島敦與泉鏡花回來了。

跟在他們?身邊的是伏黑惠有釘崎野薔薇,在看?見彌生的時候,臉色不太好的伏黑惠便點了點頭:“教堂內部全是屬於不同人或者咒靈的咒力殘穢。”

中島敦也翻開了手中的本子,將探查到的東西一一講給江戶川亂步聽?:“我們?裝作正常的信徒進去參加了禮拜,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不過聽?其他信徒講,這間教堂的夜晚還會?有神父舉辦的集會?。”

“而能夠去參加集會?的人都是神父親口說過需要洗滌的信徒。”

負責走?訪附近的泉鏡花補充道:“隔壁花店的老板說教堂在一個?月前被國外來的一個?男人買了下來,並且將神父更換成了現?在的這位。”

江戶川亂步若有所思的捏著下巴,問道:“神父的名?字叫什麼?有照片嗎?”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