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77、現實世界(三十一)(1 / 2)

加入書籤

森鷗外看見那雙澄澈的藍色雙眸瞬間被燦爛的金色光芒所充滿。

在入場前被封印的精神?力瞬間展開,連帶著水波紋般的魔力從金發少女?掌心忽然出現的法杖上擴散,在瞬息之間就將這棟酒店大樓給籠罩。

時?間像是?停止在了這一刻。

火焰被金芒禁錮,掉落下來的碎石凝滯在半空中,在爆炸中手?上的人傷口也像是?停留在了剛受傷的那一刻,不再有血液流出。

所有的嘈雜的爆裂聲都在這個空間內消失,陷入驚慌的人們霎時?間停止了尖叫。

如同神?跡一般,所有人的視野都被淡淡的金芒所覆蓋,有膽大的人好奇的伸出手?去觸碰被靜止了的物體?,卻發現就算是?觸碰火焰也毫發無損。

“去救人!”

臉色瞬間蒼白下來的彌生冷靜的向眾人說道,一隻?手?仍然高?舉法杖,另一隻?手?從空間戒中拿出了一瓶深紅色的藥水,仰頭給自己灌了下去。

因為強製自己在瞬息之間施展禁術而差點斷裂的魔術回路被治愈,可是?劇痛仍然停留在她的身上,彌生一咬牙,反手?又拿出了一瓶攥在手?心中。

因為精神?力的展開,彌生看見了站在酒店外,仰頭看著這一切的帶著帽子?的男人。

就如同她所猜測的一般,這件事?的主謀的確是?費奧多爾·d,也就是?那個幻想著要創造一個沒有異能力者世界的俄羅斯人。

費奧多爾咬著食指的第一指節,仰頭凝視著被靜止了時?間的這座酒店,從口袋中拿出了新的遙控器,按下了按鈕。

意料之中的,沒有任何動靜產生。

費奧多爾饒有興致的勾起?唇角,可是?還沒等他做些什麼,強烈的危機感襲來,他警惕的想要躲避,可是?從腦海中傳來的劇痛讓他眼前一黑,跪倒在了地上。

沒想到費奧多爾能承受下來她沒收手?的精神?攻擊的彌生有些驚訝,又補上了一記,讓男人瞬間昏倒在了那個昏暗的小巷中。

但是?在這種?時?刻艱難抽調出精神?力的後果就是?彌生又從空間戒中拿出了一瓶紅藥。

在原本在二樓戒備的所有人都下去救援賓客們的時?候,森鷗外仍然留在彌生的身邊。

愛麗絲仍然漂浮在他的身後警惕著,而森鷗外上前一步停在了彌生腳下擴散開的魔法陣的外邊,有些急躁而擔憂的望著彌生,一言不發,不敢打擾此刻看起?來狀態不太對的彌生。

其實這種?涉及時?間與?空間的魔法,如果在彌生有準備的情況下隻?能說是?有些困難。

需要充足的時?間來詠唱,魔力從魔術回路中慢慢抽出,轉化為時?間屬性的魔力,彙集於腳下的魔法陣中,等待詠唱結束便能起?到靜止時?間的作用。

至於這個魔法為什麼會被稱為禁術?那是?因為,時?間與?空間範圍內的魔法是?涉及了神?明的領域。

非神?明無法使用,就算是?受到眷顧的半神?也無法完整的將魔法使用出來。

彌生能夠使用這個魔法,是?因為她擁有著神?格。

可就像彌生之前同仁王雅治解釋的一般,空有神?格沒有神?體?,不被法則承認神?明之位,充其量隻?能算是?個偽神?。

但是?彌生卻強迫著自己在瞬間使用出了這個禁術。

體?內的魔力瞬間被抽空,連帶著魔術回路都差點斷裂,在此刻還需要源源不斷提供魔力的情況下,被紅藥修複的魔術回路又慢慢出現了裂痕,然後再次被修複。

彌生高?舉的手?臂慢慢開始顫抖,苦哈哈的算著自己那被太宰治和清和差點洗劫一空的藥劑中還留下了多少紅藥可以供她這般揮霍。

要知道,這種?等級的紅藥在主神?那裡兌換可是?需要一筆不少的積分,普通的玩家基本上都是?買那種?治療效果較差的治愈繃帶之類,隻?有彌生和仁王雅治這種?積分多的敢在空間戒中備上幾瓶。

因為過度的疼痛而感到視野已經有了些許模糊的彌生用力的甩了甩頭,企圖讓自己清醒一些。

她看向森鷗外,勉強的勾起?了一個笑容:“本來還想著悄無聲息解決這件事?情不影響這場宴會的,誰知道這一次竟然讓人察覺了我們早有準備。”

同時?,少女?纖細的手?暴躁的直接捏斷了手?中玻璃瓶細長的瓶口,仰頭將其中清澈的深紅色藥水倒入喉中。

在知曉這些案件的凶手?是?費奧多爾之後,彌生就知道這次的暗中保護可能早就被擺在明麵上了。

身為老鼠,一些細微的情報都會被收集起?來,彌生想都不用想就能知道費奧多爾從中發現了什麼,然後才策劃出這一場爆炸。

這場案件的主謀並不是?隻?有費奧多爾一人,畢竟這位死屋之鼠的頭目對於受害者可沒有那些高?高?在上的同情心。

極有可能的就是?,費奧多爾躲在暗處策劃了這一切,讓另一個人成為了他手?中的槍,成為了被擺在明麵上的凶手?。

森鷗外抿唇,看見了少女?指尖被玻璃劃出的傷口,說道:“你受傷了。”

少女?全身上下隻?能看見這個傷口,可是?臉色卻過分蒼白,時?不時?灌入喉中的不明液體?似乎表明了少女?的狀態並不是?多麼好。

或許是?身上的痛楚已經讓彌生的大腦麻木,彌生並沒有發現這個小小的傷口。

彌生垂眸一看,低低的笑了笑:“不礙事?。”

“算一算從我離開到現在,已經多少年了。”彌生歪著頭想了想,已經開始模糊的思緒艱難的得出了結論:“十年……還是?八年?”

“八年。”

黑發紅眼的男人沒有猶豫的低聲回答道:“……今年是?你離開的第八年。”

也是?。

她離開時?森鷗外已經三十二歲了,如今站在她麵前的,是?統治了港口黑手?黨八年的森首領。

彌生注視著森鷗外,記憶中男人的模樣逐漸清晰了起?來。

同過往對比,如今的森鷗外沉穩了下來,有了首領的威嚴與?氣勢,眼角也多出了不甚明顯的細紋。

可是?倒映在他眼中的少女?,看起?來還未到雙十年華。

“其實當年我想了很多,在您離開前,在您離開後。”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