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78、現實世界(三十二)(1 / 2)

加入書籤

彌生在將近第二天下午的時候才醒來。

睜開眼一看,天花板的花紋有些眼熟。

她睜著眼發了一會兒呆,這才想起熟悉感的由來。

在彌生還是港口黑手黨首領的時候,這間休息室被她劃給了森鷗外使用,在森鷗外後來回到港口黑手黨後,更是在這裡住了數年之久。

所以想也不用想就能知道,絕對是森鷗外把她帶了回來。

至於為什麼不把她放到首領辦公室後的那間臥室……

彌生沉默。

大概是膈應吧,或者說是下意識的後怕。

她撐著柔軟的床墊坐起身,揉著還在一抽一抽泛著疼痛的太陽穴,努力回想著昨天都發生了什麼。

在大樓倒塌之前,彌生帶著森鷗外離開了那座酒店,同時還強打著精神將暈倒在小巷子裡的費奧多爾揪了出來,塞給了趕來現場的阪口安吾,打算讓異能特務科去處置。

但是隻抓到了這個幕後凶手還不夠,不管是那個名叫真人的特級咒靈還是無色之王都不是什麼善茬。

因為疼痛而有些暴躁的彌生盤算著自己剩下的最後兩瓶大紅藥,轉身把自己送到阪口安吾手上的費奧多爾又拿了回來,直接上了一個抽取記憶的魔法。

然後在她把記憶交給趕來現場的江戶川亂步之後,她就昏了過去,連紅藥都來不及喝。

而且現在想一想……

媽的。

彌生麵無表情的想到。

她為什麼要自己動手?

且不說江戶川亂步已經趕到了現場,就說阪口安吾的異能[墮落論],這不也是個可以看到費奧多爾記憶的異能嗎?

那她為什麼還要憨憨的透支自己的精神力?

彌生捂臉,覺得昨天的自己絕對是疼到把智商給疼沒了。

金發少女將有些淩亂的長發甩到身後,左右向床底望了望,想要看一下拖鞋在哪裡。

不過還沒有等她找到,房間的大門就被敲響了。

“進來吧。”

彌生打了個哈欠隨口說道,同時也在腦海裡向主神磨道:[我頭痛。]

[……]

主神不說話。

[但是現在我還不想進主神空間。]

主神仍然沉默。

[所以嘛。]彌生帶著些撒嬌意味的說道:[給我一些紅藥或者止痛藥怎麼樣,麼麼噠。]

於是在朝倉清和推開門進來的那一瞬間,他便看見了從半空中忽然出現掉落在被子上的兩瓶藥劑。

一瓶深紅色,一瓶泛著淡淡的白。

彌生輕咳了一聲,強忍著自己的笑意將藥水飲儘,這才覺得舒適了一些。

這時她才轉頭看向終於出現了的朝倉清和,挑著眉頭問道:“這段時間你和太宰在一起嗎?”

容貌可以說是絕色的男人將溫度正好的溫水遞至彌生手中,乖順的垂眸回應道:“嗯。”

“把我的魔藥幾乎洗劫一空……”一談到這個彌生就心痛:“雖然沒有動我那些封存起來的高階藥劑,但是那麼多低階的藥劑可是我磨了安德莉亞好久才讓她幫我製作的。”

雖然是這麼說,但是不要輕易相信彌生口中的等級。

對於她或者是那個西幻世界的光明聖女來說,能讓他們稱之為高階的藥劑,在普通人眼裡,已經是一輩子都見不到一兩滴的禁術階級藥劑了。

所以彌生口中的低階藥劑可想而知是如何珍貴。

“你和太宰拿著這些去做什麼了?”

朝倉清和眨了眨眼,將與溫水一同帶進來的公文包打開,從中拿出了一些文件在床上攤開。

“也沒有什麼。”

朝倉清和乖巧的回答道:“就是回到主神空間看見了主神發布的最終任務,就想著您現在應該是無法脫身的狀態,又正好撞見了太宰,我們就去把綠之王的老巢給炸了,然後把人送到了禦柱塔。”

彌生:“……你用我的魔藥去當炸彈了?”

朝倉清和謙虛點頭:“當時其實是想要靠自己的武力的,可是我低估了兩個王權者加在一起的力量,所以就用了一些魔藥。”

“原本隻是想著您之前使用過的那個方法,將咒力注入藥劑中,選擇一種元素的力量進行激發,便可以讓魔藥成為那種屬性的炸彈。”

彌生逐漸感到窒息:“所以我的冰霜藥劑龍息藥劑烈焰藥劑生長藥劑治愈藥劑美容藥劑和榮光藥劑……!!”

男人看了看彌生逐漸暴起的青筋,非常有眼力見的,委婉的回答道:“我和太宰玩嗨了。”

或者換一句話來說,太宰帶著他玩嗨了。

雖然結果沒有太大的區彆,但是朝倉清和覺得自己還是要有一些戰友愛,這樣才能將是自己先開啟這種玩法的秘密給保守著。

一個向來穩重的人說出這種話,彌生第一個反應是不相信。

可是事實已經擺在了眼前。

於是彌生陷入了沉默。

下一刻,朝倉清和瞬間向右跳起,躲開了向他劈過去的法杖。

麵色仍然有些蒼白的金發少女此刻麵不改色的將手中足有一人高的法杖舞出了武鬆打虎的激情。

朝倉清和抱著頭躲了一陣子,忽然看見了已經散落了一床鋪的文件,靈光一閃的補救道:“也不是所有的魔藥都被我們霍霍了!您看一看那些文件!”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