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79、現實世界(三十三)(1 / 2)

加入書籤

彌生留在了港口黑手黨。

如今的港口黑手黨內曾經的老人其實並不少,但是在見到熟悉的朝日奈彌生後,卻沒有任何消息傳出港.黑。

森鷗外與沢田綱吉的防備措施還沒有開啟,就被港口黑手黨上下的靜悄悄弄得有些驚奇。

老人對彌生的存在緘口不言,何不是代表著彌生當時的統治是多麼的成功。

就算在那個時期的最後,彌生做出了那些事情。

其實在彌生走後許久,絕大部分的人都反應過來了彌生的所作所為是何用意。

那是在為森鷗外鋪路。

至於他們是什麼時候反應過來的?大概是他們在發現,彌生做出的那一係列事情並沒有讓任何無辜的人受到傷害的時候。

彌生哭笑不得。

“怎麼見我就和見到洪水猛獸似的。”金發藍眼的少女看著遠遠向她一鞠躬就飛快躥遠的幾個眼熟的人,雖然語氣像是埋怨,可是眼中的笑意卻萬分真實:“越活越回去了。”

站在她身後一點位置的森鷗外沒將視線從彌生身上移開,倒是他身邊穿著好看小裙子的愛麗絲不滿的扯了扯彌生的衣角,撒嬌般的說道:“彌生,不要看他們,看我啦。”

大眼睛長睫毛長相像是洋娃娃一樣精致的小蘿莉想要關注,她還能拒絕嗎?

彌生被萌到心軟的一塌糊塗,彎腰將愛麗絲抱起,讓女孩坐在自己的手臂上,甚至還調了調角度,讓女孩能坐的舒服些。

這熟練度與流暢度,沒有養個一兩個孩子是練不出來的。

雙手攬著彌生脖頸的愛麗絲扯著眼角吐出舌頭,對盯著她的森鷗外做了個鬼臉。

森鷗外:……

拳頭硬了。

就算知道彌生現在抱著的是可以稱之為自己半身的異能力,森鷗外也無法抑製的生出了將異能力收回來的想法。

雖然嚴格意義上來說,森鷗外和愛麗絲是同一個人。

男人露出了威脅的神色。

和森鷗外共通著思維的愛麗絲瞬間收回表情,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靠在了彌生的懷裡,給彌生披下來的長發開始編辮子。

沒有收斂精神力以至於旁觀到了全程的彌生哭笑不得,仰頭對明明四十歲了還在某些事情上幼稚的和小孩子一樣的森鷗外說道:“不要欺負愛麗絲。”

“噗嗤。”站在一旁同樣旁觀了全程的沢田綱吉終於忍不住笑出了聲音來。

看著森鷗外瞬間甩過來的眼神,這位溫柔的大空露出了內裡隱藏的一點黑餡:“森首領哪裡會欺負愛麗絲,他喜歡愛麗絲都來不及呢。”

“畢竟我每次來都能看見森首領給愛麗絲換小裙子,愛麗絲不願意還會耐心的哄呢。”

沢田綱吉和森鷗外的關係可以說是非常奇妙。

兩人因為彌生這一層的關係成為了勉強可以友好交流的朋友,在心底裡都萬分信任著對方,信任著同是在彌生身邊長大的這一層關係,所以就算其他勢力想要來挑撥兩個組織的關係也從來沒有成功過。

可是就算熟到這種地步了,兩人對於對方的稱呼仍然是最生疏的“森首領”與“沢田先生”,從來都沒有想要改變過。

“對了。”像是想起了什麼,沢田綱吉忍耐不住笑意,艱難的將眼神固定在彌生的身上不往森鷗外那裡瞟:“我還聽說過一件關於森首領的……算是糗事?不知道您想不想聽。”

彌生饒有興致的挑眉:“說說看?”

森鷗外心底瞬間升起了不祥的預感,張口想要阻止:“等……”

可是沢田綱吉才不會這麼輕易停下。

他故意用著一種特彆微妙語氣說道:“森首領可是差點被路人送進警察局呢。”

“理由是咳,在大庭廣眾之下騷擾……”

“好了彆說了。”

瞬間反應過來後續是如何的彌生扶額,抬手製止了這位惡趣味開始泛濫的彭格列大空,看了看森鷗外:“給林太郎留一條底褲吧。”

可是說是這麼說,兩人還是笑得比誰都歡快。

平日裡在大庭廣眾之下向愛麗絲撒嬌示弱都沒有紅過臉的森鷗外愣是在彌生的注視下紅了耳尖。

他磨了磨後槽牙,卻還是沒有開口阻止彌生肆無忌憚的笑,加快了腳步走在了最前頭。

看見森鷗外幾乎惱羞成怒的樣子,彌生摸了摸自己的良心,還是勉強收斂了自己麵上的笑意對沢田綱吉解釋道:“其實愛麗絲最初不是這樣的。”

“當時的林太郎問我想要什麼模樣的孩子,我說我最喜歡金發藍眼的女孩,但是……某個不成熟的孩子卻生起了悶氣。”

彌生聳肩,露出了個你也懂得的表情:“其實黑發紅眼我也很喜歡的,可惜那時候的某人完全聽不進去我的話。”

森鷗外的腳步更快了。

確實懂得,並且在森鷗外離家出走的空窗期霸占了彌生身邊位置的沢田綱吉回以一個微笑。

“至於後來愛麗絲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彌生一頓,忽然噤聲。

她怎麼會不懂得原因呢?

愛麗絲抬頭蹭了蹭彌生的臉頰,輕聲說道:“彌生,沒有關係的。”

彌生摸著女孩的長發,不再言語。

而站在沢田綱吉身後的男人眼神中已經失去了光彩。

因為彭格列十代目任性的想要留在日本一段時間,自身還有幾個不能推卸工作的獄寺隼人先回去了意大利,朝日奈光便在這段時間代替了獄寺隼人的位置。

其實也就是給沢田綱吉當個助理,處理一些事情傳一傳話。

但是這也代表他要一直跟在沢田綱吉身邊。

一路上聽了無數“秘事”,卻找不到時間和彌生單獨相處的朝日奈光覺得自己已經變成了問號的形狀。

在港.黑裡沒半天,彌生忽然說想要出去看一看,於是他們離開了港口黑手黨。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