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81、現實世界(三十五)(1 / 2)

加入書籤

在聽見裡麵的人應聲之後,彌生推開門,卻意外的看見了國常路大覺對麵坐著一個有些眼熟的男人。

金發藍眼的少女在門邊停住了腳步,男人非常清楚的感覺到了少女的眼神在自己的麵上停留了片刻,然後便露出了了然的神色。

“青之王,宗像先生?”

雖然是疑惑的語氣,但是可以看出來,彌生已經確認了眼前人的身份。

她伸出手,自我介紹道:“我是朝日奈彌生。”

男人推了推眼鏡,眼神在彌生伸出的手上一晃而過,隨後禮貌的握住了彌生的指尖:“我是宗像禮司。”

指尖相觸之時,宗像禮司卻有些意外的揚起了眉頭。

麵前的少女實際年齡還真的如同外表一般的年輕。

可是她所表露出來的姿態,卻像是一直身處高處一般。

儘管這位名叫朝日奈彌生的少女在見到他時表現的非常隨意溫和,可是一個細節卻讓宗像禮司察覺了不對勁。

在禮儀之中,見麵問好時率先伸出手的應當是較為年長或是對比起來地位較高的人物。

宗像禮司並不感到奇怪,畢竟是在王權者問題上能讓黃金之王請來的人物。

雖然宗像禮司不清楚能讓黃金之王這般信任的人物為何看起來年齡這般小,還從來沒被他聽說過。

“彌生。”見兩人相互認識之後,國常路大覺開口喚道:“你來看看這個。”

儘管已經恢複了年輕,可是國常路大覺還是有著自己的打算,便時刻帶著那枚可以掩飾外表的戒指。

彌生也沒客氣,走到了桌前接過老者遞來的數據,就這樣靠在桌邊翻看了起來。

這是一份屬於無色之王的威茲曼值波動資料。

可以很清楚的看見,無色之王的威茲曼值正在不停的向下滑落,如果按照這種速度,幾乎不需要多久,無色之王就會變成一個普通人。

可是,從王權者出現以來,就沒有任何一個王權者的卸任有著死亡以外的原因。

“在確定無色之王的罪行之後,他就被送到了scepter4監管,有專人時刻監控。”宗像禮司補充道:“可就在這幾天裡,無色之王體內的能量正在飛速的下降,威茲曼偏差值也逐漸下滑到將要檢測不到的地步。”

這顯然不是正常的情況。

在找不到出現這種狀況的原因後,宗像禮司便親自來到了禦柱塔,將這個情況報給了黃金之王。

而黃金之王幾乎是瞬間就想到了彌生與石板的關聯,沒有過多猶豫的就想來詢問彌生是否知曉一二。

但就算是黃金之王也想不到這件事的真正原因。

彌生將資料放下,望著眼露詢問的國常路大覺說道:“這可能是我的原因。”

彌生不打算隱瞞石板的打算,畢竟自己將來是必定要接任無色之王的位置,這個原因也必然會被他們所知曉。

她平靜的放下了一個炸彈:“石板想要留下我,在無色的靈魂已經不再是[無色]的情況下,石板便決定將無色的權柄贈與我。”

無色之王的能力是[吞噬]與[同化]。

在他成王後的這麼多日子裡,他已經不知道吞噬了多少人的靈魂,搶占了多少人的身軀。

在同化了這麼多靈魂的情況下,無色之王已經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誰了,這樣的他自然也不能算作最初被石板承認的無色。

聽完彌生的話,國常路大覺倒是沒有多大反應。

他可是親眼見過石板對彌生的親近,也曾前往過主神空間,見過了那麼多東西,對於彌生所說隻有一種“啊,像是石板會做出來的事情”的感覺。

可是宗像禮司便不一樣了。

他努力的壓製著心中翻湧起的滔天巨浪,質問道:“如果石板可以這樣輕易的剝奪王權者的權柄,那為什麼王權者掉劍的事情還會發生。”

石板若是真的可以這般輕易的剝奪王權者的權柄,那為什麼不可以收回掉劍者的權柄,阻止無數人的悲劇發生?

宗像禮司看見金發少女用一種非常朦朧的眼神注視著他。

像是年長之人對與孩童的耐心解釋,又像是高高在上神明對於人類的俯視,他聽見金發少女溫和的說道:“石板可以剝奪無色的權柄,是因為[無色之王]的命運已經走到了終局。”

他存在於這個世界,可是接下來的世界卻因為彌生的乾預而不需要[無色]的存在。

必死的命運轉變為作為普通人度過剩下的人生……已經是世界的寬容了。

還有一點,是因為世界對於朝日奈彌生的特殊。

但這一點彌生並不能說出口。

宗像禮司似乎明白了什麼。

他不再緊繃著臉,像是無奈又像是懷念的對彌生說道:“你們無色估計是一脈相承的神神叨叨。”

“不過……我還是討厭像你們這樣神神叨叨的家夥。”

但如果是麵前的金發少女接任王權者的位置,估計不會再出什麼事情了吧?

慢慢放下心來的宗像禮司並沒有看見彌生麵上的若有所思。

於是不久之後,正坐在辦公室裡悠閒喝茶的宗像禮司收到了國常路大覺的傳訊。

【接下來發生什麼事情都不用管。】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