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85、現實世界(完)(1 / 2)

加入書籤

看到這個是因為訂閱比例不夠喲,前方正文正在解鎖中,感謝支持呦自己現實世界的年齡還算是個孩子,過段時間十七歲的生日才會到來,接觸過年紀最小的孩子就是自己的幼弟彌了。

就算在主神空間裡度過了那麼漫長的一段時間,身體的年齡卻是被固定在了現實世界中。

但沒有養孩子的經驗,被養的經驗總是有的。

她艱難的在腦海中刨出了自家大哥二哥養幼弟的記憶,從堆積了不少東西的空間戒中翻出了不少東西布置了客房。

為了照顧小孩的身高,彌生思考了一下,乾脆把客房所有的家具都縮小到了就算是小孩也能夠使用的大小。

然後又開始發愁。

她在裝備上神格之後就不用進食,但是她不用不代表小孩也不用。

餓了自己也不能餓孩子啊。

但是最致命的一點……

這座神社裡沒有一丁點食物的儲備,她也不會煮飯,唯一能吃的就隻有空間戒中從主神那裡兌換的壓縮膠囊。

這種東西日常類的東西不在主神的禁止範圍之內,但是想到把這個東西給小孩吃,彌生都覺得自己喪良心。

最後彌生從空間戒裡刨出了一堆金子,穿上了鬥篷打算去山腳下的村莊中給小孩買點吃的。

整塊的金子這些小商鋪是找不開的,就算把金子掰成小塊,在這偏僻的地方也很難找零。於是彌生又走的遠些,在最近的小鎮中買了一大堆食物食材放進了特地找出來的儲物戒中。

這種儲物戒中的時間流速是不會變動的,這些東西不管在裡麵放多久都不會壞,多攢點似乎沒有問題。

這麼想的彌生便在小鎮裡逛了起來,看見什麼吃的就買兩份,等到她想起神社中還有個沉睡的孩子在等著她時,遠處的天空都已經漫上了橘黃色。

完蛋。

大大的兩個字瞬間將她砸了個清醒,她將手上的東西甩入儲物戒中,身形一閃就全力往回趕。

等她回到神社後,看見的就是站在神社門口發呆的小孩。

衣衫單薄的小孩不知道在風雪中站了多久,肩上發間都積滿了落下的白雪,緊抿著的嘴唇泛著不正常的青紫色,靠著神社的門柱眼神低垂,出神的看著地上不斷累積的白雪。

彌生心口一揪,拿出了一件鬥篷先把小孩裹了起來,然後放出神力拂去了宿儺身上的雪。

源源不斷傳來的溫度從早已凍得失去知覺的身上傳來,宿儺恍惚抬頭,看見的就是雖然麵上沒有表情,但明顯心情不好的金發神明。

不過小孩還沒來得及想彌生是為什麼生氣,就被她三下五除二裹成了一個團子,抱在懷裡就往屋裡走。

在被抱起的那一瞬間就護在他身上燦金色的神力不斷擴大,保護罩的範圍越來越大,最後將整座神社都籠罩在了其中。冬日的積雪瞬間融化,露出了翠綠的嫩芽。

窩在鋪有地龍回廊上的動物們敏銳的發覺了氣溫的變化,一個兩個試探性的離開了回廊,最後開心的在院子裡撒歡。

一隻鬆鼠在院裡折了一枝鮮花,咬在嘴裡蹦蹦跳跳的跑來,最後停在彌生麵前,抬起手舉著鮮花嘰嘰喳喳的叫聲。

就算懷裡抱著一個孩子,彌生也非常輕易的就蹲下了身,接過了鮮花放進了小孩的手中。

在這寒冬之中,這座神社恢複了春天。

被彌生壓在懷裡的小孩望著金發神明身後的這幕奇跡,呆愣的摸了摸手中的花。

彌生把小孩放在回廊上。

兩麵宿儺低著頭,等待彌生開口。

她為什麼要生氣呢?

小孩疑惑的想到。

因為我沒有安分的呆在房間裡?還是因為我所以讓她耗費那麼多力量?

不管怎麼樣,他終將會迎來一頓責罵吧?

但是沒有。

金發藍眼的神明隻是蹲下了身子與他平視,然後從懷裡掏出了一份紙包塞進了他的懷裡。

將油紙包拆開,裡麵是如同剛出鍋一般依舊冒著熱氣的包子。

“是餓了嗎?”神明平靜的說道:“我知道人類是會感到饑餓的,所以去山下給你買了些可以吃的東西……抱歉,下一次出門我會和你說的。”

看著小孩怔愣沒有反應,彌生歪了歪頭,繼續從儲物戒中拿出食物。

“我沒吃過這個,如果你不喜歡的話,我還買了很多。”

一個又一個沉甸甸的紙包被放在他的懷裡,宿儺低下頭拿起包子咬了一口,溫熱的眼淚忽然落在了金發神明的手背上。

彌生瞬間慌了。

她捧著小孩的臉頰強迫他抬起頭,就看見了小孩通紅的眼眶。

眼淚在眼眶中打滾,然後從眼角落下,整張臉哭的亂七八糟的,可就是死死的咬著嘴裡的包子硬忍著不出聲。

哭的醜死了。

儘管嫌棄,可彌生幾乎是瞬間心軟。

她知道小孩是為什麼會站在門外等待,也清楚為什麼小孩會哭。

所以啊,彌生不止一次的想要感歎,長大後的兩麵宿儺性格有多糟糕,這時候的兩麵宿儺就有多可愛。

但是這孩子是一定會長成那個模樣的。

不管她怎麼乾涉,到最後總是會有無數的因素讓他成為被畫出來的那個“兩麵宿儺”。

她拿出手帕小心翼翼的給小孩擦了擦臉,將這些事情埋進了心底。

不過現在要考慮的不是兩麵宿儺將來會怎麼樣。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