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91、番外(完)(1 / 2)

加入書籤

看到這個是因為訂閱比例不夠喲,前方正文正在解鎖中,感謝支持呦彌生忽然想到自己。

兩麵宿儺被人類視為異類的恐慌與擔憂,她又何嘗沒有體會過。

十六歲那年來到主神空間,朝日奈彌生就成為了異類。

每天在鮮血淋漓中摸爬滾打,為了一點積分都能以命搏命的去拚,拚出了滿身傷痕也不敢在家人朋友的懷裡哭訴,隻能咬著牙繼續自己一個人走下去。

不讓家人擔心是一點,最重要的是,若是有一天她失去了性命,留在家人心目中的就還是那麼一個形象。

——不沾任何汙濁的形象。

她歎了口氣,收回了思緒。

“我是朝日奈彌生。”她溫和的注視著小孩,詢問道:“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可以告訴我嗎?”

聽見彌生的詢問,小孩暗紅色的眼睛裡閃過了一絲煩悶,猶豫半刻後悶悶的說道:“我沒有名字。”

就算知曉了彌生對於他這副怪異模樣的態度不似常人,小孩還是將咒力覆蓋在了身上掩去了異樣的地方。

然後他就看見少女耿直的說道:“抱歉,是我唐突了。”

小孩愣了愣。

什麼啊。

守護這座山的就是這麼個笨蛋神明嗎?

明明詢問名諱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卻因為怕他傷心而道歉什麼的。

……過分溫柔了吧。

看著金發神明猶豫不決的模樣,小孩盤起腿老氣橫秋的說道:“還有什麼想知道的,問就是了。”

彌生的視線落在了自己包紮好的傷口之上:“這些傷……”

小孩小小的身軀上覆蓋的是令人觸目驚心的傷痕。

帶著這麼一身傷闖入迷霧之中,不知道是已經想好了後果,還是以自己的生命為賭注賭最後一把。

[兩麵宿儺沒那麼容易死的。]

一直旁聽朝日奈彌生心理活動的主神忽然出聲:[在原本的世界線裡,兩麵宿儺會昏迷在雪地中,與生俱來的咒力會修複他的傷。]

[等到身上的傷被修複,因為這一遭鍛煉了咒力的兩麵宿儺就會下山,回去將想要殺他的村民與咒術師全殺了。]

彌生早已習慣主神窺探自己的內心,在聽完主神的解釋後,她明顯能感覺到小孩周身的氣壓低了下來。

高高在上的神明是不能理解人世間的汙濁的。

他這般想到。

他降生與這個山腳下的小村莊中,一出生母親就因為難產而死,父親卻沒有拋棄這個畸形的嬰兒,卻也因為妻子的死亡不曾給予這個孩子姓名與關愛。將這個孩子關在家裡養大,隱藏了他的存在。

——直到某一天,一個頑皮的孩童翻入了院牆,想要知道為何男人總是鎖著自家大門。

然後他看見了屋內坐在榻上翻閱讀物的男孩。

床榻上的孩童有著前後兩副麵孔,怪異的兩雙手臂,轉頭時眼底的裂縫睜開,兩雙眼睛好奇的看向陌生的人。

淒厲的尖叫聲引來了村民,用鐵鏈鎖著的大門被鋒利的斧頭劈開,發覺喧鬨聲而趕回來的男人像失去力氣一般跪倒在地上。

於是後來,男人因為保護孩子而死在了村民的刀刃之下,孩童被村民綁縛起來,過路的以咒術師自稱的男子提議將這孩子交給他來祓除汙穢。

陷入了生死之困的小孩在這絕望之際無師自通了如何將自己異於常人的身軀隱藏起來。可這帶來的卻是村民越發驚恐的眼神,與越發尖銳的話語。

最後,滿身傷痕的小孩掙脫束縛,攻擊了那些想要殺死他的人,走入了迷霧之中。

村民們相信神明會消滅這個異於常人的存在而不再追擊,或者說——他們也沒有信心能在迷霧中找到這個孩子。

男孩的話語到這就結束了。

“你會怪我弄傷那些人嗎?”

神明在聽完的那一刻便毫不猶豫的說道:“錯不在你。”

啊啊,那些信仰著神明的人怎麼也想不到有朝一日會讓神明感到厭惡吧。

他看著金發神明皺起的眉眼與染上了不認同與些許厭惡的雙眸,近乎於惡劣的想到。

然後一隻微冷的手碰了碰他臉上的傷痕,最後輕輕落在了發頂揉了揉。

[好家夥,我完全想不到這樣可愛的孩子怎麼變成以後那個大爺的。]彌生在內心因為摸到了小孩的頭發而感慨,麵上卻還維持著不動聲色的表情:[我能把這孩子留下來自己養嗎?]

主神不可置否的回答道:[隻要你能保證兩麵宿儺的劇情不會出現偏差,那隨便你怎麼搞。]

把這孩子留在身邊,既可以貼身保護有可以享受養孩子的快樂。

多快樂啊。

彌生這麼想,也就這麼做了。

她彎腰將小孩從被窩裡抱了起來,淡金色的神力再次守護在了兩人身邊,組成堅固的屏障抵禦寒風。

小孩下意識的抬手圈住了彌生的脖頸,茫然的看向抿著唇的金發神明。

彌生抱著孩子走出了房間,這時小孩才發現,他剛剛睡的是這座神社的主臥。

他將臉靠在彌生的肩上,也沒出聲詢問金發神明要帶著自己去哪裡,看著金發神明抱著他走遍了整座神社。

他看到了庭院中在寒冬裡盛開的櫻花,看見了圍繞在身邊的動物們,看見了空無一人寂靜冷清的神社,看見了將他放下來後,局促笨拙而不自知的神明。

“平日裡不會有人類來到這裡。”像是第一次——不或許就是第一次說出這種話的神明蹲下身子與小孩平視,磕磕絆絆的說道:“如果你願意的話……我是說,神社有很多空房間,平日裡空著也是空著。我還可以教你怎麼使用能力,你……”

像是對自己所說的話感到不滿意,金發神明眼裡閃過懊惱,卻在下一刻整理好了情緒,伸出手,認真的說道:

“隻要你願意,你可以一直留在這裡。”

小孩隻是麵無表情垂眸,看著彌生伸出的那隻手。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那隻手仍然是固執的舉在麵前。

看起來好像是不太可能了。

彌生在心底歎氣。

但是再堅持一下呢?

她依舊沒有收回手。

就在彌生挫敗的想要收回手道歉的那一刻,一隻小小的手落入了她的掌心。

小孩扭過頭,彌生可以清晰的看見他耳尖染上了一層薄紅。

他彆扭的說:“我會幫你乾活的。”

彌生瞬間喜出望外,笑容差點就漫上了臉頰,在發覺的那一刻就被彌生強大的表情控製能力控製住了。

但還是有一絲笑意從眼底傾瀉而出,落入了小孩的眼中。

彌生按耐住自己的激動,握緊了小孩的手問道:“那我給你取個名字好不好?”

掌心中的手指輕顫,若是不細聽便察覺不了的輕微應答聲傳入耳中。

“宿儺。”

思考良久,金發神明給了小孩一個答案:“兩麵宿儺。”

“其為飛騨國鬼神,1體有兩麵、麵各相背,四手並用弓矢*”

“賜予你神名,願你……”

“不被俗世規矩所縛,不被天生命運煩憂。”

[但你明知道不可能。]主神如是說。

[是啊。]彌生輕聲在腦海中說道:[所以也隻是個願望罷了。]

於是,人們對傳聞逐漸失去了興趣,隻有過路的旅人與山腳下的村民仍然記得守護他們的神明。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