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二章 前世今生(求推薦票)(1 / 2)

加入書籤

沈光林,性彆男,愛好女?

真要是長得特彆好看的男孩也能考慮的吧…

今年24歲,金陵土著,獨居。

他從18歲那年就搬出來獨居了,反正家裡房子足夠多,自己一個人住著也自由,想做海王也方便。

渣男本渣,四處開花。

過年了,父親老沈說要送他一份厚禮做生日禮物,結果就真的送來了一個“聚寶盆”。

老沈還說了,還寶貝是從祖上傳下來的,從明初一直傳到現在了,一定要保存好並流傳給後世子孫。

東西看著還不錯,大開門的老物件。

這是一件像宣德爐一樣的青銅器,三足,側麵看著像鼎,正麵看著像盆,包漿渾厚,寶光內斂。

憑借不多的家學文物淵源可以知道,這至少是一個熟坑,肯定不是剛出土的那種生瓜蛋子。

老沈說這是他們沈家家傳的“聚寶盆”,姑且相信這是真的吧,誰讓老沈是專業人士呢。

反正文物販子的嘴裡充滿了故事,任何一件東西他都可以編織出完全不同但是又充滿曲折的版本。

沈光林甚至覺得,老沈不該去賣古玩,他應該到上市公司去做ceo,因為他會講故事,而投資人最愛聽故事。

老沈偏偏不,他就守著自己的幾家古玩店,然後逢人就說自己是古玩商人,有雅趣,有追求,有文化,有愛好。

其實丫就是個文物販子,平素打一打法律的擦邊球就不說了,真的給他能進班房那種賺大錢的機會他也不敢。

不過還好的就是他從不做違法亂紀的事,也不向海外倒騰文物,隻是幫助一些有錢人尋摸些好物件,肥水總沒有流了外人田。

老沈本名叫沈厚道,也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拆二代。

平時也做其他生意賺點小錢,不過財富積累的底子還是更上一代醞釀的。

在沈家,真正有長遠眼光且深藏不露的其實是沈光林的爺爺沈隆賢。

人家才是人生贏家。

在人生每一次重要選擇節點上,人家都選對了。

爺爺沈隆賢開局並不算好,家裡兄弟姊妹7人,三男四女,他年齡最小。

在原生家庭裡,大爺爺沈隆先的年紀是最大的,兄弟二人相差了幾乎一代人。

在大爺爺投身鬨革命的時候,沈隆賢甚至還沒有出生。

老沈家選擇主基地的位置不錯,但是時間點並不太好。

金陵這個四戰之地在抗戰時期這裡成為了淪陷區。

淞滬抗戰,神州陸沉。

沈隆賢因為年齡小,剛好在揚州的二姐家裡走親戚,躲過一劫。

不過父母和其他幾兄妹卻在戰亂中相繼罹難了。

隨著年齡漸長,沈隆賢在汪偽時期進入金陵一家機械廠做了童工,1945年金陵光複後順理成章的成了國立中央機械局的工人,解放後又成了金陵機械廠的工人,然後一路就這樣熬到了退休。

家裡人就沒那麼幸運了,七姊妹中有4個在戰亂中夭折,隻有大哥、二姐和他這個小七得以幸存。

二姐生活過的還可以,十幾歲就嫁到隔壁的小城揚州,兩家一直都有來往。

大哥沈隆先就不太好說,他舍家為國鬨革命,後來一直杳無音信,等知道的時候他已經為國捐軀了。

至少,他成了家族的驕傲。

隻可惜,據說,他曾經留下了一個孩子,但是一直沒有能夠取得聯絡。

改革開放之後,八九十年代流行海外探親熱。

沈光林的父親盼望海外親戚盼望了很多年,結果一直都沒有攀上這個海外親戚。

還好老爺子沈隆賢自己有眼光,雖然隻是一名普通工人,卻堅持讓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保留農村戶口,成功保留住了玄武湖邊上的半拉山地。

乖乖隆滴咚,後來就完全不一樣了。

貧窮的理由千篇一律,爆發的原因各有不同。

老沈家能夠富裕起來不是沒有原因的。

第一條,單位房改的時候他花錢買了幾套彆人不願意要的“破房子”;

第二條,玄武湖景區搞開發,房地產開發搞征收,拆了不少他家的地和房。

就這樣,沈家終於成為了富豪之家。

沈厚道也靠著父親私藏下來的“破四舊”老物件把自己培養成了一名古玩工作者。

不止如此,老沈家據說還是沈萬山的後代呢,從周莊搬遷過來的,而且他們家的這一支還是嫡係,因此一直有“寶”流傳。

沈光林翻來覆去的看著這個“寶貝”,也沒有看出什麼名堂。

“聚寶盆”的外立麵刻著一些雲紋走獸之類,裡麵寫的是一些花鳥篆文。

都不用查字典他就認識這些字寫的內容是什麼,分彆是:“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和“子、醜、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這是“十天乾”和“十二地支”,湊一起可以自由組合成60對,用來紀年的話就是一個“甲子”。

當然,還有一個關於紀年的時間單位叫做“旬”。

“一旬”一般是指10年,比如六旬老人就是60歲,七旬是70歲。

可要是指“時間段”的時候,“一旬”又是12年。

比如:“我女朋友隻比我大了四旬,可我還是很愛她。”這裡的四旬不是指40年,而是48年。

重新說回這件“家傳寶貝”,在“天乾地支”的中間還刻有:“乾、坤、震、離、坎、艮、兌、巽”,這是八卦,最中間還有陰陽魚的造型。

難道,這是一件風水法器?

是不是隻要把各色財物丟進去,陰陽魚就會自動旋轉起來,然後金光四溢,無數的寶物哢哢哢的吐出來?

至少電視裡是這麼演的呀。

可以一試。

沈光林把手頭上的各種東西嘗試著放進去,結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不是說“聚寶盆”可以複製粘貼的嗎,老子在《道德經》第四十二章裡都說了:“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莫不是啟動它還要有個程序,畢竟,儀式感也很重要,比如,來個滴血認主?

電視裡也有這麼演的呀。

沈光林拿了一隻給自己測血尿酸的針,在手指上輕輕紮了一下。

一滴血滴下去,直接滴在八卦中間陰陽魚眼睛的位置。

沒卵用,並沒有金光一閃,也沒有寶光四射。

再滴一滴血下去,滴的是另一隻魚的眼睛。

還是沒......

有反應了!

真的有反應了!

我去!

說來也是神了,剛才的那兩滴血竟然不見了!

盆底沒有留下絲毫痕跡,仿佛,剛才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

原來還真的有古怪呀!

再擠出一滴血…

血又不見了。

再擠...

手指不出血了,跟小鹿哥哥一樣,傷口凝固了。

換個手指繼續紮…

血滴下去就沒有了,滴下去就沒有了。

這怕不是個吸血鬼吧?

七度空間?蘇菲?艾芙尼?護舒寶?

護舒寶不是指馮導嗎?

要不,還是拿點彆的東西試試吧,精血畢竟是很珍貴的,不能輕易浪費。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