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五章 原來在這裡(求推薦票)(1 / 2)

加入書籤

接下來的事情就是等待了。

大家基本消除了敵我矛盾,兩位中年男人也從陌生人變成了叔叔,一位被稱作張叔,另一位被稱作王叔,他們都是公安局的工作人員,這個時候公安國安並沒有分家,工作職能重疊的部分也很多。

不過,現在馬上就要過年了,既然沈光林是敵特分子的嫌疑並不大,自然也沒有必要重點看押,直接就被安排住進了職工宿舍裡。

畢竟,有句話怎麼說來著,對待朋友要像春天般溫暖,對待敵人則要像是秋風掃落葉般無情。

現在,沈光林果然體會到了這個時代的熱情和溫暖。

公安局的單身宿舍是一排平房,從外麵看起來比較質樸。

表裡如一,裡麵更加質樸。

不過,如果在後世,能在寸土寸金的京城擁有這樣一間宿舍也是了不起的財富。

張叔帶著沈光林先到後勤處領了被褥和日用品,然後去了宿舍。

“這是咱們局的小年輕——劉浩同誌,小沈,你暫時跟小劉住一個房間吧。”

怎麼那麼多姓劉的?幸虧這個小劉不是那個粗暴小劉。

“小劉,這是咱們剛留學歸來的大學生小沈——沈光林同誌,這段時間暫時要在你這裡住一下。這不要過年了,要是你們出門需要花錢和糧票啥的算局裡開支,你先支應著。”

“好嘞張科長。”這位叫做劉浩的小劉同誌滿口答應下來。

沈光林就這樣被安頓下來了。

還不錯,局裡管吃管住,不然他還真得餓死。

感謝小姐姐給他找了一個安身之所。

沈光林的身上早就被搜查過好幾遍了,他的可變現財物也就是一塊手表外加一本英文書。

書不值錢,手表卻是歐米茄的,還鑲了鑽。

當然,大家也不覺得這塊表有多珍貴。

現在上海牌的手表也就40多塊錢,進口的手表就算是貴點,最多也就一百多兩百塊錢吧。

沈光林感覺很慶幸,慶幸自己身上沒有能夠顯示自己那個時代特征的東西,除了那本他們看不太懂的英文教材書。

沈光林決定回頭就去毀了它,至少不能再讓它見天日了。

宿舍的條件雖然簡陋,但是聽說能夠免費吃住,沈光林已經很滿意了。

這一天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多,他也需要找個地方好好的理一理思緒,規劃一下未來。

床鋪都還沒收拾利落呢,張叔就又重新找來了,他是約沈光林一起吃飯的。

果然是管吃管住哈。

晚飯就是幾個“熟人”一起吃的,就在單位食堂裡,一瓶二鍋頭就能夠模糊熟悉與陌生之間的界限,解決所有問題了。

美女小李和粗暴小劉一直沒有出現,他們交了差事就回家去了,沈光林這次並沒有見到他們。

反倒是押送員和審訊員都在,大家的冷臉下麵是一顆火熱的心。

留在單位吃飯的都是一群大老爺們,除了一些單身小青年就是一群中年老男人。

這個年代物資特彆緊缺,單位裡吃飯不要錢,也不要票,因此很多人願意加班然後留在單位裡吃頓便飯,畢竟家裡也不富裕,能省一口是一口。

單位的飯菜不甚豐盛,但是味道還行,至少沈光林很滿意。

每人三個雜麵饅頭,一碗白菜豆腐粉條,清淡,刮油,健康。

而且,他們實行的還是“分餐製”,每人一個菜碗,手裡拿著饅頭就菜吃。

吃慣了山珍海味的沈光林表示這個飯菜的味道真心還可以,80年代的生活就是好,油水少,嘌呤低,不會得痛風。

啤酒海鮮打飛機,尿酸從來不會低。

吃過晚飯就沒有另外的安排了,早點回宿舍早點休息唄。

微醺的沈光林跟著劉浩回了宿舍,繼續收拾自己不多的個認物品。

宿舍裡麵的條件也是真簡陋,隻有兩張架子床,一個衣櫃,一張書桌,這些還是屬於劉浩的。

沈光林的資產更是少的可憐,除了新配發的被褥,一條毛巾和一個臉盆,他再也沒有其他財物了。

比如像牙刷,牙膏,洗麵奶,男士麵膜,古龍香水,剃須刀,傑士邦,萬艾可...這些統統都沒有。

小劉的個人財物也不富裕,他比沈光林多出來的財物似乎也就是一個熱水壺了,還是鏤花鐵殼的,好傳統的說。

不過還算好的就是,房間裡並不冷。

畢竟是單位宿舍,暖氣開得足足的,羽絨服都穿不住。

脫了羽絨服的沈光林上身穿著羊毛針織衫,小劉看著那件大鵝羽絨服直流口水:

“沈哥,你這身衣服真洋氣。身上穿的這件毛衣也真好看,應該是機器織的吧,比國營商場裡的那些毛線衣都好看,還有你這件棉襖,又輕便又暖和,真有麵子……”

“再好看也就是一件衣服而已,將來這些都是大路貨,手工織的毛衣才珍貴呢,尤其是女孩子用愛心織出來的毛衣。”後世的女孩還有誰會織毛衣?反而一些娘炮織的比較好。

小劉卻完全不同意他的觀點,但是也沒有認真反駁,而是繼續把自己的話題向那件羽絨服上引導:

“我要是能有你的這一身行頭,那肯定早就找到對象了。”

這個小劉的自信心很足啊,臉上的粉刺和青春痘都開始雀躍了。

“浩哥,找對象跟行頭沒關係的,要麼你有鈔能力,要麼你有超能力。想要羽絨服這個也簡單,我可以跟你換啊。這樣吧,就用我的這件羽絨服換你的軍大衣,你是不知道,其實你這個大衣可厲害了呢,這可是劉德華同款的,穿上它之後你就感受不到冷冷的冰雨在胡亂的拍了。”

現在的華仔還是一名理發師,他還沒有考進無線藝員班,不過小劉的關注點並不在這裡,他不關心誰是劉德華,而是繼續把重心放在那件大鵝羽絨服上。

“這樣不好吧,我不能乾這種事的。你的棉襖太好看了,肯定很貴的,我的軍大衣是我爹當兵的時候發的,根本配不上它,要不,我還是拿錢買吧,我有錢的!我願意出五塊錢,哦,不,出十塊錢再加這件軍大衣來跟你換。”

小劉看樣子真的對那件羽絨服愛不釋手。

“哎呀,小款爺呀浩哥,十塊錢的巨款說拿就拿出來了,快說說,你現在一個月有多少錢工資,攢了有多少老婆本了呀,我對這個很感興趣,有錢了還怕娶不到媳婦嘛。”

這可是了解這個年代的最好方式了,從經濟收入和生活條件入手,真遇到出洋相的地方,沈光林完全可以推脫自己是海歸,對這些不懂。

“今年已經是我工作的第四個年頭了,到現在一個月的工資是23塊5,不過幸虧家裡需要的開支不算多,因此,我存下的錢加一起都326塊錢還多了呢。”

說到存款,小劉可自豪了,局裡好多工齡十幾年的人都沒他的存款多。

在這個年代,300多塊錢真的可以算是一筆巨款了,有工業票的話都能夠買一輛自行車還有剩,現在擁有一輛自行車可是比後世擁有寶馬還拉風。

沈光林雖然不懂300塊錢是多少價值,購買力如何,不過他還是給出了應有的鼓勵,毫不吝惜的伸出了大拇指:

“厲害,厲害!浩哥你媳婦都可以娶倆了,一個留著睡覺,一個留著看門。”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