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六章 讀書使我快樂(求推薦票)(1 / 2)

加入書籤

看著劉浩已經將注意力重新轉移開了,沈光林這才仔細的去查看拿出來的那疊人民幣。

昏黃的燈光一樣能看的真切,這一疊剛好是一萬元,銀行的封條都還在,還蓋著章的。

不過,問題來了。

這款人民幣是第五套人民幣呀!正麵是紅色的偉人像和山茶花圖案,背麵是人民大會堂。

這壓根就不是這個時代應該有的產物!

這不是坑人麼,這錢真的拿出來能花麼?

這就跟《乘風破浪》裡的超哥阿浪穿越了,見義勇為被抓去派出所,結果拿出了一張第二代的身份證一樣。

錢是好錢,嶄新連號的,可是不能花呀。

得嘞,放回去吧!

沈光林拿著這疊錢,心裡回想著之前的動作去啟動聚寶盆,準備把人民幣再放回去。

3,2,1,進!

手臂果然消息不見了!

這個儲物空間好啊,雖然看不見,但是能感受的到啊。

我去,手是不見了,但是錢還在呀,這玩意拿出來就拿不進去了嗎?

手在空間裡的觸感依然真實,裡麵冰涼的牛肉和一疊一疊的錢都在。

這是什麼情況,止回閥嗎,還單向流的,隻能拿出來,不能往裡麵放。

沈光林嘗試了幾次,都失敗了。

難道還有其他自己並不知道的奧秘?

這次沈光林卻不敢向外麵拿東西了,不然真的不好解釋來源呀。

我去,這個玩意隻能向外拿,不能往裡放!

那我要這空間有何用!

也不是完全沒用吧,拿出來的人民幣不可以用,存在裡麵的美元總可以用吧?

美元有沒有改版?

當然也有,沈光林留過學,他也是知道的。

美元分大頭版的富蘭克林和小頭版的富蘭克林,而且發行的具體時間都會印在錢上。

沈光林之前還專門對比過這兩個版本有什麼不同,隻是不知道空間裡的是哪個版本的美元。

之前放進去的錢一共有多少來著?

大約有十幾萬美金吧。

換成人民幣那得是多少錢?

80萬?90萬?100萬?

哦吼,80年代的百萬富翁比2020年的億萬富翁還要厲害的吧!

我沈光林馬上就要創業成功了!

“小劉,劉哥,浩哥,現在美元兌人民幣的彙率是多少呀,你知道不?”沈光林決定不恥下問。

這件事情很重要,關係到自己庫存美元兌換成人民幣之後的資產規模。

“沈哥,你可彆叫我哥了,你年齡比我大,我該叫你哥的。彙率的事我不是很清楚哎,不過明天可以幫你去打聽一下。怎麼,你有美元要換成錢嗎?那要去銀行才能換呢,不過據說美元可以換成外彙劵呢,拿外彙劵去友誼商店買東西可劃算了,哪裡啥樣的稀罕物都有,據說還有可口可樂呢,比北冰洋洋氣多了...”

小劉對錢真的很感興趣,怪不得能夠存下那麼多錢。

“外彙劵,那是個啥東西?我是有些錢啊,不過放在金陵了,回國的時候帶來的,我給埋起來了。這不現在已經安頓好了嗎,我準備下次去金陵的時候取出來換成咱們國家的錢。”

這就是沈光林埋下的伏筆了,他現在是沒錢,不過以後等他拿出錢來彆人也不好說什麼了。

“沈哥,你帶了很多錢過來嗎?要是換成外彙劵可以買很多好東西了...外國錢不能直接在國內用,想用必須要先換成人民幣或者外彙劵,換人民幣不劃算,還是外彙劵好,這玩意可金貴了...”小劉說起錢,那真的是滔滔不絕。

“沒彆的事了,浩哥你早點睡覺吧。”沈光林想著結束話題了。

“行吧,那晚安,我晚上打鼾,沈哥你彆介意。”

“我不介意的,你睡吧。”沈光林不想聽小劉繼續叨叨了,也是好煩的說。

“真的不介意哈?”

“真不介意,你睡吧!”

......

沈光林把那疊人民幣藏在衣服內側的口袋裡,準備找個機會燒掉或者藏起來,不然讓彆人見到了未來才會發行的錢就真的不好解釋了。

沒一會兒功夫,小劉的鼾聲果然響起來了。

哦呦,好大的動靜!

一聲高一聲低,就像旁邊放了個超級音響一樣,比廣場舞大媽的音樂還吵鬨,看樣子真的不能不介意呀。

怪不得他是一個人住呢,室友都是這樣被趕走的吧。

果然是單身狗,也有點活該哈!

受折磨良久,好久之後,沈光林實在是困極了,這才勉強睡著。

......

第二天是大年二十九,天氣陰,氣溫零下13度。

劉浩起的很早,沈光林醒來的時候劉浩已經跑步回來了。

看樣子外麵溫度確實很低,小劉的頭發和眉毛都是白的。

房間裡很暖和,這個條件下沈光林起床並不困難,隻是沒有這個早起的習慣而已,而且昨天睡的確實太晚了。

沈光林也沒有去埋怨劉浩睡覺竟然真的打鼾這件事,畢竟初來乍到,還是要學會尊重人,一切等習慣了就好了。

“沈哥,起床了咱們吃飯去吧,單位裡沒早餐的,咱們要去外麵吃。估計豆汁你也吃不慣,今天我帶你去吃豆腐腦,再配上油條,雞蛋灌餅和焦圈,可過癮了。”

劉浩說著還舔舔嘴唇,看樣子這些東西也不是他常吃的,也就因為沈光林是客人,這才破例腐敗一回。

“行呀,我這就去見識一下1980年京城的早餐。浩哥,我問個問題哈,豆腐腦是鹹的還是甜的?”

沈光林對這個爭論已久的話題很感興趣。

“這還用說,肯定是鹹的呀,不過放的並不是鹽,而是鹵子。難道豆腐腦還有甜的嗎?那可咋吃?膩膩歪歪的。”

小劉回答的很乾脆,那個鹵子可香了呢,悶上一口等打嗝的時候都能回味良久,他已經很久沒吃過豆腐腦了,心裡想的直癢癢。

沈光林卻笑而不語,這個問題你去問問南方人,人家會回答你豆腐腦是甜的還是鹹的。

穿衣服,洗臉,漱口,再漱口,又漱口...

沈光林沒有刷牙,因為他沒有牙刷和牙膏,劉浩也沒有想到幫他準備這些,因為他自己也沒有。

適應時代潮流,做人就彆太矯情啦。

收拾完畢,推開門出去,哦謔!

這個冷哦。

怕是得有零下幾十度吧!

呼氣的時候鼻孔裡冒出兩條好長的霧氣,隻吸了第一口新鮮空氣,鼻子就被冷風嗆到了,酸的直流眼淚。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