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七章 又見小姐姐(求推薦票)(1 / 2)

加入書籤

讀書明事理,得道悟禪機。

沈光林沉浸在知識的海洋裡不能自拔。

這個時代娛樂匱乏,人們靠什麼排遣寂寞呢?

當然是讀書。

難到還能是看片不成。

在這個年代,東&京還不熱,加勒比還沒有海盜,武老師還沒有出生,飯島老師似乎也隻有幾歲。

等她們長大成人並決定失足還要等多久?

到時候自己還行不行?沈光林陷入思考。

正在這時,

“狗…沈同誌,你在這裡看書呢。”

哎呀,苗苗來了?

沈光林渾身一機靈,趕緊收拾心思把視線轉移到小姐姐身上。

“你是不是又想叫我狗蛋,你知道吧,在評論電影的時候,男主人公都叫狗蛋,女主人公叫翠花。”

“不是的,對不起哦,我誤會你了,還把你抓到這裡來…”

原來小姐姐是來道歉的。

今天的小姐姐真俊俏!

因為開著暖氣的原因她沒有穿外套,雞心領的針織衫裡麵套著一件筆挺的襯衣,頭發紮成兩個辮子,尾部盤起來湊成兩個圈,隨著潔白的脖子一起甩動,泛出一陣明媚和俏皮。

大眼睛,雙眼皮,五官精致,明眸皓齒,麵似桃花。

今天的她沒有穿厚棉褲,軍綠色的褲子顯得腿型特彆筆直,看起來真的像苗苗。

小姐姐也不是扭捏的人,她一點都不含糊,直接就坐在沈光林旁邊,湊近了,還能聞到一股淡淡的香味。

“沈同誌,真對不起哦,我之前確實誤會你了,不該把你當壞人的。”小姐姐的聲音真好聽,就像撒嬌一樣,俏生生的而又清脆悅耳。

沈光林剛才還有些不良心思呢,這一下子就都被淨化了,整個人的精神都升華了不少。

“苗苗,哦,不,小姐姐,我沒怪你呀,你長得這麼好看,我怎麼能夠忍心責怪你呢,美女是有特權的。”

論起撩妹,沈海王覺得不用鈔能力他也能打倒一片。

“誰是美女呀?你叫我小姐姐倒是可以,我隻有妹妹,沒有兄弟,你倒可以做我的小弟弟。”

“弟弟就弟弟,請不要加個小’字。”

“好的,大弟弟!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李蓉,以後你可以叫我姐姐,也可以直接叫我名字。張叔說了,你確實不是間諜而是烈士後代,今天咱們正式認識一下,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了好不好。”

說著李蓉還伸出了手,顯得落落大方。

“行吧,不打不相識,你打了我,找機會我也要打回來哦,皮鞭啥的都用上。握握手,那以後咱們就是好朋友了。”

沈光林熱情的握住了李蓉的手。

觸感很一般,並不像彆的女孩子那樣柔弱無骨,甚至還能感覺到有些紮手,這是長有繭子呀。

李蓉甩開了沈光林的鹹豬手,不過也並沒有生氣。

“是不是還想耍流氓?是不是還想嫌棄姐姐的手粗糙呀?我告訴你,我可不是那種嬌滴滴的小娘子,長拳,劍術,棍術,打靶我都不在話下的,主席都說了,中華兒女多奇誌,不愛紅裝愛武裝。”果然這才是她的風格,風風火火不拘小節。

“敬佩敬佩,女俠就是厲害,比鄭佩佩還颯,真是不一般的奇女子。”

“鄭佩佩是誰?”

“香江武打明星,演過《金燕子》和《大醉俠》吧。”

沈光林在看《花兒與少年》的時候曾經專門查過鄭佩佩阿姨的資料,她在這個年代應該已經成名了的。

“哎呀,這個電影我也看過的!原來《大醉俠》裡的金燕子就是鄭佩佩演的呀,她長得真好看,那演大醉俠的那個是誰,他武功好高...”

我去,這都能有共同語言。

難道,《金燕子》和《大醉俠》不是兩部電影麼?

沈光林隻看過名字,哪裡真正的看過電影呀,不過,這個時候不得不胡謅應付一番了。

“飾演《大醉俠》的男演員並不出名,而且男演員我一般都不去關注它。這部電影裡最出名的就是女明星鄭佩佩了,這位女演員出生在滬上,60年代去的香江,在邵氏做影星,不過可惜的是現在大概已經退隱結婚去了。”

沈光林對佩佩老師的了解還是挺多的,這是一位敢愛敢恨敢打敢拚的女子。

“原來是這樣的呀,你知道的可真多,金燕子女扮男裝也很好看的,不過我最喜歡的片段還是她遇到了武功更高強的大醉俠,兩個人聯手鬥敗了山賊,最後雙宿雙飛…”

看樣子李蓉是真的看過這部電影,她講起情節來有模有樣。

不過電影的橋段都是類似的,尤其是武俠電影,必定有一個愛情故事在裡麵。

“這已經是幾年前的電影了。具體細節我不太記得了,你是怎麼看到的這部電影呀?不是說香江電影一般不能在內地上映嗎?”

“北影有內部教學片,我在那裡看的,跟朋友一起。”看樣子小姐姐是有能量的人,隻是不知道那個朋友是不是個男的。

作為一個渣男,沈光林決定回避她有沒有男朋友這個話題。

“你們是集體看教學片嗎?”

沈光林吞了吞口水又繼續說道:“教學片小孩子不能看的吧,都是大人在看教學片對不對?一邊觀察一邊模仿?”

“嗯,是的是的,小孩子心智不成熟,沒有判斷力,一些電影看多了怕他們沉迷於資本主義的糟粕,我們看教學片是想學習他們的拍攝手法,以便於更好的為人民服務。”

小姐姐果然沒有聽出來沈光林的“教學片”還有其他涵義。

“這麼高大上的主旨就不要繼續說了撒,哪裡能看教學片,我能跟著去看看不?”

“找機會吧,我要問問我朋友。”

兩個人一邊聊天一邊翻看雜誌報紙,要是妹子知道沈光林一直在開車,估計會打死他。

這個年代的雜誌種類還真有不少,《美術》,《幽默大王》,《世界知識畫報》,《家具與生活》,《婦女之友》,《收獲》,《十月》。

這些雜誌有些到了後世依然存在,不過沈光林一本都沒看過,現在拿起來看竟然很新鮮很好看。

簡直到處充滿了革命主義的浪漫情懷。

李蓉就坐在沈光林隔壁,她也翻開一本本雜誌去看,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的,人比書更好看。

沈光林簡直看呆了,真想拿出手機拍下來發個朋友圈。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